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璃人泪

《海盗猎人:追寻加勒比海的传奇宝藏》一书,光听书名,就足以挑起读者阅读兴趣。更何况,其中还穿插了传奇海盗船长班尼斯特与他的金羊毛号的故事。连见多了沉船的本书主人公——两位海盗猎人——都对之亢奋不已。

故事始于17世纪,大名鼎鼎的约瑟夫·班尼斯特曾是一位英国船长,经验丰富、口碑良好、受人尊重。然而有一天,他突然监守自盗,偷走了“金羊毛号”,开启了海盗生涯,甚至以寡敌众战胜了缉捕他的皇家战舰。金羊毛号也在此役后沉入海底,班尼斯特成功脱逃。班尼斯特为何放弃社会地位和优渥收入,要去铤而走险当海盗呢?人们越是难以理解他的动机,他的故事就越有吸引力。

200多年后,以发现沉船宝藏为业的海盗猎人查特顿和马特拉得知了班尼斯特的故事,随之而来的是一项委托:寻找金羊毛号的下落。他们有打捞沉船的热情,也有设备和技术,按说是令人羡慕的“事业即兴趣”。但当时两人亦颇有顾虑:查特顿和马特拉已经规划好了要去打捞一艘相对有把握的沉船,他们几乎是倾其所有购买了装备,沉船上的宝藏令人期待。相比之下,班尼斯特弃下的金羊毛号线索有限,试图搜寻它的前人都无功而返,找到的希望渺茫不说,船上也未必有珍宝可报偿他们的付出。选择这项委托,无异于押上身家的豪赌。倘使两人更年轻,或可视其为理想挑战一把,然而时间不等人,查特顿和马特拉作为水肺潜水员已属“高龄”,另一厢,他们还要跟立法时间赛跑——已经有许多国家呼吁,私人打捞不合法,要求将打捞所得归属国家——或早或迟,海盗猎人的行为将被叫停。

纵使如此权衡,两人的选择却如班尼斯特的选择一样令人诧异。“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旁人能想到的现实考量他们不是不明白,对他人而言可有可无的向往反而教人放不下。班尼斯特的故事不容错过,何况,除了查特顿和马特拉,还有谁更有希望找到金羊毛号呢?

搜寻沉船既需智慧,又需体能。首先,查特顿和马特拉根据委托人给的线索和文献记载,划定了大致的地理方位。时隔太久,线索暧昧不明,如何取舍有时也要借助这一行的直觉。譬如,大多数海盗猎人执着于利凡塔多岛,在此逡巡无果。但是仔细阅读历史记载,逃亡途中的班尼斯特是在给金羊毛号侧倾修缮时遭到攻击的,沉船的海域应当既隐蔽,又适合船只侧倾,查特顿和马特拉据此大胆排除了利凡塔多岛沿岸大片海域。缩小范围后,借助磁力仪探寻水下的金属物质,一旦出现可能,就要潜入水下一探究竟。找到的物品或许非常脆弱,取出样品、作出判断,有如鉴宝,颇具专业性。一路伴随查特顿和马特拉的足迹,且败且战,愈挫愈勇,读者恐怕也会渐渐放下能不能找到宝藏致富的担忧,理解他们的热切。

在此过程中,马特拉也理解了班尼斯特。海盗在英国的繁荣有其历史原因,海盗对西班牙船只的滋扰给英国带来了贸易扩张之便,对平民来说,向当地人供应廉价货物、违禁品的海盗也不是坏人。诚然,海盗的杀伐决断令人闻之色变,但马特拉还看到了另一面:投票表决、权力平等,海盗的民主比美国的民主更早、更彻底。船上一百多人,怀着共同的信念打拼,这种自由的感觉或许让班尼斯特惊羡,挥别按部就班的生活,并不难理解。他比艳羡过后重归平淡生活的大多数人走得更远。

我们中的大多数难道没有过对绝对自由的憧憬吗?当我们暂时抛开道德与否着迷于海盗的传奇,当我们一步一步沉浸在海盗猎人的世界里,当我们为“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短暂触动时,我们也在仰望月光,只是随即无奈与之分道扬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