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帽狂想曲——某种亚文化的心理浅析-书啦圈

很多人都怕碰到伴侣出轨,但有些人却觉得这样很刺激。我们来了解一下原因。

为什么有些人一想到另一半出轨,就会有冲动?

你不用说是“你”一想到另一半出轨,就会有冲动;所以我把回答的对像改成“有些人”。这些人——“不单是你”——都是幸运儿,因为关于这个话题,有很多好玩的说法。

这种特性被称之为“杜鹃占巢”,众所周知,雌性杜鹃的秉性就是:把蛋下在其它鸟儿的巢穴里。刚开始,“便宜老爸”指的是那些老婆红杏出墙的男人,特别是那些被愚弄——帮别的男人养孩子——的男人。这是一种亘古不变,深植于内心的恐惧;在莎士比亚和D.H.劳伦斯如椽的笔下,都有关于这种心理的不朽巨制。随后,“杜鹃占巢”的意思一路演化,也包括那些因伴侣不忠而性唤起的人。在这个跑步前进的互联网时代,人们可以看到那些“公杜鹃”真的打广告要给妻子找伴侣;有时候,在这个性的亚文化中,找的对像又被称为“公牛”。爱信不信,根据此类话题的权威作品——即Sai Gadaam和Ogi Ogas的作品《心有亿种恶》的说法,“在英语搜索引擎中,这类情色内容目前属于异性恋话题中第二大热门话题”。

那么,以上内容就回答了该欲望是否正常的隐问题;但你想知道这种古怪心理的“原因”。最常见的解释是“精子竞争”。看到妻子和别的男人缠绵,触发潜意识里的生物扳机,产生一种性急迫,由此带来更加热情、持续时间更长的性生活,并且让受骗一方产生更多的精子——进化而来的反应就是:他给她下更多的种。一个关联的说法就是阳具像播种机,赶跑那些竞争的精子。以此类推,从进化角度来看,老婆红杏出墙,老公性冲动,还一件蛮上算的事情。如《进化心理学》杂志的《a review of a relevant text》所说的:“争夺花径的斗争,让男人在真不爽的情景下,也要能性冲动,如怀疑对方出轨。”换句话说,男人们“尽管他们努力避免妻子出轨;但想到配偶和别人行风雨的念头,他们可能会有强烈的性冲动。”

这里面可能还有其它不正经的内容,像恐惧情色化。丹·萨维吉注意到:杜鹃男将惧怕对方不忠的心思情欲化,同理,男同志可能幻想着和一个厌憎同性恋的人行风雨勾当。他在一篇专栏里写道:“当我们中的很多人学着接受恐惧,并且时常要抑制恐惧,不要将其色情化,然而还有很多人面对性恐惧和创伤,采取了将其与色情想像糅合的方法。”谈到性恐惧,很多杜鹃男对“公牛”有病态的依恋,认为后者更大、更强、更是天生伟岸。这部分解释了根深蒂固的种族成见——即使在色情方面!该种族成见认为黑人男子的性能力强大。萨维吉写道:“白种人惧怕黑种人大大的小弟弟,就像所向披靡的曼丁哥人(西非黑人民族之一——译者注);白人女性则流行对丛林奇思妙想,并且买了很多衣服,塞满了衣柜。”

   大卫·雷写有《永不餍足的妻子们:红杏出墙的女人们和爱她们的男人们》,他在书中列举了一系列潜在的因素,如窥阴癖、禁忌、双性恋、性虐性受虐。在我的要求下,他从其广泛的研究领域,言简意赅地总结出了以下的妙语:“从根本上讲,我认为分享妻子的幻想是很强大,也很普遍的,因为它深入并触发了男性在性方面一些基本因素,同时,也揭示了男女关系和性爱之间很多的跌宕起伏。”

但是,提到将幻想付诸实践,雷也建议小心。“这是一件很具挑战性的事情,这种性生活方式惊世骇俗,也很复杂;我提醒那些有这幻想的男人们要注意,出现的情况经常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复杂,”他通过电邮写道,“很多妻子就是不愿意这样做,部分原因是她们怕被贴上荡妇的标签,或者失去婚姻,或者她们忧惧这类幻想表明了丈夫对她们的看法。”好玩的是,他说:“我已经看到一些夫妻对此进行了一些尝试,不用真的和其他男人苟且。有些夫妻去酒吧,分开玩,丈夫看到其他男人试图勾搭自己的妻子,最后,丈夫抱得妻子归。”

亲爱的读者,这不是给你的相关消息。我只是将其提供给“有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