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可以读一生的经典-书啦圈
一般真正的书评文章都是要读完一本完整的书,形成一个完整的印象,可以很清晰有脉络有逻辑地概括全书内容方可成文,对于小说体裁的书最是如此,但是有一种书,甚至可以读很少几页,即可成篇,不违背书评的要旨,这类书就是选编书。

《古文观止》即是一部编者本位的书,时至今日笔者可能也读过不到三分之一,很多文章,还是我们从小教材中背诵过的文章,这样的书,大抵是要读一生的,而且,是值得读一生的。

这就要说到《古文观止》成书的背景了。

《古文观止》——可以读一生的经典-书啦圈

编纂为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是《古文观止》,所收诗文均为脍炙人口的作品,包含多种风格,问世之后,已经经过三百多年的时间检验,直到现在以及在重印再版中,影响经久不衰。

其实,从古至今,编者本位的书是不少。名篇佳作更是源远流长,但是编纂于康熙年间的《古文观止》和同属清代的乾隆年间的《唐诗三百首》,影响力和传播力都要超过前朝的很多文学选编本。究其原因,探其本源,也正是这两个诗文选编本的伟大之处。

南朝《昭明文选》是现存最早的分类诗文选集,后有断代选本和名家名著选本(和我们今天的名著选编类似),选本虽然保存了大量作品,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文学史料,但是选文文章庞杂,篇幅不一,从普及阅读的角度来看,并不适合普通读者阅读。而《古文观止》是一部选本篇幅始终,雅俗共赏,适合一般读者阅读经典的读本——别说这些古文佶屈聱牙,在问世的当时,还是文言文的时代。

本书作者吴承权(字楚才)、吴大职(字调侯)是叔侄关系,他们二人均是当时的乡间塾师,类似我们今天还算熟悉的私塾先生,以课业授徒为生,二人都学识丰富,《古文观止》之所以成为我国古典选编典籍中的经典,与二人所做选编工作密不可分。他们选编此书的宗旨明确“杂选古文,原为初学者设也。”这就体现了职业的敏感,以往多是文人做选编,选编的角度也出于文学性、艺术性考虑过多,但是教师这个职业,选编更多的是出于“适合做教材”。果不其然,三百多年间,这本书里的多篇反复出现在我们的课本中,《郑伯克段于鄢传》《曹刿论战》《捕蛇者说》《五人墓碑记》《陋室铭》等,如今依旧耳熟能详,我相信,很多人初高中,这里的多篇文章都是要背诵的,而这种记忆往往持续终生。

尽管那个时候,多数人对于古文很愁,也曾经质疑过这种背诵的意义,但是时过境迁,十年、二十年之后,才最终能体味古典文学之美,这是今天无数篇爆款公众号都无法给你的文字洗礼,而最终,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世间好物不易得,连文学阅读也是如此。读碎片文字不需要动脑子,不需要翻字典,但是如水过沙滩,留不下什么痕迹,而真正的阅读是艰难的,但是带给你的享受和持续的记忆也是不可得的。

《古文观止》中,唐宋八大家文章是重头,可以想见作者叔侄二人的文学品味和文学前瞻性,直到今天,唐宋八大家的文章都是中国古典文学中的重中之重。如今,我们写散文写得不但形散神也散,我们的议论文只能轻飘飘地得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结论,看一看唐宋散文,文字之秀美,语言之力量,尽出期间,你甚至无法默默地翻着古文字典读,这些文章必须大声读出来,唇齿之间,几千年的岁月穿越,文字之美,千古悠悠,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感谢前人的作文,前人的编撰呢?

读一生的书,必是一本好的作者,好的编者之书。

吴乘权曾经说过,《古文观止》“集古人之文,集古今人之选,谰略者详之,繁者简之,散者合之,舛错者厘定之,差讹者校正之云尔。”这也是“观止”之由来,“诸选之美者毕集,其缺者无不备,而讹者无不正,是集古文之成者也,观止矣!”二位作者对自己做的工作和对文学作品的眼光可谓充满了自信,放在今天来看,很多人认为《古文观止》还算不上作者所认为的已达到“观止”境界的完美选本,但是至少在我看来,这已经是一本尽善尽美的读本了,虽然作品的时限只截止到明代末期,但是三百年间,它依然是最适合通识教育的古典诗文选本。

《古文观止》——可以读一生的经典-书啦圈

个人建议,读此书时可以搭配王鼎钧先生的《古文观止演义》。毕竟,作为浮躁年代白话已久想要读古文的人,你懂得。王先生的选篇亦是《古文观止》中的经典,可以令阅读更轻松些。

《古文观止》——可以读一生的经典-书啦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