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首发于2018年9月《推理》杂志,作者:Z总监)

2018年4月,日本“国民推理动漫”《名侦探柯南》(以下简称“《柯南》”)第22部剧场版《零之执行人》上映,截至7月18日,它的票房已经达到86.1亿日元,不仅再度创下历年《柯南》剧场版票房新高,而且成为了日本影视史上票房最高的漫画改编电影。从2013年开始,《柯南》剧场版的票房不仅连续六年持续增长,而且是呈几何倍数的增长:2014年剧场版《异次元的狙击手》票房41.1亿,2016年《纯黑的噩梦》票房63.3亿,到了2018年的《零之执行人》更是已经突破了86亿!

漫谈《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新人编剧”-书啦圈
在日本动漫产业普遍不景气的当下,《柯南》剧场版能屡创新高,除了“名侦探柯南”这个有着二十多年历史的知名推理动漫品牌的魅力外,也离不开动画制作组的锐意创新。从1997年《柯南》第1部剧场版上映以来,22年来共有五位编剧创作过《柯南》剧场版的剧本。除了从1996年《柯南》动画开播就开始参与电视动画和剧场版动画的两位资深编剧古内一成和柏原宽司,另外三位都是之前没有接触过《柯南》动画,甚至没有涉足过推理动画创作的“新人编剧”!
不过,虽然在此前没有创作推理动画的经历,但是这三位“新人编剧”也各自在日本推理文学和影视界成绩斐然:野泽尚是日本推理小说知名奖项“江户川乱步奖”第43届获奖者,他创作的推理电视剧《沉睡的森林》是迄今为止日本推理悬疑题材电视剧平均收视率最高的作品;樱井武晴因常年参与创作日本两大长寿刑侦剧《相棒》与《科搜研之女》而闻名;大仓崇裕的两大推理小说系列“福家警部补探案”和“白户修事件簿”也在日本推理读者中颇有人气。
几位“新人编剧”分别以他们独有的风格,为《柯南》剧场版注入了些许“不一样的色彩”,虽然资深“柯南迷”对他们的作品褒贬不一,但是他们给《柯南》剧场版票房带来的增长却是实实在在的。下面就让我们走进这三位“新人编剧”的推理世界,来认识他们在《柯南》剧场版之外的“另一面”。

“陨落的天才”野泽尚
严格来说,已经去世十四年之久的野泽尚并不算一位“新人编剧”, 只是针对于2002年的《柯南》剧场版而言,他还是一位“新手”,虽然当时他已经在推理小说和影视剧两个领域功成名就。
英年早逝的野泽尚(1960-2004年)是日本文艺界有名的“天才型”作者,他早年崇拜《北国之恋》的导演仓本聪,因此大学时选择了影视编导专业。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导演,以拍摄特摄剧和家庭伦理剧为主。
然而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野泽尚却转向了推理悬疑小说的创作,并且于1997年凭借推理小说《虚线的恶意》,一举拿下“江户川乱步奖”。

