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视角,各自成趣-书啦圈

与之前所看的游记不同,《阿尔萨斯的一年》是父女两人旅居法国写下的所思所感,更忠实于个人体验,两种视角,相得益彰。

作为一名从事新闻业十多年的工作者,申赋渔的观察更为细致和深刻,字里行间透露着股冷峻的新闻体气息,行文简洁凝炼。他的文章中有着更多的忧患意识,目光所及之处,都能触发他对历史和对社会现状的反思。这种观点的表达立足于确凿的事实依据,两者相融,反而特别能让我体会到他的想法。以游记来说,若只有景点描写那只是旅游册子,融入了自己的情感、观察与思索,这个地方就不再是单纯的景,让我这看的人也觉心向往之。

阿尔萨斯在两次世界大战后回归法国,坐落于东部边境,在莱茵河西岸,与德国、瑞士相邻。他们的足迹从这里开始,及至欧洲大陆。我很喜欢申赋渔的视角和对人文历史的尊重,他说只有人与景相辅相成的地方才是梦中的田园,法国最美丽的是广阔的乡村,申赋渔走访了40多个村庄,从他讲述的人和事中,我不难体会到这种美好。对于旅行的地方,让我们产生好感的往往是细节,而这些细节多见诸于人与人的互动中。

另一方面,申杭之这个豆蔻少女却是一派老成的语调,讲述着法国校园里种种荒诞的场景,冷静自持中带着困惑不解,但藏不住童趣可爱的内心。除了这些趣事逸闻外,从杭之的笔下,我感受到的还有对未知的摸索。她经常一个人,但似乎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她只是安静旁观,把自己的情绪从欢闹的群体中抽离开来,让观者一面觉得有趣,一面又感受到旅行对人的意义,它让人更多地审视自身,让人对外界的任何些微变动都变得足够敏感。

父女两人的双视角不但不显突兀,还融合得恰到好处。有时申赋渔与杭之对同一件事有各自的描述,让整个事件都显得丰富起来。比如那个来法国避难的叙利亚同学,杭之第一次发现战争原来是那么触手可及,她的沉重跃然纸上。申赋渔将法国殖民叙利亚的历史细细道来,及至他与这对母子的交往,他并没有直接讲出自己的观感,而在描述中让我有了更深切的体会。毫无疑问,父亲的见解更有社会性,而杭之则传达出最直接的感受,两者互补。有时申赋渔从杭之的讲述中引申开去,亦或是父女两人“自说自话”,也各自成趣。

阿尔萨斯的一年,对父女两人来说是充实美好的一段时间,对我这个读者来说,由景及理,是一次非常愉快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