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中国,因电影电视娱乐业尚未发达,人民群众的业余娱乐生活有限,戏剧、话本、章回小说,以及通俗小说的大量流行,也就成为了一种必然。但随着娱乐生活方式的发生改变,通俗小说就难以在今天流行起来(网络小说则与通俗小说多有相似之处)。但对通俗小说的研究,却长期是落伍的,皆因他们通俗,有时甚至低俗,虽满足大众的阅读口味,格调不高,也是学界的评价吧。但曾风起云涌的通俗小说,我们该以怎样的眼光其看待,在今天,应该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说到通俗文学,时常给人的感觉是鸳鸯蝴蝶派,但这其中也有不少小说家当中的高手,如包天笑、周瘦鹃、张恨水、还珠楼主,以至后来的金庸、古龙和琼瑶等等。这类小说贴近百姓生活,因之就读者群体多。但随着对小说的认知发生变化,通俗小说作为旧时代的产物,常常受到批评,这就忽略掉了通俗小说的价值。
张元卿、王振良、顾臻三人基于对通俗小说的同样的喜好,办了份电子杂志《品报》,以此探讨通俗文学当中的种种问题。我手头的这册《品报学丛(第一辑)》就是其中的精华集萃。
这本书共分为九个专题,从不同的角度来探讨近现代通俗文学。一言堂探讨的是近现代通俗文学中的前沿问题。鲜花庄收录的是史料发掘方面的新成果。还珠楼主、刘之若、姚灵犀的研究小辑收录的是国内新研究文章。港台武侠论范收录的是研究倪匡、古龙、梁羽生的专题文章。通俗文学与天津收录的是有关《中华新闻报》等稀见报刊的研究文章。值得一说的是,书后附录了《品报总目》和2013年近现代通俗文学研究论文索引组成。从此可看出当下的近现代通俗文学研究的成果,是难得的资料索引。
通俗文学作为时代的产物,自然有其价值所在,比如对社会风俗、风物的书写,这是在主流历史里看不到的景象,至于小说中所描绘的红尘旧事,虽五花八门,却同样可以从社会学的角度加以观察。这就好像毛姆的小说,虽然被人称为二流作家,但今天读他的作品并不过时,原因就在于它洞察了其中的人情世故,以及人性的幽暗心理,而这是小说中恒见的主题。通俗小说何尝不是如此,其所提供的故事虽通俗,却也不妨作为文化现象来给以恰当的观察。
在《品报学丛》中,作者们就其中的个案作为研究,但其涉及的内容十分庞杂丰富,既有考证,又有史料挖掘,从不同的侧面还原通俗小说的面目,如由国庆考证还珠楼主与祥顺合鲜货庄、来新夏的《姚灵犀与<采菲录>》、渠诚的《梁羽生的姓名学》等等篇章,都非常富有启迪意义。
通俗文学并没有随着它的受众群体减少而消失,相反的是有一群人以新的眼光给以研究,从而发现通俗小说的种种价值。这是近现代文学研究中常常被忽略的一部分。这也是有益的工作。正如编者在编后记所说的那样:这必将拓展我们锻造“料”的技艺,最终会使新“学”在新标准的规范下坚实地立起来。这并不是学术的愿景,而是对近现代通俗文学研究的期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