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一幅唐代诗文长卷 ——读《行走大唐》-书啦圈
《行走大唐》是古代文学研究与古籍整理的权威陈尚君先生,结合其多年来的学术研究心得,对大唐几百年间的政治、文化、人物、事件,尤其是对大唐的诗文作品,或考辨真伪,或评赏诗文,或点评专著,或商榷观点,在追根溯源中还原出一幅唐代诗文长卷。
《行走大唐》收录了作者52篇学术随笔,全书分为“窥探大唐、玩赏大唐、守护大唐、推敲大唐”等四个部分。作者沉浸到大唐文献的海洋里,不断打捞、搜寻,力求发现不同的大唐韵味,不同的大唐故事,是这本书最鲜明的特点。提起唐太宗李世民,是历史上公认的伟大的英明君主。但作者通过对唐代文献的爬梳,在这篇“唐太宗的另一面”中,大胆指出了李世民“极其荒唐,几乎败政的另一面。”作者通过引用宋人所著的《册府元龟》一书上的记载,让人发现,这位英明的君主在登上皇位以后,“广纳嫔妃,生子众多。”但他又把继承大位的儿子划定在长孙皇后所生的三个儿子范围内,即:长子太子李承乾、四子魏王李泰、九子晋王李治。李泰“好文学”,李世民特别喜欢他,专门为他“开文学馆”。由于“过分表达对魏王的喜爱,甚至轻言夺嫡,终于酿成承乾的失败。对魏王的谎言,太宗也缺乏判断能力,真相信魏王继任后会善待乃弟,”幸亏在关键时刻,李世民“身边名臣敢于直谏,及时提醒,改变了太宗预案。”在文献的记载中还发现,李世民处理政务相当不严肃,在他作出立新太子的决定时,居然所有的嫔妃“列于纱窗内,倾耳者数百人”。正是后宫的无序,在他弥留之际,武才人才能够私结太子,以至于发生后面一系列差点让唐王朝倾覆的事件。作者善于从人们不常见的文献中,发现历史的另一面,给读书耳目一新的感受。其实,从“元载的平反、郭子仪的生存智慧、李繁是圣贤还是败类”等随笔中,都能看到作者为读者提供的与众不同的大唐韵味。
大家知道,唐代是中国诗歌发展的最高峰。因此,在这本《行走大唐》一书中,作者没有对唐代的社会、历史进行面面俱到的剖析,平分秋色的呈现,而是把笔墨的重心放在对唐代诗歌的钩沉与解读中。作为专门研究唐代诗歌的学者,他的视角是独特的。从书中可以看到,作者敢于存疑,大胆提出自己的观点。如在“《登幽州台歌》献疑”一文中,作者从明弘治年间杨澄的刻本《陈伯玉文集》中没有收录这首诗说起,进而对“唐、五代、宋、元的各种典籍”进行查询,发现“绝无引及此歌者”,而这首诗只是出现在陈子昂的好友卢藏用撰写的《陈氏别传》里。于是作者推断,也许这首千古名诗“是卢根据陈赠诗的内容,加以概括而成。”类似存疑的文章还有:“《春晚》还是《春晓》、李白《静夜思》不存在中日传本的差异、何来陆机佚诗”等。这些文章都通过引用大量一般读者不易读到的文献资料,来提出质疑、回应非难、辨别是非。除了考证质疑之外,作者在这本书中还进行了“正名”的工作。大唐是一个诗人辈出的时代,不但产生了王维、李白、杜甫、白居易这样的“诗佛、诗仙、诗圣、诗魔”,而且还产生了许许多多的女诗人。但封建社会的“男尊女卑”,让这些女诗人的作品湮灭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她们的作品也得不到正确的评价。作者在这本书中,用相当的篇幅,展示了大唐那些不太为世人了解的女诗人的作品及其人生故事。如在“心与浮云去不还 吹向南山又北山”“良人的的有奇才,何事年年被放回”“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好是绿窗明月夜,一杯摇荡满怀春”等随笔中,分别介绍了李季兰、张氏、赵氏、鱼玄机、黄崇嘏、徐月英、侯氏、孙氏等女诗人的作品,让我们看到这些女诗人们横溢的才华、绝世的风采!
一般作学术研究的人,喜欢在自己的作品中大量引用文献、史料,来表明证据充分,真实可信;但往往又存在一个缺点,就是繁琐的引证,让普通读者感到佶屈聱牙,晦涩难懂。《行走大唐》一书的作者也是一名学者,但他的这些学术随笔却照顾到一般读者的接受能力与欣赏水平,尽量做到史料性与故事性,知识性与趣味性相结合,明朗简洁,雅俗共赏,一般的读者也能够顺畅的读下去,从而在大唐的诗文画卷中,增长知识,开阔视野,领悟历史的多彩与绚丽。

(《行走大唐》 陈尚君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8月出版 定价:5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