翳然林水.jpg

作者: 王毅

出版社: 北京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 棲心中国园林之境

出版年: 2017-7

定价: 88.00

装帧: 硬精装

ISBN: 9787301284247

    我国有着悠久的造园史,学者们向有高见,议论纷纷。我曾读过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毅先生的《中国园林文化史》。该书文本信息繁密,对典籍的抓取和分析很见功力。可惜作为文化层面的宏观分析,虽能领略中国园林审美和哲学境界,谈及具象的应用却显不足,凌空蹈虚,在感受上终究有点“隔”。

    幸好最近读到了王毅的另外一部书——《翳然林水》。全书分五编,取诗词或成语点明要旨,比如第一编“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述中国古典园林之成因;第二编“人力至极,天工乃见”,析“天人合一”之意境。似乎与《文化史》别无二致。然而,本书收录了大量图片,既有名画古韵,又有实地胜景,还有行摄手记、鸟瞰全景或草图复原,行文则扣着各处名园,逐一详细分解。其余三编亦各取佳词为题,讲景观设计、写意手法与空间结构等,避免了“鸳鸯绣出从君看,不把金针度与人”那样的不得要领。

    按照中国古典园林的形态,大致分成四种:皇家园林(宫苑园林)、士人园林、寺院园林、自然郊野园林。各有特点,但并非泾渭分明,情致上常有相通。比如,圆明园“九州清晏”“方壶胜境”“蓬岛瑶台”,继承秦汉宫苑“海上三神山”的传统,体现中国皇家园林气势恢弘的理念和艺术风格。还比如,承德避暑山庄、颐和园、静宜园等清代园林,都建有大型的藏式庙宇群,体现了宗教文化对造园思想的渗透。再比如,颐和园“谐趣园”中的“湛清轩”,轩名显文人情趣,楹联书写“九华仙乐奏南熏,万物晴山朝北极”,彰显帝王威仪。

    以自然山水为骨,此谓造园之宗旨。景观要素怎样融入自然?中国园林的堪舆之说与形式之美是统一的。曹雪芹曾借宝玉之口,批评稻香村“背山无脉,临水无源”是立基败笔。以山体为例。王毅说承德避暑山庄的“金山”、苏州拙政园中的小山、苏州沧浪亭的山丘、颐和园“镜桥”与西山的映衬,举凡十余例,在比较中突出各自特点,强调结构布局、借景生姿、光影变化的匠心运用。同样体现在水体、建筑、花木等处。老子说:“希言自然。”大自然不以言语声张,要有智慧去发现美,“虽由人作,宛自天开”。所谓“天人合一”,就是要处理好人与外部世界的关系。

    造园规划落到细处,要做的真的很多。比如,江南文人园林中的小院,如何呈现丰富品貌的植物景观及其与建筑、山石等的配置呢?图片搭配文字,很直观。近景与远景、院内与院外、低平与高处,物象井然,稍有点拨,便能明了,未语之外,更看到了粉墙黛瓦、嘉木美石,或方或圆小影窗透出淡蓝天色的效果。筑山叠石,咫尺山林。

    如何在方寸之地营造万千气象?“几曲怪石森,一泓止水;有风亦涟沦,无月不照暎”,这是乾隆皇帝描写承德山庄“沧浪屿”的诗句。苏州耦园的“遂谷”、上海嘉定秋霞圃中的“枕流漱石轩”、杭州西湖西泠印社中的“小盘谷”,等等等等,正如郭熙在《林泉高致》中所说的:“山以水为血脉……故山得水而活,水以山为面……故水得山而媚。”

    园林之美,在山水,在亭台,在楼阁,在轩室,一砖一瓦,一桌一椅,一花一草。皆是实物,共同营造的,最佳妙不过“写意”。王毅在《文化史》里说过,园林“写意”大概是中唐以后,经两宋明清,日益普遍和丰富,最后完全渗透到理水、叠山、建筑、题额、室内装饰、盆景乃至园林构造的一切。如今,读到“小山丛桂晚萧萧,几时容我夜吹箫”,品味园林“写意”手法与古典文化意象之结合:水流云在亭、悟竹幽居、留听阁、藕香榭、与谁同坐轩……仿佛诗之佳句,词之小令,画之水墨,弦外之音,袅丝过庭,缭绕园间。

    《世说新语》有云:“会心处不必在远,翳然林水,便自有濠、濮间想也。”游园之兴,怡然自得,不必求山野。纸上生绿意,穿行在图景。亦怡然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