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苗德岁《给孩子的生命简史》:在生命之网上穿针引线。-书啦圈

作者: [美]苗德岁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年: 2018-6
页数: 269
定价: 58.00元
装帧: 精装
ISBN: 9787508687780

生物学家在近两百年里所取得的许多重大进展可以简化成一个比喻,即包括达尔文革命、孟德尔遗传学、双螺旋DNA结构、现代基因生物工程等在内的科学发现,和所有曾经存在的动物、植物、真菌、细菌、病毒在内的生物体,以及漫长的地质年代,地球历史上的五次生物大灭绝事件,这些构成的一张巨大的“生命之网”。
这张网复杂庞大,我们如何徜徉其间?苗德岁身为芝加哥大学博士后,拥有地质学与动物学双博士学位,是首位获“北美古脊椎动物学会罗美尔奖”的华裔学者,他当然可以写出高深的学术论著,而这部《给孩子的生命简史》却是面向青少年的通俗科普读物,最大的特点就是简浅易懂,深入浅出。有他穿针引线,学习的难关被攻克了,获得知识的乐趣提升了。
全书分六幕。大体划分为两大部分,前三幕侧重于讲述进化生物学的近现代成就。后三幕则扣紧古生物学,重建生命演进的全景图。
这部作品的起承转合非常自然。“进化生物学是以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为基础,主要研究生物进化过程和生物群落特征的综合性学科。”开篇阐明定义,明了学科性质。接下来,从达尔文引发的那场“人是从猴子变来的吗?”大讨论,顺利切入。达尔文的生平,小猎犬号的科研,《物种起源》的面世,桩桩件件,一一分说。此外,苗德岁还强调了林奈分类学在达尔文推论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分类学本身即可作为生物演化的强有力的证据。
同时,这也说明了科学成就往往是集体沉淀,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成果。达尔文进化论无法解决的“突变”,由孟德尔得到了解释,差点被埋没的孟德尔论文,由贝特森在1900年重新发掘,随后是染色体的发现与细胞遗传学的诞生,20世纪中叶之后生物基因工程的腾飞。苗德岁屡次提及绰号“达尔文的斗犬”的理查德•道金斯及其代表作《盲眼钟表匠》与《自私的基因》,进化论在当代仍面临非难。苗德岁善于埋伏笔和抖包袱,每一个人物、每一次重大发现,最后都会留一个尾声,那些还未解决的难题,该怎么办呢?然后让后继者登场,科学随之迈进了一步,这种“卖关子”相当引人入胜,苗德岁运用得驾轻就熟。
这些特征决定了这部作品的可读性。其中涉及的科普知识又注定了作品的“干货”含量。而在该书的下半部,即对古生物学的梳理部分,除了以上的特点,苗德岁的叙述还渐渐流露了一种人文情怀。进化是漫长渺远的进程,每一次偶然,一点点突破,充满了不确定。地球至少有45亿年的历史,如今能考证的最早的生命遗迹出现在35亿年前,图文并茂的形式让我们看见了古早生物的可能面貌,它们怎样造就了我们现在生存的家园呢?
“生物大灭绝事件”发生了至少五次,源于重大灾变事件引起的地球环境的剧烈变化,连恐龙那样的庞然大物都消失在时间的长河里。我们正面临着第六次生物大灭绝,这一次与以往的不同在于,世界改变的速率远远快于物种适应的速率,人类活动是造成新近地球生物大量消亡的主要原因。生命之网要保持完整,避免各环节的断裂,人类必须懂得,“生物多样性本身就是对生命的最崇高的礼赞”。作为生物学家,苗德岁不能不感到焦虑。
《给孩子的生命简史》是一部科普佳作。它的语言也很有特点。比如,作者把海洋生物到陆地生物的进化,称之为“生命的‘诺曼底登陆’”;形容新生代为“三国鼎立”时代,呈现哺乳动物、鸟类以及被子植物“三分天下”的格局。这些比喻幽默且恰当。作者还引用了席慕蓉的《一棵开花的树》来谈论“此花淡雅为谁开?”,文艺清新。科学与人文的融合,让这部作品的“线”五彩斑斓,作者真是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