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了毒的一生—读《萧红:人鸟低飞》-书啦圈

萧红的文字以及她的一生,都是令人唏嘘的,她的文字有着令人惊叹的魔力,不愧为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文学洛神”,可配得上任何程度的赞誉,而她的一生又是如此痛苦而短暂,两者结合在一起,尤其令人扼腕。

萧红的一生是多么苦啊,她说:“我这一生,是服过了毒的一生,我是有毒的,受了害的动物,更加倍地带了毒性。”诚不虚也。她没有幸运得到父母的疼爱,所以她的内心是有所缺失的,她想要寻求爱,可是有时候就连肚子都填不饱,饥饿与寒冷是她的密友,那些近在咫尺的东西她就是得不到,我想那一层层的失望逐渐会变成一种恨意吧,但是她竟然原谅了这一切,她隐藏着她的缺少着爱的痛苦与孤独,敏感却遭受折磨的的内心,她竟然用自己过滤掉了所有的卑微不幸与痛苦,她自己成为了一个容器,容纳了所有痛苦,过滤掉所有尘世的不幸,又流出那么美好的文字。她的笔下即使描述的是最可怕的事情,依然有一种平淡,我想这是与她的人生经历分不开的,因为她见惯了不幸与凄惨,所以文字反而平淡,却另有一种沉痛。在所有女作家中,萧红是自成一派的。

但是她的一生,本就是最悲的小说。

想要描述萧红的一生是痛苦的,可是王小妮做到了。想要进入她的人生去感同身受,更是痛苦的,可是非但如此,不能够写下这“完全隐藏着内心的作家”的一生,她感受到了,给了萧红的一生更大的想象空间,又用诗意的语言记录下来。也许这是适合萧红的语言,用诗意去描摹痛苦。

萧红是一个如此矛盾的个体。她想要对抗自己的出身,自己的性别,可是她无法对抗自己的内心,她甫一成年就逃离了家,可是这个家是她一切情感一切想象力一切才气的起源,这是她起飞之地,她想要尽情享受仅有一次的生命,可是屡次被命运抛弃,她是对生命有着最大悲悯的人,可是她却要被迫放弃自己的孩子。她只是想有一个安安静静的环境让自己尽情写作,可是却要不断颠沛流离走遍那么多的城市。她的心里想向鸟一样高飞,可是却总是会掉下来。她想挣脱自己的命运,可是这服了毒的人生没有放过她。

萧红对自己是看得非常透彻的,她说:“我一生最大的痛苦和不幸,却是因为我是一个女人。”这正是她的原罪,她童年所遭受的冷遇,她成年后婚姻给予的痛苦,身为女人的生育之苦,都部分来源于此,她想要挣脱这个身份,可是最终又不得不屈从于这个身份,深受其苦,可是也是因为这女人的身份,让她站在一个低到尘埃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让她看到这个世界的不公正,看到人们的不自知的恶,看到世界的冷漠虚伪,看得格外透彻与清晰。

书中萧红临死时对端木说:如果你今后在街上看见了一个孤苦无靠的要饭人,你的口袋里要是还有多余的铜板,就扔给他两个。凡事对自己没多大的损失,对别人还有点好处,就应该去做。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没什么获得,我们不想得到这个世界的好处。我们,只做一个给予者就够了。

读到这一段令人泪落,因为她就那个没有获得过些微这样好处的人。

服了毒的一生—读《萧红:人鸟低飞》-书啦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