20160418161039_hcXGZ.thumb.700_0.jpeg

前言:本文译自太宰治1947年的自传式随笔《わが半生を語る》中的“文壇生活”和“先輩・好きな人達”两节。原文链接:http://www.aozora.gr.jp/cards/000035/files/1601_18118.html。该部分讲述了太宰走上文学道路的动机,以及自己尊敬的前辈和喜欢的作家。

文坛生活

25岁的我还在东大的法文科混日子的时候,改造社的《文艺》杂志突然邀约,让我写一些短篇作品。那个时候,我把已完成的《逆行》寄了过去。大约两三个月后,在报纸的广告栏,我的名字和其他前辈作家的名字一起登载在上面,后来又被推举为第一届芥川奖的候选作品。

接着《逆行》之后创作的《道化之华》在同人杂志《日本浪漫派》发表了。那部作品得到了佐藤春夫①先生的推荐。之后,我也得以在文学杂志上接连发表作品。

由此,我自己也产生了一种过文坛生活、写写小说也可以维持生计的微薄希望。那个时候,粗略估计大概是在昭和十年②左右。

反躬自问的话,自己是不是因为这些原因而立志走了文学道路,其实我也不甚清楚。几乎可以说是无意识的、不知不觉间就步入了文学的原野。察觉之时发现自己已身处难以逃脱的文学这块原野的正中央,对此我无比震惊,但这个理由我想可能是最接近真相的。

前辈与喜欢的作家

应该可以说,我正在交往的前辈只有井伏鳟二先生一人。之后就是评论家河上彻太郎③,龟井胜一郎④,因为《文学界》和这些人有来往,也因此成为了酒友。比这些人更为年长的前辈——虽然称之为交友可能有些失礼——是佐藤先生⑤和丰岛与志雄⑥先生。然后与井伏先生——现在的妻子就是归功于他的撮合——可以说非常亲密了。

说起井伏先生,初期的《拂晓与梅花》这本书的中的诸多作品,我有着许多宝石并列在一起的印象。然后,关于嘉村礒多⑦我觉得也是一位很久以前就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了。

或许是软弱性格的人的特征也说不定,对于那种众人皆捧的作品,我多少抱有怀疑的态度。

明治文坛里我觉得国木田独步的短篇非常优秀。

谈到法国文学,十九世纪的作家中大家大多比较敬佩巴尔扎克、福楼拜之类的文豪,好像不赞扬这些作家就是作为一个文人的失格。不过我对于这类大文豪的作品,真心不是很感兴趣。反而爱读缪塞、都德这类作家的作品。俄国的情况也是如此,好像不喜欢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话就是文人的失格,虽然或许真的是这样,但果然还是契诃夫、以及普希金这位俄国文学首屈一指的作家我最为钟情。

注释:

①佐藤春夫,日本诗人、小说家、翻译家。著有《田园的忧郁》,翻译过《聊斋志异》等中国作品。

②昭和十年,即1935年。

③河上彻太郎,文艺评论家。主要利用法国象征主义理论进行评论。

④龟井胜一郎,文艺评论家。主要研究古代史,现代文学。后期热衷与日中交流。

⑤佐藤先生即佐藤春夫,比太宰治大约年长近20岁。

⑥丰岛与志雄,小说家,翻译家,法国文化学者。是太宰后期最尊敬的人,太宰死后担任葬礼委员长。

⑦嘉村礒多,私小说作家,随笔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