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8603803.jpg

——评《我爱你就像十除以三》

/蓦烟如雪

    这本书我看了好几个星期,不忍割舍,想一读再读。就像回老家时,坐在车上,都要拿出这本书,分享给边上的陌生女孩……

《我爱你就像十除以三》是颜茹玉的新作,她在《一个》中发表过文字,也在新浪混迹许久,作品褒贬不一,却自带新意,起初她不叫“silver是水果味儿的”,只因为她喜欢silver(银色)这个单词,修改多次,最后拍板了这个个性的网名,而在她声名鹊起后,多数人喜欢叫她水果妹,还有这个耳熟能详的颜茹玉,她从事设计和策划,也算半个童话作者,可以说她是一个非常文艺且朋克的少女。

我是第一次看《小兔子有颗玻璃心》,虽然看到时候稍有些晚,但我一定都没有感觉到遗憾,因为它值得我去寻味,去感受里面的真谛,故事是以童话为基础,但是却基于了现实,我常常看故事,很容易对号入座,我会以为自己就是书本里的小白兔,一味的掏心掏肺,可能我也遇见过不愿意给冰淇淋的老虎,也遇见过变了心的小熊,甚至是会怀揣爱我的小猪是不是真心?

可最后,男友说,你是你啊。

对啊,我还是我,我终究不是小白兔,它不过是万千人群中的一个例子,而这个例子却让我如鲠在喉,无法释怀,与其说是在意,不如说是心疼兔子。

不过,看了故事会发现,作者内心是柔软的,她的结尾大多喜欢善意,就像她在片尾说“那些你爱过的人,总会在平行时空,爱着你。”

也许有部分读者,会因为这本书的书名很生涩,而放弃读这本书,可我看到这个书名,反而觉得很新奇,因为十除以三,是无限循环的,它除不尽。

而更浪漫的是“十除以三,除了你还是你,除不尽,无限循环……”

其实这类成人童话式风格的作品,我看过不少,比如王尔德的《夜莺与玫瑰》比如陈谌的《南极姑娘》还有《冰箱里的企鹅》,这类故事都富有联想空间,带有写实的味道,只是它基于残忍和梦幻之间,让人淡化了社会的丑陋和无奈。所以在看到冰箱爱上西兰花的时候我不惊叹,在看到可乐拉开拉环把戒指丢向冰箱的时候我不惊奇,看到因为停电冰箱失忆重新爱上西兰花的时候,我彻底爱上那句“不知怎么的,我感觉我上辈子就已经爱过她了。”

突然想到了贾宝玉第一次看到林妹妹说,“好生奇怪,倒像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原来这些话都说如此的富有深意,且耐人寻味。

我心疼《啊哈,去吧》里面颠沛流离的小浣熊,它伤心的大哭撕扯着我慌乱的内心;疼惜《小灰有只毛毛虫》中那种走失再也回不来的狗狗,或许这也是一种结局;更甚感叹《德州扑克》中无端被抽老千丈夫打的玛丽,她成了忍气吞声的替罪羔羊,而混乱人生让人心酸,但是很多时候,“这就是女人,说来可笑呢,爱一个人时,吸进去那么多勇气,最后吐出来的却都是叹息。”

我自认女性作家都比较感性,而在了解中,颜茹玉所从事的职业很多,比如卡通人偶,比如收银员,甚至是荷官,我想在《德州扑克》中,那个感性的荷官,多少有她的影子,她在职场中,也看清了许多人性的阴暗面和善良的地方。

其实很多好故事都是伤痕文学,而故事里多数是不忍直视的,比如,明明是学生的半斤爱上了有妇之夫的外语老师老陈;比如买到烂的西葫芦,明明付了牛肉钱却被冤枉没有付的小生活;比如买坏鞋与店老板对峙,母亲杀出重围与店老板对骂半小时,之后给她买了一双贼贵的达芙妮。

我能在书里看见温情,就像那句“想起小时候每次写《我的爸爸》,开头总是千篇一律,生怕别人不知道那句:“我有一个爸爸,他很爱我。”

真巧啊,我也爱他。”

这个北漂女孩,文笔有热度,她让我感受到童话的余温时,还能被一股亲情洗礼,里面有她的辛酸,有她的故事,甚至是她幼年生活的点点滴滴,我喜欢这样灵气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