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 肖复兴先生这本《十万春花如梦里》,共收录了37篇回忆性散文。其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对自己亲人,如父亲、生母、继母、姐姐、弟弟人生沧桑的回忆;二是对一代文坛大师、艺术大家,如曹禺、孙犁、冰心、华君武、郭风、史铁生等的追忆。这些散文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没有华丽煽情的文字,而是通过一个个微不足道的故事,一个个感人至深的细节,娓娓再现了危难之际人世间的美好,传达出人世间最值得珍惜的情谊。
质朴的文字里,涌动、奔腾着作家最炽烈的情感因子,是《十万春花如梦里》留给读者最深刻的印象。就这本书结构的构成看,追忆亲人的散文,在《十万春花如梦里》一书中占据的篇幅并不多,仅仅收录了七篇:“父亲与我、母亲、娘的四扇屏、姐姐、独草莓、今朝有酒、复华断忆”。但这一部分的每一篇,都是最能打动读者心扉的好文章。在我的阅读习惯中,尤其喜欢那些短小精悍的散文,对于篇幅太长太长的散文,有一种莫名的抗拒。但阅读《十万春花如梦里》一书,却有些例外。开篇的“父亲和我”,是一篇长达三万多字的散文。但一打开它,就如磁铁般吸引住我一口气读了下去。自然,吸引我的,不是文字的华丽,描写的生动,而是浸透在字里行间的情愫。《十万春花如梦里》,追忆了父亲一生的生活轨迹。这个从老家跑到天津当学徒的“秀才”,心中有一颗理想的种子,催促了他的“不安分”,然后欣然从军,后来又成为国民政府税务部门的职员。恰好是这段历史,让他在新社会里背上沉重的包袱,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生活,父亲的状态,让“我”从此与父亲变得亲近了,产生了无形的隔阂,甚至在长大以后,就独自选择了去北大荒当知青。临行前,也不愿意父亲送自己。然而,尽管“我”对父亲,但父亲对儿子的爱,却家人的爱,却如春风化雨一样,体现在无声的行动中。“我”的生母去世后,每年清明和中秋,父亲总要领着两个孩子去祭奠,并在坟前面对两张白纸,喃喃许久;“我” 生母去世后,父亲专门从老家领回一个比自己年龄还大的女人,来照顾“我”与弟弟;在三年困难时期,父亲悄悄卖掉心爱的怀表、字画,来为妻子及家人购买食品;父亲总是在不经意的讲故事中,说明读书的重要性,鼓励孩子们发愤读书;父亲看到其他下乡的孩子纷纷回到北京,自己无力帮助儿子而深深自责,最后脑溢血面早早离世……作者就是通过既不宏大也不悲壮的琐事,在从容不迫的叙述中,把一个充满大爱的父亲形象,生动而立体的展示了出来。
细节,是充满无限魅力的,也是最能打动读者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用细节渲染氛围,打动读者,也就成为这本书的另一特点。在《十万春花如梦里》一书的不少篇什中,作者总是通过一个个传神入画的细节,展示人间最美好的情愫!在“姐姐”一文里,就能读到若干感人肺腑的细节。姐姐17岁那年,生母就去世。看到家中的日子过得十分窘迫,为了给父亲分忧,姐姐偷偷报名去了内蒙古修建京包铁路,并在那里安了家。在物资生活困难的年代,姐姐总是想尽办法,帮助家族,帮助弟弟。三年自然灾难中,姐姐一次到武汉出差,居然“跑遍武汉三镇,买回两挂香蕉”,让“我”平生第一次吃到香蕉;又一次,姐姐回北京探亲,听到“父亲念叨家中粮食不够吃,”马上“掏出一些全国粮票给父亲,第二天一大早便和姐夫早早去全聚德烤鸭店排队,”让“我”第一次吃到烤鸭。1967年底,听说弟弟肖复华报名去青海油田工作,姐姐以为他要经过呼和浩特,就一连在车站等了三天,接着又带着棉衣赶往北京,然而,肖复华却已经从郑州奔青海去了。悲恸的姐姐把棉衣留给了“我”,还为“我”买了顶皮帽。作者写了这样一个细节:“就在姐姐临走的那天夜里,我隐隐听到一阵细微的哭泣声。睁眼一看,姐姐正伏在床上,为我赶制一件棉坎肩。那是用她的一件外衣做面、衬衣做里的坎肩。泪花迷住她的眼,她不时要用手背擦擦,不时拆下缝歪的针脚重新抖起沾满棉絮的针线。”可以说,读到姐姐含泪为“我”缝制坎肩的细节时,没有人不为之动容的,一个有大爱的姐姐形象也就跃然纸上,让人难以忘怀。

(《十万春风如梦里》 肖复兴 著 东方出版中心2018年4月出版)

质朴的文字涌动炽烈的情感 ——读《十万春花如梦里》-书啦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