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年少时候不大喜欢诗歌,或者说,略带点不以为然。        那个时候,我认为,真正的文学是小说。诗歌算什么啊,就那么几个字,随便发点感慨,要么就是悲秋伤古...

  •   在《改变世界的书》的导言里有这样一段话: 书籍可以是非常精美的物品,不过这里我们关心的是书籍的内在美,是其语言的力量,以及仅凭些许精心挑选的字词就能令我们惊奇地发现...

  • 《人间四月天》太过深入人心,以至于热播后的多年,坊间有了“绿茶婊”这个词汇,据称,绿茶婊的鼻祖就是《人间四月天》的女神林徽因。 人们记住徐志摩不是因为他的诗,人们记住林徽因不是因为...

  • 弗吉尼亚·伍尔夫在《怎样读诗歌》里说,当你似乎开始想写诗的时候,才是读诗的最佳时机。由此看来,读诗和写诗息息相关,像难分难舍的好朋友。对于成年人来讲,诗意难求,写诗读诗都难能可贵,...

  • 嘿,也许你还记得罗南妹妹的成名作《可爱的骨头》,那是2009年上映的一部电影,电影一开头就告诉你:“我”已经死了,我还是个小女孩。但是,“我”不但死了,而且还死得惊世骇俗。但是,...

  • 1965年冬,顾颉刚老先生因病到北京香山疗养院疗养,本书的整理者何启军先生正好也和一些老专家、老党员在香山疗养,此为本山诞生的契机。通过阅读前言得知,顾老生于上世纪,在上世纪末已...

  • 书的封面是《呐喊》,是蒙克的代表作之一。 其实,《呐喊》并不止一副,且都是蒙克的作品。《呐喊》第一版作1893 年, 蛋彩木板,被奥斯陆国家美术馆藏,后期,蒙克共“呐喊”五次,有...

  • 小书开始前,沈宁先生写了一段轶事,1939年在一艘驶往重庆的摆渡小船上,一位中年人的皮包曾经落水。这个看似毫不起眼的日常细节,牵出的正是这本《中国舞蹈史话》的故事。 那个年代,没...

  •   《熊镇》是撕裂的,在一场重大胜利的狂欢夜,多么绚烂的欢愉就隐藏着多么巨大的悲伤。 小镇被“呯”的一生惊醒了。 直到此时,人们才发现无论如何,怎样地骗自己与安抚自己,...

  • 对于我而言,弗雷德里克·巴克曼真是一个神奇的作家。 出生于1981年,算得上是个典型的80后,但是他写出了《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我第一次读此书,完全是以作者是一个老头子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