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女人。我是个希望能毫无愧疚、不被取笑地去爱同性的女人。”她内心最单纯的独白,《我要快乐,不必正常》探究着她的内心世界,她的经历成就她的作品、她的思想,独立、个性,有主见,自由……

作者珍妮特·温特森,英国当代作家,代表作《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获英国惠特布莱德小说首作大奖。《我要快乐,不必正常》是她的自传,讲述着她被领养的童年,16岁离家出走的少年,因为拉洛特太太让她走向更好的人生之路。在珍妮特的身上,有着倔强与坚持,在她的内心世界中,有着孤立感,自卑与彷徨,她渴望爱,被关心,同时也寻找如何爱。在写作上,本书虽然是笔者的自传,但她还是以养母温特森太太为核心,诉说着这位虔诚的基督徒带给她一生的影响。文中珍妮特很少称温特森太太为母亲,给人一丝悲情的色彩。

《我要快乐,不必正常》探究着珍妮特成长中内心世界的转变。养母温特森太太、奈丽阿姨、少年海伦、拉洛特太太、苏茜等,这些人都对珍妮特的影响很大。书的开端以“错误的婴儿床”为题,以暗示作者的童年生活,被笃信基督教家庭收养,没有了童趣,有的只是孤立感,被人随时遗弃的恐惧、失落。儿时的珍妮特因为温特森太太的教育,变得独立而冷静。虽然养母虔诚信仰,但也给她另一道大门,书的世界让她丰富着自己的内心,有着充实感,坚韧的性格。在阅读其他作品时,她有着独立的思考,不知不觉中有着对未来的指引。

少年时的珍妮特有着对个性、自由的向往,同性情人海伦的出现,让她认识了自己,奈丽阿姨对爱的理解,对孩子们的作为,让她感受到了被爱的温暖。16岁时的珍妮特因为坚守自己内心的感受,终于选择离开温特森太太,流浪,离开时一无所有。拉洛特太太了解她的遭遇之后,为她辅导、推荐,走上了更有前途之路,考取牛津大学。在这个阶段,珍妮特再次感受到了爱的温度,她的内心深处体会到了温暖,心不再冰冷。而苏茜的出现,让她幸福、满足。书中提到,珍妮特生母对她说得话,“我是一直要你的”。她的两位母亲用不同的方式爱着珍妮特,生母为了她的生存而选择让她离开,温特森太太虽然在表面很冷,严肃,但她给珍妮特的教育,让她有了自由的选择,影响、成就了现在的她。作者的内心其实充满着对生母的宽恕,对养母的感激。

《我要快乐,不必正常》与《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相辅相成,《橘子》曾被认为是半自传小说,本书正印证着它的真实程度,《橘子》中的各种故事经历都出自笔者的亲身体会,而本书中儿时的孤单感让珍妮特在《橘子》中塑造了艾尔西的角色,在现实中她想需要真心朋友,艾尔西是她内心的反射。在情感事件之后,《橘子》中的裘波利小姐正像本书中的奈丽阿姨给人无限的关爱,珍妮特塑造裘波利也印证着她内心的失落与悲伤。

《我要快乐,不必正常》诉说着珍妮特的内心世界,一位女性坚强、自由、独立,为自己勇敢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