漫谈《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新人编剧”-书啦圈
《虚线的恶意》深入揭示了日本电视传媒行业复杂而黑暗的生态:首都电视台剪辑师远藤瑶子负责制作的“社会新闻检证”栏目,因为时常大胆地暗示热门疑案的嫌疑犯而成为收视率最高的新闻节目。某日,瑶子收到一卷有关某起社会热门罪案的录像带,她立刻用独特的剪辑手法,将大众目光集中在一位叫麻生公彦的嫌疑人身上,在引发舆论渲染大波的同时,也让自己卷入了一系列麻烦之中……
从这本小说的叙事手法来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新本格派推理小说常用的“叙述性诡计”,但是它却是一本不折不扣的社会派推理小说。因此,书中的杀人案只是引发故事的导火索,重点集中在电视传媒相关人员的“恶意”上,包括女剪辑师为了追求新闻效果而刻意误导大众的“恶意”,电视台工作人员为了争权夺利而产生的“恶意”……
同时,野泽尚在书中刻画的人物形象也不会因为叙事的需要而变得单一扁平化,例如女主角瑶子为例,作者通过她作为电视台剪辑师成功的一面和作为女人离婚又缺乏家庭温暖失败的一面作为一明一暗交替描写,让人感觉到“可恨之人也有可悯之处”的同时,丰满的人物形象也由此树立起来。
该小说通过一个女剪辑师的故事,揭示了电视新闻媒体对大众心理的引导这一社会问题。人们通常相信“眼见为实”,影像呈现的就一定是事实真相。然而,野泽尚通过小说《虚线的恶意》告诉我们,所谓的“事实”也会被扭曲,大众所看到的新闻节目,是通过电视台工作人员“加工”之后呈现的“真相”,如果他们站在某个既定立场上刻意引导大众去相信某种结论,那么大众就很容易被蒙蔽。野泽尚在后记中也表达了他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作为影视剧的编导,他通过虚构的影视作品掌控者观众的喜怒哀乐,但是如果负责真实新闻的电视工作者也试图以自己的立场去引导观众,那将是多么可怕!作为电视工作者,他出于“自诫与警惕”,写下了这部小说。
《虚线的恶意》这部看似“偏离推理小说正道”,到最后也没有完全揭示案件真相的小说虽然剑走偏锋,但是仍以其对社会问题的揭露获得了“江户川乱步奖”的推理界评委认可,最终获奖。而野泽尚并不满足于此,影视编导出身的他亲自动手将这部小说改编成电影剧本,电影《虚线的恶意》最终于2000年上映。

漫谈《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新人编剧”-书啦圈
之后,野泽尚又创作了推理小说《深红》,这同样是一个揭露人心更甚于案件本身的故事:幼年时期全家惨遭劫匪杀害的女孩奏子即使在凶手落网并被判处死刑后仍无法摆脱内心阴影,于是她处心积虑去接近凶手的女儿未步,而未步此时却深陷新婚丈夫家庭暴力的泥潭中。出于报复心态,奏子试图教唆未步杀害家暴丈夫,然而随着两个女孩互相之间认识的加深,事情发展的方向一步步偏离奏子预想的方向……最终,两个身世不幸、性格迥异的的女孩在相处过程中互相疗伤、彼此拯救,在帮助对方看到光明的同时,也让自己沐浴在了阳光之下。
小说《深红》于2001年获得吉川英治文学奖新人奖,野泽尚又立即将其改编为电影,电影《深红》最终在他去世后的2005年上映,成为了他的遗作,令人不禁感慨世事的无常。
除了将自己写的推理小说改编为电影剧本,野泽尚也做过将当时的推理小说改编为电影的尝试。他曾担任1998年中国香港与日本合拍的电影《不夜城》的编剧,该片根据日本作家驰星周的同名推理小说而改编,通过描述在日本黑社会斗争中所发生的一桩诡异的案件,展现了日本本土黑帮与不同的华人帮派之间复杂的关系和特殊的生态。
除了创作推理小说和改编自小说的电影剧本,野泽尚也曾涉猎过原创推理悬疑电视剧的创作。1998年,他创作的12集电视连续剧《沉睡的森林》(原创电视剧,与东野圭吾同名推理小说无关),讲述了自幼失去家人的女孩实那子在即将结婚前突然找到童年时代一个小男生给她写的匿名信,约定在她27岁那年两人在“沉睡的森林”相见,实那子按时赴约之后,一个神秘的男子向她揭示了十五年前她的家人被害的隐秘真相……
该剧在推理悬疑的包装下,深入探讨了“面对过去,揭露自我”的主题,受到在当时的日本观众中引起热议,平均每集收视率高达25.4%,创下至今未被打破日本推理悬疑题材电视剧最高收视率。之后,野泽尚又先后创作出了讲述一个多位结婚对象都离奇猝死的神秘女子故事的《冰之世界》、讲述一对夫妻因出轨引发一系列案件的《星期三的情事》等原创推理电视剧,均获得了观众的好评与多项影视大奖。
2002年,野泽尚成为《柯南》剧场版第6部《贝克街的亡灵》的编剧。这既是野泽尚推理创作生涯又一次突破,也是《柯南》剧场版第一次迎来没有参与过《柯南》电视动画创作的“新人编剧”。在《贝克街的亡灵》中,野泽尚一反《柯南》剧场版“推理+感情”的套路,深入探讨了“人工智能”、“职业世袭制”等日本新一代年轻人,如何应对所面临的社会问题,它极大地提升了《柯南》剧场版主题高度,也让该片的票房达到创纪录的33.8亿日元,这一纪录直到2009年的《柯南》剧场版上映后才被超越。

