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首发于2018年7月8日“岁月推理”微博,作者:Z总监)

《捕鼠器》起初是英国推理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于1947年为英国王太后玛丽八十岁诞辰创作的广播剧剧本,1950年她亲自将其改编为小说《三只瞎老鼠》,1952年又将其改编为话剧剧本《捕鼠器》。

自1952年话剧《捕鼠器》在英国西区第一次上演,迄今已有68年,时至今日,英国西区的剧院依然每夜都在上演该剧,使它成为目前全球连续上演时间最长的话剧。

​   68年来,话剧《捕鼠器》也走向了全世界,拥有了几十种不同国家语言文字的版本,上海现代人剧社的中文版话剧《捕鼠器》是目前中国国内唯一官方授权公演的版本,2018年7月8日,笔者在北京保利剧院欣赏了该剧。

节日的推理小甜点——中文版话剧《捕鼠器》观后感-书啦圈

在一个风雪交加的下午,伦敦西区鸽子街二十四号发生了一起凶杀案。现场线索表明杀人犯已逃亡到蒙克斯威尔。就在这个傍晚,在刚刚开业的蒙克斯威尔旅馆里,年轻的雷斯顿夫妇迎来了五位奇怪的客人,凶手会在其中吗?危险还存在吗?次日下午,警察局的刑警屈洛特也来到旅馆,他带来了更可怕的消息……

​   由于笔者已经在在2010年的《岁月推理》杂志上看过了《捕鼠器》的原著小说《三只瞎老鼠》,因此对大致案件比较了解,也对中文版话剧《捕鼠器》会带来与小说何种不同的观感充满了期待。

节日的推理小甜点——中文版话剧《捕鼠器》观后感-书啦圈

​   有一些观众在看过话剧《捕鼠器》后吐槽剧情过于简单,不够烧脑之类的,但是事实上这并不是改编的问题,因为原著小说的案件就是比较简单,整个故事的直接死者就一位(人物对话中提到得不算),剧情也只有一幕,大部分线索都埋伏在人物之间日常对话中,紧张刺激度自然比不上不断有人死去的《无人生还》、法庭辩论的《控方证人》等阿加莎其它小说,假如说《无人生还》等名作是推理的“大餐”,那么话剧《捕鼠器》就是一道节日推理的小甜点,简单小巧都不失精妙。毕竟它诞生于为英国王太后的诞辰,还经常在圣诞节等节日上演,自然不用过于血腥烧脑,要有一些老少皆宜,合家欢的效果。

​​    如果说小说《三只瞎老鼠》是和《无人生还》一样,取名自故事中的“恐怖童谣”,那么话剧《捕鼠器》可谓是一语双关,既表达了躲在暗处的凶手为计划谋杀的对象安排的“捕鼠器”,又是默默注视着一切真相的人“黄雀在后”,为凶手布下的“捕鼠器”。

节日的推理小甜点——中文版话剧《捕鼠器》观后感-书啦圈

由于话剧的舞台限制,小说中警局和旅馆的双线剧情被改成了旅馆单线,为了更加丰富剧情,相比小说原著,话剧增加了一位角色,为该剧的高潮和阶级增加了一抹亲情的色彩,也凶手最后的疯狂被阻止显得比小说更为合理;遗憾的是,为了“政治正确”,小说中原本很有意思,拥有正邪两面的黑道角色魅力被削减了不少,最后也被绳之以法了。中文版话剧《捕鼠器》还增加了一些幽默打趣的情节,看到观众哈哈大笑得同时,也巧妙地将大家的注意力从真正的凶手线索中引开,让最后真相的揭晓更具有震撼力。可惜凶手现形的高潮之后结局的二十分钟“家庭伦理”+“今日说法”+“爱情狗粮”的混搭稍显生硬,没有小说原著那种韵味悠长的感觉。

节日的推理小甜点——中文版话剧《捕鼠器》观后感-书啦圈

幸运的是,笔者观看的这场演出,演员流畅性,音响效果和几处高潮的戏剧效果都到达了上佳,发现死者和真凶现形两个高潮也着实震惊到了大部分观众,不可谓不成功。

​  也许在很多推理迷看来,《捕鼠器》的故事很简单,凶手也难猜,因为多年来这个梗已经足以和“双胞胎”、“替身”等“常见诡计”媲美,是推理小说中被用滥的手法之一,而且有心人也能看出,剧中给出的线索也比较明显,经验丰富的推理小说迷不难分析出真凶,但是考虑《捕鼠器》诞生的年代,为推理话剧的普及推广所起到巨大作用,还是让我们放下“未卜先知”的“上帝视角”,认真地欣赏中文版话剧《捕鼠器》这道节日的推理小甜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