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璃人泪

好奇心是不是个好东西呢?我们通常乐见孩子被好奇心引导,找到某门学科的学习热情,但多少父母曾因孩子打破砂锅的“为什么”头疼不已?谁都不是百科全书,既有明显知识储备不够的时候,也有担心对所谓常识解释得不准确、不全面的时候;二来,穷根究底的过程消耗了耐心,生甚或让人感到无聊,回答者比提问者更疲于应对,越想敷衍越是看不到尽头。常见的对话模式如下: “为什么人要喝水?” “因为喝水能补充水分。” “为什么要补充水分?” “”因为我们的细胞的需要水分。” “为什么器细胞需要水分?” “……”我们只能求助于搜索引擎吗?

《猫咪为什么有尾巴》:求解的过程甚于解答-书啦圈

绘本《为什么猫咪有尾巴》呈现了另一种思路。绘本中的孩子如书名所示,向爷爷提问。爷爷给出的不是答案,而是猜想,再交由孩子来判断正确与否。譬如,爷爷指出,尾巴可能是在树上荡秋千用的,孩子马上澄清,猴子才喜欢这么做。那尾巴是用来赶苍蝇的!孩子又说,牛和马才喜欢这么做……这么一来一去间,孩子产生了自己的想法——猫咪的尾巴是“用来表达他们爱我们的”。这是不是个正确答案呢?不必去求教动物专家,参与思考已经让大人和孩子都感到满足了。

在成人的世界里,我们太执着于追求目标了:考试要考满分、工作要完成指标、出门在外总有个目的地。跟目标无关的努力显得有点无用功。为什么要读闲书?为什么要和帮不上忙的人社交?为什么要分心看风景?在这样的前提下,跟孩子天马行空地讨论“猫咪为什么有尾巴”似乎没什么立竿见影的意义,它没有产生新知,得到的解答也模棱两可,然而这恰恰是对孩子很有助益的事 。终生保有好奇心的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尝言:“发现的乐趣即是奖赏。”为小小疑惑求解的过程其乐无穷,更是我们对孩子授之以渔的潜移默化。尽管知识储备有限,但我们的头脑理应比搜索引擎更好用。我们可以发散地思考,探索更多可能性,其间蕴藏惊喜,也孕育心之独一无二的解答,让眼中的万物有了感情。

跟孩子一起探讨,我们不必心怀优越,比起我们教给孩子的,或许他们会给予我们更多启发。某次和孩子讨论,体育场小河里怎会有死鱼。以他所知的常识,常规解是鱼可能因缺乏食物饿死,可能因天冷了被冻死。我试图以此向他科普水里的溶解氧、重金属污染等问题,但立刻被孩子更精彩的解答所吸引:电线落入水里会把鱼电死;树叶掉下来,尖尖会把鱼戳死。我爱这些可爱的解答,何必急于告知对错,或去验证其可行性。自由不羁的思考和想象,正是在这个年纪被应当细心呵护的啊!

《猫咪为什么有尾巴》:求解的过程甚于解答-书啦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