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取其笑,不取其啼。——读《春明梦忆》-书啦圈

 

关于老北京,我们在无数文字作品中穿行过,欣赏过,回味过,那是老舍先生笔下的地道口音,是梁实秋先生笔下的美食,是林语堂先生描述的完美从容,也是张北海先生笔下的冽冽侠气,在这本翁偶虹先生的《春明梦忆》中,我们又一次与老北京重逢了。而注定,每一次的相逢,都不会让人失望。

 

翁偶虹老先生,既是一位戏迷,也是一位编剧,他曾经担任教师与顾问,更是著作等身,他为程砚秋编写《锁麟囊》,成为程派巅峰之作,新中国成立之后,他又编写了《野猪林》《将相和》《红灯记》等现代京剧剧目,他不仅是一位剧作家,也是一位文艺理论家,在这本书中就有一篇《编剧忆旧》,老先生认为编剧始终要以故事与人物为中心,就如投石入水,水波也必围绕一点扩散一般,其中提出的默剧与编剧的默契是很有见地的戏剧理论,戏与戏词的辩证关系,戏班现场如何编排,让我们见识到了老一代戏剧人的本事,即使在今时今日也为编剧乃至文艺工作者提供了灵感。

 

同样,他也以自己热爱生活的眼光,去看待万事万物,因为他有艺术的心灵,所以他会终生热爱京剧,以及有关京剧的一切,乃至于其他充满了美的事物,如果说在各位作家笔下的老北京是安闲适意,各安其氛的,那么翁偶虹先生则为我们展现了老北京的细节之美,赏烟画,观影戏,听市声,逛庙会,品美食,听评书,养秋虫,看夏草,而这些烟画、烟壶、烧砖艺术、影戏等等,有些尚存,有些已经很难见到了,可是这些技艺却在翁偶虹先生的笔下鲜活起来,老先生的文字优美,充满了勃勃生机,他所描述的不仅限于这些古老的技艺,还有那个时代的京剧艺人,作者品评梅兰芳、程砚秋的技艺与表演风格,讲述自己熟悉的艺术家的轶事,尤其印象深刻的是《逛庙会》一节,与高派创始人高庆奎一起逛庙会,去逛戏迷的四个摊子,看文字如在其中,令人流连忘返。

 

其中不得不提的是《货声》一节,带读者回到遥远的时代,原来曾经自己也盼望过这遥远的声音响起,那些走街串巷的声音背后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吧,如今这些声音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就是因为艺术家对于万事万物的关注与喜爱,敏锐的触觉,才有《货声》一节,为我们保留下以前时代中的一点印记。也让人感受到日常事物中的美感。

 

旁人初看《春明梦忆》的题目,必然以为会是伤春悲秋之作,其实不然,老先生开篇的《刺激在老年》就读来十足有趣,将一件自己买点心的轶事讲述得绘声绘色,令人解颐一笑,其后所讲述的故事中,虽然有“忆”,却无凄苦怅惘之态,而是挥洒自然,文采飞扬,对于过往的备述,对于艺术的珍视,对于生活的热爱,都跃然纸上,而对于“刺激”的“只取其笑,不取其啼”,令人心生敬佩,足见先生之襟怀坦荡,我想这八个字,不仅可应对“刺激”,也适用于生活,是老先生给每位读者的珍贵礼物。

 

只取其笑,不取其啼。——读《春明梦忆》-书啦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