漫谈《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新人编剧”-书啦圈
可惜,天妒英才,出于事业巅峰期的野泽尚不幸罹患抑郁症,于2004年自杀身亡,留给观众永恒的遗憾和怀念。

“华丽转身”的樱井武晴
在《贝克街的亡灵》之后,在长达十一年的时间里,《柯南》剧场版都是由古内一成和柏原宽司两位老编剧轮流撰写,直到2013年,古内一成和柏原宽司先后因为年事渐高和身体健康原因淡出《柯南》动画的创作。《柯南》动画制作组也开始物色新的剧场版编剧,然而当这位新编剧被公布之后却令不少观众大吃一惊,他就是从未涉足过动漫领域的资深刑侦剧编剧——樱井武晴!

漫谈《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新人编剧”-书啦圈
樱井武晴,1970年生,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文学系。2002年,初出茅庐的樱井武晴被邀请担任朝日电视台刑侦剧《科搜研之女》第4季编剧,与《科搜研之女》第3季开始担任主编剧的户田山雅司组成了“科搜研双璧”,让《科搜研之女》完成了从“柯南风+美剧罪案”风格到“金田一+日剧刑侦”风格的转变 。
更换了主编剧的《科搜研之女》不仅案件的诡计、悬疑性和本格推理元素大大加强,而且融入了社会派推理的风格,开始注重故事的意外感和案件的社会性,逐渐形成了社会派刑侦剧中夹杂一些本格推理案件的新风格。这样的风格得到了观众们的认可,成为了《科搜研之女》近二十年来一直得以延续的重要原因之一。

漫谈《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新人编剧”-书啦圈
几个月后,朝日电视台另一部传奇的刑侦剧《相棒》开播了,樱井又加入了编剧团队。随着这部刑侦剧的热播,樱井武晴以自己剧本的过硬质量,与舆水泰弘、古泽良太、户田山雅司一起组成了《相棒》编剧组的“四大支柱”。
与户田山雅司在创作中注重案件的本格性、案件的诡计、剧情的反转,总体气氛温馨向上的风格不同,樱井武晴更注重故事的意外感和案件的社会性,着重揭露社会阴暗面和人性善恶,风格阴郁深沉而具有批判性,他的代表剧集有:《相棒》第6季第1集表达了对在日本法庭审判采用陪审团制度的疑虑和批判等;《相棒》第9季第8集讲述了一个失意的青年是怎么被残酷的社会现实逼上绝路;《科搜研之女》第6季第9集模仿“电锯惊魂”的女主角仓库遇险案;《科搜研之女》2010年特别篇展现了邪教对普通民众的残害……

漫谈《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新人编剧”-书啦圈
十几年来,樱井武晴以他作品悬疑性、社会性和批判性,深受日本观众的喜爱。于是他在主创《相棒》和《科搜研之女》的同时,逐渐参与到多种题材的推理电视剧和电影中:例如东野圭吾推理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新参者》、根据堂场瞬一推理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特别篇《检证搜查》、讲述超能力者破案的科幻刑侦题材原创电视剧《ATARU》、根据同名游戏改编的法庭推理电影《逆转裁判》、原创刑侦电视剧剧《853刑事 加茂伸之介》,与导演堤幸彦合作的轻喜剧类悬疑电视剧《拥有神之舌的男子》、后来被改编为漫画的罪案题材电视剧《脱黑:请脱离黑道》等。
2013年,由于《相棒》剧组主创团队调整,樱井武晴辞去了担任十一年之久的编剧职位。他并没有像其它几位离开《相棒》剧组的编剧那样选择去创作其它类型的推理电视剧,而且玩起了“跨界”,受聘成为了《柯南》剧场版新一任编剧。
樱井武晴自谦“在接手剧场版编剧之前都没怎么看过《柯南》动画”,然而从他担任编剧开始,“柯南”剧场版的票房却出现了“跃进式增长”,并且屡创新高。“柯南”前16部剧场版票房基本在25-35亿日元左右,樱井参与编剧的第17部《绝海的侦探》票房就达到了36.3亿,第19部《业火的向日葵》票房为44.8亿,第20部《纯黑的噩梦》票房为63.1亿,最新一部《零的执行人》目前就已经超过了86亿!

