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尔索:只是需要理解-书啦圈
在看过局外人之后,我便对默尔索这个人物念念不忘了。念念不忘的原因远非是一些做作、粗俗的二流感情,而是源于理解—一种真正值得宣扬的普世情感。现在——作为一个并不适宜的时间点,来谈论默尔索这样一个人物真是让人感到有点叛逆,想到这些,我也感到有点羞愧。默尔索作为一个永恒时代的局外人,确实值得让世间普遍的大多数冷眼旁观一下。如果有人内心足够鄙夷的话,说几句狠心的话或者朝默尔索脸上啐几口浓痰,我想也不会引起众怒的,当然,对一切都无所谓的默尔索来说,几句狠话和几口浓痰就更不值一提了。
默尔索作为一个人类的异数不能得到普遍的大多数的理解,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妈妈死了,他的异常表现让太多人不理解了。不过,把这种不理解强行附带上一种自然的主观恶意牵涉进默尔索杀人案的判决中,作为一个实在牵强附会的证据来引证默尔索杀人背后的心理动机也是人类文明史上荒谬存在的明证了。
默尔索的一些行为,确乎违背了人类社会确立的一套看似合情合理的规范。他与众不同的思想和认知也超出了一般人可以理解的范围。他究竟是怎样的一种人呢?怎样一种人类的独特标本存在呢?我想在某些方面也很难下一个客观的评判。不过,我个人认为这些问题都不是真正重要的。真正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怎样试着去理解默尔索这样一种另类存在,而不是仅仅用排斥或者一种恶意的方式清除掉。
默尔索的存在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消极”,也不是一种“障碍”。他也不是纯粹为论证人生荒谬之存在而生的。作为一个生命体,他代表了“主流”之外的另一种存在。这种存在内涵和外延都足够宽广。他不是“主流”存在的对立,或者是“主流”存在之外的恶意存在或者说是错误存在,恰恰相反,他应该是“主流”存在的有益补充。
正如多样化的文明才能真正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一样,只有多样化的“存在”才能真正推动人类自身走向更全面,更丰富,更富有智慧和内涵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