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璃人泪 和那个年代的许多农村妇女一样,我的外婆目不识丁,却认识数字。在我幼时,外婆屡屡扛不住央告,替我完成口算作业。我曾猜想,识数或许是因生活必须,得算清柴米、得分清钱币,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