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追追》对小童来说,绝对是第二眼美女。

首先,这本书几乎没有字,原版是一本无字书,这个版本,零星有几个辅助字词。我家五岁的宝宝子第一遍是翻读,她几乎是在找字的——因为到这个年龄,文字和图画相结合故事已经成为日常绘本阅读常态,对于有限的几行字也没有故事情节的绘本,刚接触,他们是——读不懂的。

其次,浮世绘的画风对于孩子来说也是不熟悉的。人物的棱角和动物的变形,宝宝子评论:有点丑。

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放弃这本“好玩”的书啊。

开启你的“独家”阅读模式

几天后,宝宝子去上美术课,做了一个孙悟空的皮影作品。

我们又翻开了《追追追》,我对她讲,你看这里面的画是不是有些像皮影?

浮世绘的画风本来就走的是舞台艺术效果,宝宝子端详了一阵子故事中的旅人,说:他好像在动哦。

第二眼美女成功登场。

恰如此书的名字——《追追追》,充满了律动感,而这种律动感并不是通过线条的辅助效果来呈现,而是通过人物自身和背景契合,在《追追追》中,如果孩子能进入无字的图画世界,就像走进了一幕拉开大幕的舞台,“追”的动感藏在对绘本的拓展想象中。

宝宝子第一次读《追追追》,因为没有故事而束之高阁。

但是第二眼美女的捕获过程中,她自己发明了故事,我们一起用美术课教的方法做了皮影旅人,在绘本中呈现的各个场景行走,她自己可以讲出不同的故事:旅人上山、旅人越河;;旅人走过了春夏秋冬;旅人追逐小鸟,旅人被狼追,旅人与马相撞……旅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反正,这个旅人一直在“追逐”一直在奔跑和游戏,这是属于孩子独有的一段旅程,不过,是发生在她的小脑袋瓜里……

阅读也需要适时地为孩子留白

《追追追》是日本图画书作家赤羽末吉在68岁创作的无字图画书,老先生也是也首位国际安徒生插画奖的获得者,在民间故事图画书方面有杰出的成就。俗称“大道至简”,文字叙事往往是线性的,但是图像叙事却可以是多维度的,其实一个维度就是读者可以变成作者参与创作,另外,在读《追追追》时,作为家长,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一定要讲个故事给你听呢?

想来,老先生的童心就画在这本《追追追》中了。我记得,小时候,我放学回家总是走得很慢,因为一路都有玩的,哪怕路边的一朵花,也能看、玩儿半天,在《追追追》中,如果驻足在这些联页的上上下下、跑跑跳跳、追追逐逐中,会想到那些“没意义”,什么都不想的童年时光,于是,想到,孩子的童年需要留白,我们不要总是想要给他们讲一个道理,讲一个故事,说出一个意义来,就跑跑走走,不为什么,想什么就是什么,也非常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