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书缘-书啦圈
西安的文彦群是才子型读书人。他写孙犁故事,是年轻作家里最勤奋也最有成绩的一位。他在中学教书,也在写文章,并主编校报。跟他在网上相识,却难得一见。去年,我去西安,跟彦群见过一面,儒雅,有格调,印象深刻。
前几天,他在网上说,给你寄一本作家贾平凹的签名本。那是他应邀参加“贾平凹作品版本收藏研究会”在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贾平凹文学艺术馆成立活动时,顺便带了一些自己收藏的贾平凹早期的作品,请作家签名后再送给朋友们。
过了几天,就收到彦群兄请贾平凹签过名的《山地笔记》(上海文艺出版社1980年1月第1版一册),书上有成都日报编辑部资料室的藏书章。此书从成都流浪到西安,在彦群兄的帮助下,又重新杀回了成都。
这真让人感慨。书的命运,自从出版以后就有了它的故事。可惜的是书后的借书卡不见了,不知道都有谁阅读过这本《山地笔记》。这本书是贾平凹早期的短篇小说集,风格与那个时代较为贴近,如果今天再来重写,故事还会是那样吗?
彦群兄看到我的话就说:一本书的故事:晓剑兄,有意思吧,陕西作家早年的旧书,在成都某单位呆过多年,被陕西读者从网上购回,经作家本人签名后,又悠悠然重新回到了成都作家的手中。也是一段难得的文缘。
贾平凹的书,以前读过一些。印象中他总能挖掘出当下社会的病症,并给以书写。前几天,遇见万邦书城的朱艳坤。他说,老贾每年都有一个文学小事件。这说明他与时代走得很近,所以才能洞悉其中的变化,才有可能上文化版的“头条”。
但这只是闲话,大致可看出这个时代作家的掌故吧。但像彦群兄这样温暖的书缘,对爱书人来说,是最大的享受。这比得到某件古董更让人欣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