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95岁高龄的著名作家王鼎钧先生,新近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了这本自选集——《春秋花果》。全书收录了作者跨越不同时期的散文、随笔、杂文、演讲等28篇,分为“直指本心、直指地心、直指文心”三个部分,分别从做人、做事、作文等多重维度,畅谈了他对生活、艺术的精彩见解,为芸芸众生提供了可资借鉴的人生“宝典”。

生活的阅历,可以练就一双火眼金睛,然后对世间人事进行细致入微的体察与智慧的省思,进而产生独特的认知。王鼎钧先生先生就是具有这种大智慧的人,所以,他总是能在生活小事中,发现与众不同的东西,进而滋生出一段段耐人寻味的“金句”来,给更多人以启迪教育。这些年,在年轻人中间,出现了“傍傍族”,他们把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成功完全寄托到父母身上。面对这样的世相,作者站出来发声了。他在“成全母亲”一文中他说,“人生在世,母爱绝对是伟大的,也一定是不够的。”并提醒人们,“毋使母爱成为大难的序曲,毋使母爱贡献了骗子和野心家。”这些话,可谓振聋发聩,提醒人们,不能只一味依靠母爱过日子;接着,他又在“别埋怨妈妈啦”一文中谆谆告诫道:“人生在世需要一座房子,而妈妈只是给我们一些砖头,我们得向别处搜集建材,并决定怎样组合。”是呵,一个人要想干一番事业,取得一些成功,不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父母身上,而要学会走自己的路,四处“搜集建材”,组合自己的美好人生!

滚滚红尘中,看似平淡的生活,其实隐藏着无数险滩暗礁。一个人要想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到达成功的彼岸,就必须要明白这个道理,才能在人生这条道路上从容不迫,步履坚实。如同王鼎钧先生在“淘不尽的历史弯弯流”一文中说的那样,“历史这条长河,还是要弯弯曲曲流下去,但愿将来的人不必弯弯曲曲地爬,他们始终可以站得直,顶天立地,可以照直走,挺胸昂首。可以在河里撑船,可以在河堤上散步,也可以跳华尔兹原地旋转,他们一以贯之,不闹人格分裂,该活的时候活,该死的时候死,用不着死去活来。”

除了阐述他对人生的真知灼见外,作为辛勤笔耕几十年的著名作家,对如何作文,也有许多独家的心得。在“绘画感受”一文中,他畅谈了“文”与“道”的关系。他说:“有思想所以有感情,有感情所以有艺术。”也就是说,世上根本没有所谓的纯艺术,艺术总是有思想性的。明白了这个道理,才能写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好作品来。故而,他在“作家必须有酬世之量,传世之志”中说,“卑鄙的心灵不能产生有高度的作品,狭隘的心灵不能产生有广度的作品,肤浅的心灵不能产生有深度的作品,丑陋的心不能产生美感,低俗的心不能产生高级趣味,冷酷的心不能产生爱。”同时,作者也反复强调,各种艺术门类之间的关系。他在“书法欣赏”一文中指出:“所有的艺术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姊妹,彼此各有各的面貌,身体都流着父亲的血。如果艺术是一个家族,音乐应该是大姐,中间一排排哥哥妹妹,我们文学排在最后,是个小弟。我们也师造化、法自然。”懂得这一点,就不为以邻为壑,互相瞧不起,而是要相互包容,相互学习,取长补短,让文艺园地百花齐放,花团锦簇。

对人生有洞察秋毫的思考,对写作有点石成金的见解,对大自然中的风物,作者同样有自己细致入微的把握。他在“匆匆行路”一文中,描写了自己在飞机上看到的云:“在高空,视线是无限的辽阔,‘界限’‘范围’全成了死字。由机腹下到无限远都是白花花坦荡荡的云层,它像海洋一样展开,比海洋更不可测量,像春耕之后被犁刀切开的土地那样有笔直的沟纹,奇怪的均匀,不可思议的长。”一个“白花花蓝天荡荡”把“云”的气质,展现得如此优雅!而在“古典诗变奏”一文中,他又如是点评“春花”与“秋花”的迥异:“春花的万紫千红,是合唱;秋花的万紫千红,是呼喊。春花的万紫千红,是炫耀;秋花的万紫千红,是奋斗。春花的万紫千红,是化妆;秋花的万紫千红,是面具。春花的万紫千红,是诗歌;秋花的万紫千红,是戏剧。”对春花与秋花这样的评价,既是他对风物世态深入细致观察的结果,也是他高屋建瓴智慧人生的结晶!

(《春秋花果》  王鼎钧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20年2月出版 定价:52元)

纵横捭阖话人生 ——读王鼎钧先生《春秋花果》-书啦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