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今天的人来说,对于人类是如何从人猿进化为人的,都在课堂上、书本里接受了这样的常识教育。不过,对于人身上器官组成之一的牙齿,在进化中究竟扮演什么角色,恐怕大多数人都一无所知,十分茫然。美国著名古人类学家皮特·昂加尔所著的《进化的咬痕》一书,就是以牙齿为入口,用大量研究成果,描述了牙齿、饮食与环境在人类进化中分别扮演的角色,以新颖别致的视角,生动再现了藏在牙齿里的人类进化史
《进化的咬痕》一书,从考古中发现的大量牙齿化石为引子,用大量科学家的研究成果证明:牙齿的咀嚼功能,帮助古人猿实现革命性的进化。作者以古生物学家发现的数量巨大的牙齿化石为切入点,展开对人类进化历史的探索。作者指出,考古研究中惊奇地看到,每发现一具骨骼完整的头骨,就会发现成百上千颗牙齿。这些化石的跨度超过一亿年,而且让人惊奇的是,牙齿化石随着时间的不同,也呈现出变化的态势。比如:牙齿的下颌及其关节的活动性方面发生着变化,“为了移动下颌。肌肉被重新组织;为了分开呼吸道 和食道,进化出了软腭;牙齿也发生了分化,门齿、犬齿、前臼齿和臼齿应运而生。”接着,作者强调指出,牙齿的不断发展、变化,目的就在于:所有这些牙齿组合在一起,支持咀嚼功能。而咀嚼功能,正是帮助人猿进化的重要抓手。皮特·昂加尔说,咀嚼功能为最早的哺乳动物开辟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今天,地球上生活着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哺乳动物,种类多样,令人眼花缭乱,下至不足3克的凹脸蝠,上至体重近200吨的巨大的蓝鲸,不一而足。哺乳动物成功的原因是它们能够从身体内部产生热量,而正是咀嚼能力为我们的祖先提供了产热所需的“燃料”。皮特·昂加尔又说,以人类为例,我们的牙齿被釉质包裹,其成分中97%是矿物质,其余3%则是水和微量的有机物,基本上就是现成的化石。牙齿比骨骼更坚硬,也能经受岁月的磨洗,因而容易保存下来。大概在5亿年前,最古老的牙齿是“为了捕获并牢牢咬住猎物。一开始,大多数的牙齿 结构简单,这些牙齿形状锋利,可以刮 磨、穿刺、抓咬各种各样的生物。捕食者从食物中获得的能量与营养越多,就能繁殖出越多的后代,成功进化的可能也就超高。在原始海洋中,拥有牙齿的优势迅速扩散,最终,有牙的鱼类占据了统治地位,无牙的鱼类只能退居次席。”从作者的这些描述中可以感受到,牙齿,对于人类进化中,担负着输送能量的作用。正是依靠牙齿的咀嚼功能,人猿才能从大自然中源源不断地汲取能量,从而保证生存、繁衍、发展、壮大,并一步步向人类进化。
《进化的咬痕》一书通过对牙齿功能的追溯,进而告诉人们:人类进化的历史,其实也是一部精彩的饮食文化史。皮特·昂加尔说,人猿的祖先曾经生活在广袤的森林里,干旱让它们失去了安全舒适的家园,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荒凉贫脊的旷野。面临危局,他们凭借仅有的决心、智慧和粗糙的工具征服了自然。而在进化过程中,饮食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皮特·昂加尔指出,动物拥有适合的牙齿,它们才能够选择食用还是摒弃某种食物。在条件允许时,大猩猩会选择又甜又软的水果,但如果条件不允许,它们的牙齿和消化系统也能适应较为坚韧的高纤维植物。不同种类的动物,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吃到相同类型的水果、叶子或昆虫,但在一年之中,它们偏好食物会有所差异。随着时间的推移,饮食差异导致不同动物在体量、牙齿形状和消化系统上的区别。作者还说,牙齿帮助我们探索变化世界中的食物选择。牙齿形状取决于食物种类,而不是食物的比例。不言而喻,咀嚼会给牙齿带来微小的刮痕和凹槽。 同样显而易见的是,不同的划痕意味着不同的饮食。在距今大约260万年,甚至可能更早的更新世遗址中,人们发现了零星的石器和留有切痕的骨头。在大约200万年前,大量的史前石器和动物残骸突然出现,明白无误地表明古人类在世界的角色发生了改变:我们的祖先在大型食肉动物的餐桌上争得一席之地。在强调饮食对人类进化的作用时,不得不指出的是,在人类饮食的发展过程中,烹饪也是一块重要的里程碑。古生物学家兰厄姆就这么说,人类根本无法靠食用黑猩猩的食物维持生存,因为人类已经适应熟食。他还说,烹饪也可能意味着男性与女性之间的社会契约,不仅仅分享食物,也是为了保护火堆不被他人偷去。综合这些看法,不难看出,人类在进化过程中,依靠牙齿的咀嚼功能获取能量,而饮食、烹饪的不断发展、不断丰富,又让人类得到充足的能量,从而推动人猿向人类进化。
除了牙齿、饮食在人类进化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之外,《进化的咬痕》一书还特别指出:环境在人类的进化中,也产生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作者指出,大量研究成果表明,在古人类的进化过程中,它们的生活环境产生过极大的变动。作为人类进化的触发因素,环境自有其重要性。在进化的过程中,环境扮演了重要的作用。比如,在中非森林和南非大草原之间,那片开阔的平原为早期人类带来挑战与机遇,最终导致其进化为人类。再比如,横跨南非的撒哈拉沙漠,一直从大西洋延伸到红海,绵延长达3000英里。虽然其面积与美国国土面积相当,但如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口却不足美国的十分之一。不过,从古人类留下的岩画上人们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数千个洞穴的石墙上绘满水牛、犀牛、羚羊、大象、河马,以及许许多多其他种类的动物。这说明“在5000年前,撒哈拉沙漠植被葱郁、湖泊丰沛,处处都有动物的踪影。”从撒哈拉沙漠动物减少的事例中充分证明,环境,在人类进化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正是牙齿、饮食与环境三者相互支撑、相互作用,精彩演绎人类进化的伟大历史过程!
(《进化的咬痕》 (美)皮特·昂加尔 著 韩亮 译 新世界出版社2019年6月出版 定价:59.8元)藏在牙齿里的人类进化史 ——读《进化的咬痕》-书啦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