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盗.jpg

作者: 盛文强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

出品方: 楚尘文化

出版年: 2017-8-1

页数: 360

定价: 49.80

装帧: 平装

ISBN: 9787508677989

    张岱有言,“天下学问,惟夜航船中最难对付”,因其“闲来谈天说地,四方五行,万象千年”。依照《文心雕龙》的说法,“今之常言,有文有笔,以为无韵者笔也,有韵者文也”。杂说、札记、闲谈、稗闻,一切“残丛小语”皆归笔记。

    笔记大致又名“小说”。《庄子》杂篇《外物》云:“饰小说以干县令,其于大达亦远矣。”以“小说”与“大达”对应,点明“小说”之琐屑,语意鄙薄。班固引孔子言,“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东汉桓谭说,“比于小道,其能知,非儒者之贵也”。可见,笔记对史家是有裨益的,犹能窥得百姓的舆论,民间的风气。

    今之小说,非古小说。笔记之道,仍有遗存。

    山东青岛作家盛文强,临海而居,望海生愿,沿海奔波,多年挖掘古籍方志,搜撷乡老口述,网罗海域之可观、可奇者,以现代随笔或短小说形式重现古笔记的风采。海洋之能量,人力不可抗。人类面对海洋,长久惶恐惧怕,靠海的生活往往朝不保夕,似乎在转眼间,海洋就能无情吞噬,连船上平日里熟悉的那些器具,似乎也诡谲多变,这些都是写作的好材料。盛文强据此撰《海怪简史》、《渔具列传》等,海洋文学多了一抹异色,现代文坛多了一朵浪花。而在妖、物之外,他的视线又转向了人。

    盛文强的新作《海盗奇谭》,分作十卷,以志人纪事为主,兼及博物刀兵,重构中国古代海盗故事。

    海之精气,锻造人之精气。东南沿海的渔民,向来剽悍劲疾,如海风呼啸来去,天高皇帝远,自成一套行事规矩。况且,他们见惯了生离死别,于自身的性命便也不如何看重,但求今日有酒今日醉。热闹喧腾,纵横驰骋。拔刀相向,怒目相对。尤以闽地为最。盛文强写海盗,有一丝太史公写游侠儿的遗韵。比如,他说,少年时代的乌石二,结交无赖,整日厮混,然而胆色过人,临危不惧,他用蚂蝗带动咸鱼,搞出死而复活的戏码,从此收服人心。

    林道乾、郑芝龙、蔡牵、张保仔……这些让人望风丧胆的大盗,乖张暴戾,不可一世。海盗之祸,盛于汪洋,致百姓家破流离,血仇难报。海岛与陆地连气生根,退可守进可攻,望风而逃难以追踪。朝廷为安民必须抚剿,官兵中既有英勇战斗壮烈殉职的,亦有谋略筹划成功灭敌的,也有与海盗相勾连的,还有胆怯懦弱让人嗤鼻的。海盗也并不尽然都坏到了骨子里,尚有天良未泯的,还有能通文墨,学问好的,更有讲义气,重感情的。人生百态,在一望无际的海洋的底色里,无非就是显得更加惨烈,更加令人唏嘘罢了。

    我也是海边长大的,从小就知道,渔村有很多禁忌。渔民普遍文化不高,家暴、虐妻是常有的事儿。很多渔妇都过得很苦,既要守着丈夫出海后的空房,又要忙着编织渔网、操持家务。大部分海船都禁止女性登船,在男儿当道的年代里,女性是容易被疏忽的对象。盛文强辟了一块天地。《海盗奇谭》卷三写“女流”,她们豪爽、大方,巾帼不让须眉。郑寡妇、蔡牵妈等甘为女海盗,暂抛伦理的评判,英姿与智计当得起称誉。周秀冰、杨梅英、王翠翘等人,以柔弱身躯对抗盗贼凌迫,威武不屈,气概朗朗,令诸多男儿失色。

    这本书里的人,立体、鲜亮,有个性。他们的时代已经远去,故事却依然流传,海盗的大名仍可让小儿夜止哭。如今看来,当然不乏谬讹、夸饰,但无妨。既是笔记,就权当话本、演义来听一听吧。“月黑风高之际,……焚香净手已毕,海上起了风。他在摇曳不定的矮桌前盘腿坐定……”氛围渲染,幕布拉开。这一刻,我们消闲了疲惫,放松下精神,如坐夜航船,开启一趟奇幻之旅。“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我们又何必去追索真假呢?

    盛文强之前的作品,比如《渔具列传》,常常间杂议论,或抒情。读《海盗奇谭》,我感觉他的文风更加稳重、沉实,撇开作者的主观评定,用更客观的视角去讲述,可以让读者的注意力更集中在人物和事件。他的写作风格,有古味也有今意,后浪推动了前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