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成都的韵味——读《显微镜下的成都》-书啦圈
一提到成都,人们都说是一个适合生活的好地方,节奏缓慢,舒适,安逸的城市。虽然发生过诸多的历史变迁,但它依然保持着独有的文化特征。《显微镜下的成都》以街头、茶馆、袍哥、麻将典型的代表,揭开传统成都的古老文化,悠闲生活。
作者王笛,历史学者,代表作《街头文化》获得2005年“美国城市史研究学会最佳著作奖”。《显微镜下的成都》集合《街头文化》、《茶馆》、《袍哥》的精选节选,是一本关于了解成都,了解王笛微观历史的入门书。在写作形式上,利用细节描写、实例等,引出社会问题,收集档案,报刊资料,社会调查,回忆录等呈现传统成都日常文化的独特性,古老的韵味。同时,插入老照片,还原历史的真相,勾勒出昔日成都民众闲逸的生活。
近日读完司昆仑著作《新政之后》,也是写清末民初的成都,两书相比,两种不同的视角和研究方向。《新政之后》强调成都的城市改革,文明的进程,分析管理者的组织和管理,以及像周善培、赵尔巽等著名人物做出的贡献。而本书着重于改革之后,底层民众日常生活的改变,细微地探究城市底层社会自由变成自治城市时民众的回应。
《显微镜下的成都》集中了成都独特的文化,体现着旧时的古老气息。街头,自由的公共空间,充斥着行人、小贩、车辆等,商业街和居住区区域并不隔离,街上有小孩、家禽很是热闹。在节日、仪式里,街头的公共空间更是能反映地方文化特色,体现人与人的情谊。家族和宗族的仪式,成为古老的社会习俗,在街头和公共空间举办,变成了公共娱乐,而庆祝节日还夹杂着一些大众的宗教仪式,如民间的春节“守岁”,拜灶王爷,正月十五后,人们聚集南郊举行“迎喜神”活动。以街邻为单位的庆典,大多是居住在同一社区和街道的人们,组织在一起相互进行许愿、祭祀等活动,呈现他们自己的风俗文化,也表现出邻里之间的情感。
茶馆,对成都人来说是最重要的公共场所之一,它也是成都社会变化的缩影,反映着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向的发展。茶馆,它开始是安逸自由生活的象征,底层民众可以在任何时间呆在茶馆里。茶馆,给卖艺人提供了娱乐的舞台,就业的机会;也给民众提供了教育的机会,评书可以让民众了解历史、时事。后来,茶馆也成为了商业交易的地点,调节民事、经济纠纷,最后,它卷入了政治斗争。茶馆中的戏剧内容去向了政治,袍哥组织也在茶馆里秘密活动,造成茶馆不再是单纯的娱乐休闲,自由的公共空间,而是由地方政府控制的有秩序的场所。茶馆逐渐变成了只保留形式,但失去了古老的韵味。
袍哥和打麻将,作者都是以一个事件引出的社会问题。袍哥,以雷明远家的惨案引出袍哥组织,它是四川哥老会的俗称,从清朝到民国时期的社会秘密组织,他们有根深蒂固的传统守旧思想和严格的帮规,雷明远是首领,竟然没有调查清楚,就以暴力手段杀害了亲生女儿。雷明远事件影射了袍哥组织内部思想和结构的真相,特定时期四川的独特性。打麻将,以余女士官司事件引发社会的关注,虽然法律给了余女士公正,但她却失去了邻里间的关系,一个人抵抗不了集体,她只能搬家重新生活。麻将活动依然是人们娱乐的项目之一,也是成都现代自由、闲适文化的象征之一。
《显微镜下的成都》进入成都的大门,寻找着这座古老城市独特的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