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与欲望—读《怪奇幻想俱乐部》-书啦圈

如果要选一位代表东方文化的人,我会毫不犹豫选择谷崎润一郎,在他的文字世界中,总少不了离奇与怪异,总是有着一种独特的神秘与玄妙,总是不乏雾气氤氲,夜色迷离。为每一件事物罩上特别的光彩。在这部《怪奇幻想俱乐部》中,却又为这东方味道平添一抹怪异。

相比起《异国绮谈》的“绮”丽,这本《怪奇幻想俱乐部》则更多了一种“怪”异,一条红绉绸鲷鱼自称李太白,它的红色正是因喝醉后通红的脸;美丽的少女阿染被一只猴子日夜折磨痛苦不堪;作家高桥被朋友园村拉去观看残酷而美丽地杀人并深陷其中;喜爱美食的G伯爵在一家神秘的饭馆里究竟看到什么秘密才学会了美味菜肴的制作,对美味终极体验的尝试;一个人因为被疼痛折磨而产生错觉,不知何处是梦境,颇有庄周梦蝶的意味。

而在这“怪”的表象之下,最终体现的则是“欲”, 拉马丁说:人是贬入凡间的神,他没有忘记天国的一切。人们就是这样渴望着自己永远也满足不了的欲望,也屈服于欲望之下。阿染的软弱屈从于猴子的欲望,圆村则是被自己的欲望引领着步步向前,而G伯爵等一干饕餮食客则更是被自己的欲望摆布,为了口舌之欲,他们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

在作者的文字中,还能发现其有趣的一面,作者借着红绉绸鲷鱼之口调侃了后来的好友兼情敌佐藤春夫——“那个男人写的东西,都是添油加醋瞎说的,不是真的。他说的事,信不得。”令人不禁想起发生在三人之间著名的“细君让渡事件”。而《美食俱乐部》对于美食的传神描写令人难以自拔,不得不让人怀疑,作者本身也是一位美食控,否则是很难写出这样的文字的。

比起他塑造的这个怪奇又绮丽的世界,谷崎润一郎的笔触其实很有力量,这种力量体现在对人性的洞察与准确拿捏上,越是短的文字,越是能够体现出这种力量,在《病榻上的幻想》中,第一段,作者用短短的百余字描述出了一个人的一生——“他这人生来就没志气、没忍耐力,动不动还爱落泪。十年前得了神经衰弱,如今丝毫未见好转,一年到头为蜘蛛丝般的琐碎小事担惊受怕。”简直是万分传神,光是看到这一段描写就有被击中之感。对于人性的深刻洞察,还体现在《白昼鬼语》,如果没有对人性深入的了解,就不能按照个性去设计情节,也就不会有这令人惊叹的曲折情节了。即使在这样怪奇的故事表象之下,依然体现出的是人性,就像鱼儿总会咬饵一样,人们也总被自己的欲望支配,总是跨入同一条河流之中,万古不变。

怪奇与欲望—读《怪奇幻想俱乐部》-书啦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