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我不哭,少侠他姓朱-书啦圈
《年少荒唐》读到一半的时候,特意去知乎看了下朱炫的帐号,然后就看到《姑娘你别哭,少侠我姓朱》这篇文,关于《年少荒唐》这本书出版过程中的些微故事。嬉笑中带着点悲伤,还有讲不清楚的无奈。
说实话我起先对这本书不抱太多的希望,一是我没在知乎关注过朱炫,不知道他文风几何,讲故事的能力几何,且看到封面上的推广文案的时候暗地里把这本书划归到了网络玄幻类小说当中,而我其实不太爱看玄幻类。但是拆开书的时候,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新世界的大门向我敞开了。
这个人讲的故事怎么那么好玩,感觉把我年少时的江湖梦武侠梦都做了一遍。但是为什么每个嬉笑怒骂的故事背后都有一股化不开的忧伤?这些江湖中的小人物,怀抱着最大的热爱想要过得热气腾腾,但背后是无尽的悲凉。他们鲜少被生活温柔相待,《半匹红裙,一柄剑》中的小黎姑娘,新婚之夜新郎跟别人跑了。《汤圆,我是杀手彭彭》里的汤圆被劈腿了,彭彭也同样是爱而不得。《嘿,小骨头》里的两个小妖精最终也没能够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青羌大海》里的三个人最终天涯离散。在朱少侠的爱情故事里,就没有圆满这二字。但世间爱情也多的是此番种种,爱而不得,怨而离散,相隔两地,不得好死比比皆是。红尘微末里的种种霞光那也只是昙花一现吧。
当然朱少侠除了写情爱,还写梦想,写江湖恩怨纷争。开篇《广场舞大妈之斗舞》简直荡气回肠,读完之后我是大呼过瘾。满脑子是各色广场舞纷飞的局面,大妈们意气风发,局面精彩绝伦。《你快,快得过风吗?》里面的北京出租车司机也是江湖中的霸主,一手车技神乎其神,不过最后故事结尾的时候倒是让人哭笑不得。
朱少侠也免不了矫情一二,赤裸、直白甚至有那么一丢丢的粗糙的描写里面,时不时来个悲春感秋,哀叹时光飞逝,年少不再,友人相隔两端,让人觉得这少侠除去一腔热血也还是感情至上,免不了把情怀拿出来祭奠一二。
但我真喜欢啊,这真性情的朱少侠他太好玩了呀。他把最为普通的生活,把生活中的小人物都披金带彩,给他们的故事都天马行空地加上了翅膀,故事里的人物就这么飞啊飞的,飞到读者的心里去了。
“荒唐生活的过客,持剑的市侩之徒。”是朱少侠在知乎的介绍。生活不温柔却荒唐,但是谁说不可以在这样的生活里活得精彩呢?我也是一个藏在市井生活里的女侠呀,被生活调戏了又怎样?没有朱少侠来解救?我也可以自己持剑走天涯呀!
——————————————————————————————————————————————————————————

姑娘我不哭,少侠他姓朱-书啦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