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逆文人”的梳理°-书啦圈
——评《一生两世》
文/蓦烟如雪
我对封面上的一句话印象很深刻“曾经的失足者,永远的文化人”,失足,在百度上解释是因不慎而堕落、失节或误入歧途。然这本《一生两世》就是写失足的文化人,也是“附逆文人”的另一种文化解读。
这本《一生两世》出自蔡登山之手,他是著名的文史作家,他们对历史人物善于挖掘,尤其民国人物。在这本书中或许有的人物很陌生,有的略微熟悉,但他们都有一个特别的“名头”——汉奸。故而,写这本书的书评,就不能太剑走偏锋,他们确实有才,但他们的价值观是扭曲的,可以肯定他们的学识才华,但不能认同于他们的价值观,只能说,这是一群有文化的“汉奸”,并不是一群爱国人士,
诚如作者所言,在抗日战争中,国内有一群文化人,他们或为诗人、文人、报人、小说家、政论家、翻译家、编辑家等等,他们在各自领域都有所成就,可他们都附逆了,大节一亏,遂半生成就付之东流。典型要属周作人,甚至他曾经的徒弟沈启无。
其实在这本书中,除了郑孝胥、梁鸿志、黄秋岳、钱韬孙比较熟悉外,其他略微模糊,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被遮蔽,再者是自己阅读量也不算多。
每每谈及汉奸,大家都是口诛笔伐,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如典型的汪精卫。
而在这本书中的汉奸,最后下场也没几个好,比如被钱韬孙就被红卫兵抄家殴打,迫害致死;比如沈启无被“革命师生”揪出劳动、批斗,最后心力衰竭而死;比如感叹“一本书,为我换了一个死刑”的管翼贤最后也是枪毙……
在这本书中,有不少文人,曾经都有宏图大志,比如恃才傲物、自命不凡的郑孝胥;比如建立第一个“中国社会党”的江亢虎;比如不安做一个诗客,一心想做政坛魁首的梁鸿志……
曾经自诩不凡,最后造化弄人,总归是自己走错路,站错队。
在书中,也看到钱韬孙的毕生愿望是完成《源氏物语》的翻译,可最后还是没译成,虽然他翻译了五贴引起了巨大反响,可因为个人原因,最后还是把这个翻译转给了丰子恺,这或许是一份感官读本的遗憾,毕竟每个人的词汇翻译的感觉是不同的。
而像黄秋岳这样有着“神童”美誉的人,因为一红颜而沦为卖国贼这也是一种遗憾,毕竟黄秋岳曾经才名远播,而这些人会如此,环境也是一部分原因,民国时期,国内政局混乱,意识形态不清,容易思想涣散,再者不少文人,趋于金钱的诱惑,选择通敌卖国,更甚是思想悲观者。
蔡登山总共选取了22个人,这些人大多都出自书香门第,也在一些文化领域上做过贡献,可他们是一群特殊的人,作者角度中立,不偏不倚,认同文化领域的成果,不认同他们个人的政治态度。
他们是曾经的失足者,但他们并不是一直埋没的文化人。
他们也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这或许是作者想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