漫谈《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新人编剧”-书啦圈
在“柯南”剧场版票房屡创新高的同时,“柯南”剧场版在资深“柯南迷”和推理迷中的评价却出现了较大的争议。之前的《柯南》剧场版,虽然不乏爆炸等大场面的剧情,但是多少会保留些推理的趣味,然而从樱井武晴接手编剧开始,《柯南》剧场版就开始沦为彻底的“科幻动作片”。主角们屡屡调整“牛顿定律”的动作戏,极为牵强的案件推理,甚至到了《纯黑的噩梦》干脆完全放弃了案件推理,变成了纯粹的柯南,FBI,日本公安三方与黑衣组织的“战斗片”。
追究其原因,笔者认为是樱井武晴以往创作中的案件类型与《柯南》动漫风格之间的矛盾所导致。樱井擅长描写的是基于人性黑暗导致的“致郁系”犯罪,《柯南》剧场版显然不适合这种案件,于是樱井干脆完全了放弃案件叙述,直接“玩”起了大场面和动作戏,这样的“风格调整”,就造成了《柯南》剧场版目前票房与口碑两种截然不同的反映。不过据观影人士透露,最新上映的《柯南》剧场版第22部《零之执行人》内容涉及到日本公安 警察的“黑与白碰撞”的剧情,这是樱井擅长的题材,目前该片在日本观众中评价很高,看来它有望打破近年来《柯南》剧场版“叫座不叫好”的局面,实现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

“临阵磨枪”的大仓崇裕
在樱井武晴成为《柯南》剧场版主编剧后,《柯南》动画制作组也在尝试不时更换新编剧,2017年第21部《唐红的恋歌》就邀请了推理作家大仓崇裕担任编剧。

漫谈《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新人编剧”-书啦圈
相比前两位《柯南》剧场版“新人编剧”,大仓崇裕更是彻底的“新人”,原因是他的本职是小说作家,在接受《柯南》动画制作组邀请之前,从未写过任何剧本!
大仓崇裕从小喜爱美国推理剧《神探科伦坡》,成为作家之后创作的推理小说也大都偏本格,具有轻松和喜剧的风格,他的代表作是讲述青春成长故事的“白户修的事件簿”系列和倒叙推理模式,被戏称为“女版古畑任三郎”的“福家警部补探案”系列。

漫谈《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新人编剧”-书啦圈
面对《柯南》动画制作组赋予的重任,大仓虽然一开始有些迟疑和不安,但是在《柯南》漫画原作者青山刚昌的鼓励和指导下,他从20分钟的《柯南》动画原创剧集入手,在创作了两集《柯南》动画作为“练手”之后开始了剧场版《唐红的恋歌》的创作。从最终上映的效果来看,《唐红的恋歌》最终取得68.9亿日元的较高票房,案件剧情上虽然与早期几部经典的《柯南》剧场版相比尚有差距,但是终于又把近几年变为“科幻动作片”的《柯南》剧场版扭转到推理剧的道路上来,感情线和京都风情也表现得不错。作为大仓的编剧“处女作”,也比较令人满意。
尽管《柯南》剧场版三位“新人编剧”的部分作品内容和口碑上仍存在着争议,但是逐年增长的票房已经证明他们的作品已经获得了日本观众的广泛认可。目前中国推理小说和影视创作正处于关键的转型期,《柯南》剧场版“新人编剧”们的成功也给予了我们一个重要的启示:关于推理题材,无论是小说还是影视创作,都要既遵循“正统推理”、“原著情节”等基本要素,又不要被它们束缚了思维;唯有把故事内容与大众的接受程度相结合,大胆写实,锐意创新,才能创作出真正打动人心的作品,更广泛地被读者和观众所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