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7986061.jpg

——评《夏梦狂诗曲》

文/蓦烟如雪

今年我看了不少君子以泽的作品,起初以为她是新晋作者,看了资料才发现,她成名很早。

自2006年起就连续出版了《夏梦狂诗曲》《思念成城》《奈何》《奥汀的祝福》《月上重火》等作品,最初她不叫君子以泽,是叫天籁纸鸢,也许是华丽的蜕变,她带着新作《月都花落 沧海花开》让我一见倾心,以为是出自男子之手,细看才知道她是一枚正宗的姑娘,她的文风多变,古籍底蕴深厚,所以在看到她写的古言,一度让我欲罢不能,甚至觉得她比肩了桐华和唐七公子。但看了《夏梦狂诗曲》却有发现并非如此之好。

只能说,在前期作品上,君子以泽的作品,还是略却火候,当然这本书有用心之处,比如为了动笔写这书,她花了三年三个月的时间,甚至为了创作这本书,她从伦敦到曼彻斯特、爱丁堡、苏梅岛、洛杉矶、怀俄明州等地方去找寻灵感。这本书充满了英伦风的味道,由于女主是一个天赋秉异的音乐奇才,作者在写女主的时候,不仅是翻阅了各类资料,最为让我佩服的是她竟然因为女主是学小提琴的,她自己也去学,为了写这本书,她听了上百场的音乐会,这种疯狂是很少作者能做到的,用心之处,无以言表。

古典音乐比通俗音乐技术含量高,懂得欣赏它的人,未必能懂它的技巧层面,我作为一个读者,并未能读懂音乐的区分点,一个即通俗又富有故事情节的音乐小说,是极其难把握的,要让文字有声音,且有共鸣点,是很少能做到的,不过很遗憾,我只能了解一部分,并不能读懂为何女主演奏《茨冈》在第三章有激情澎湃擦弦后右手拨弦的细节,那停顿的“咚”在行家眼中就是共鸣的心声,而在我眼里,不过是一个停顿,所以,这样画龙点睛的一笔,不能读懂是一件遗憾。

其实这本书我很早就看完了,但是我迟迟不敢写评,我怕那种情绪太多的想法。从故事结构来说,就是复仇记,一场意外让女主裴诗的右手被废,她再也拉不了小提琴,她细心栽培小提琴手韩悦悦,应聘夏承司的女秘书,她以全新的身份回到了曾经居住过的城市,她一步步制定计划跨入复仇圈,踏入这个与之隔绝却又不断缠绕的纠葛中,她遇见了曾经喜欢的哥哥柯泽,遇见了冷漠且心暖的盛夏集团二公子夏承司……

这里埋伏了很多悬念,森川光为何悉心照顾裴诗?裴诗的母亲之谜?森川光和夏承司的身世之谜?裴诗的手是被谁废的?伤害裴诗弟弟的人究竟是谁……这一幕幕的悬念,会让人应接不暇。女主在职场上是理性且事业心很强的人,在感情上,却会显得不理智,而男主夏承司在职场是野心勃勃且富有商业头脑的精英,他理性、支配、独断、主动,在职场上,他是王者,与森川家的那场商业斗争,就尤为凸显他的商业才华,而他也有暖心的一面比如在罗蒙湖、在帕丁顿站台、在那把‘白色尼尼微’小提琴上,他都尤为在乎,甚至是默默捐献了他的器官给裴诗,在默默付出上,夏承司尤为明显。

而森川光这个人物,作者打磨的很好,他是骑士、爱慕者,他有才华,弹得一手好钢琴,他也有缺陷,他看不见,虽后面重复光明,却也一直沦为备胎,在选择上,裴诗最初是投向他的怀抱,但等女主明白真心后,她又迅速回归到夏的怀抱中。

这本书的上半部,多数是在谈她如何与假想仇敌夏娜斗智斗勇,在琴技上,她急于打败对手,而家庭一层层伦理的丑陋也渐渐揭开,柯家为何收留他们姐弟,夏承司父亲为何厌恶自己的二儿子,这些谜团会困扰着读者,但抽丝剥茧中,又会渐渐露出真相。

这本书的上半部按部就班,循序渐进是很到位的,而下半部,作者略有急于表现之意,变得太世俗,太伦理剧情节,从疑惑兄妹乱伦到得知手废了的原因是弟弟,甚至是弟弟跳楼再继而去吸毒的狗血情节,让我一度无法看下去。

固然这个故事到最后是美好,夏承司和裴也有情人终成眷属,但这个好,让人看得略微尴尬癌,我欣赏这本书里,裴诗自强不息从废手到康复,到智斗对手,让对手臣服,作曲让大家倾慕等,这是这本书最大的亮点,而过于埋伏笔的老梗反而是这本书败笔之处。

不过鉴于这本书是作者早起之作,反而情有可原,比较,在看到《月都花落 沧海花开》上,真心觉得作者是成熟的。

我想在裴诗就是那种破茧而出的飞蛾,有蛰伏的态度,但是有不弃的决心,哪怕是火,她也要浴火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