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林奕华笔下的TVB《等待香港:我与无线的恩恩怨怨》-书啦圈

被动地等待

“等待香港”系列选取林奕华近二十年来在香港、伦敦以及其他各地写下的关于香港的长短文字,名称取材自贝克特的经典荒诞剧《等待戈多》,仿佛心中有个等的对象,而我们可以做的就只是被动地等待。
书名虽然是“恩恩怨怨”,但林奕华却无时无刻不在表达他对无线的抱怨。电视制造一个社会的灵魂,电视剧决定家庭主妇关心什么,家庭主妇决定一个家庭关心什么。受到批评的香港娱乐圈和小报文化,不就是大陆的今天。依靠揭秘和丑闻的报纸,电视剧胡扯烂造,音乐节目只知道找中所周的明星,游戏节目不需要智商,一切需要的就是消费。“制作-推销-消费”简单的操作看似不需要消耗制作者的社会责任心和理性,而观众只是消费者,像是饲养场里被灌喂的牲畜,不需要消化和思考。

观察者的思考

林奕华作为一个观众,对无线固步自封、抄袭模仿创意、传播三俗的抱怨;作为观察者,他的敏感敏锐、尖酸刻薄跃然纸上。谦和的字眼在本书里是见不到的,林奕华带着他思考的剪刀,走进无线大花园,不管是多名贵的花种,只要是他认为无意义和不负责任的,他必将痛快地给一剪刀。从《家变》、《杨门女将》、《妙手仁心》、《倚天屠龙记》到《男亲女爱》、《溏心风暴》、《金枝欲孽》……眼光狠辣;对于“大丑闻”,大愤怒,远至黎明“自杀”,中至偷拍阿娇,近到艳照门、隐婚门等也重新思考,给予新的解释。

如果无线是个大家庭,我情愿是个孤儿

“如果无线是个大家庭,我情愿是个孤儿”是林奕华给无线的判词。TVB教会观众太多,从“开心就好”到“认真你就输了”;从塑造出一个个非黑即白的角色到豪门恩怨形形色色的香港人。批判TVB,就等于批判香港人乐于接受的惯性思维。批判现代人的压抑,反智,不负责任,没有追求把愤怒压抑一并宣泄给别人,不能认清自己的欲望;人云亦云,不愿思考;羡慕又妒忌,矛盾的扭曲心理没有信仰。
“现实中许多人的生活,都俨如由无线编剧所写。电台是一种TVB,报刊是一种TVB,网络也是一种TVB。”整个大众传媒是一体,传播的思想文化也是相关的。整个文化氛围都体现了港人的不安没有自信不想付出。
林奕华给出了新的视角去看待影视文化和现代社会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