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器是古代中国辉煌文明最重要的象征。在琳琅满目的古代瓷器中,那“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的中国景德镇青花瓷,更是收藏家们最为推崇的瓷中极品。《青花帝国》一书的作者踏遍孕育青花的景德镇大大小小的街巷,奔赴青花栖身的每一处博物馆,查阅丰富多彩的文献资料,用充满诗情画意的笔触,为我们揭开了包藏在青花中的神秘面纱,为读者打开通向中国历史隐秘角落的密码。人世间的所有奇迹,不是上天赐予的,也不是神仙护佑的,更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芸芸众生在伟大的实践中创造的。《青花帝国》的作者深深懂得这个道理。因此,这本书没有把笔墨用在对青花瓷器历史的追溯、品质的鉴赏上,而是把着力点聚焦在创造青花这一奇迹的人物身上。让人们清晰的看到,在一朵朵青花的背后,是一个个为青花诞生而呕心沥血的人物。这些人物,有日理万机的皇帝,有恪尽职守的督陶官,有任劳任怨的工匠,有个性张狂的画师,有匠心独运的诗人,有煊赫一时的藏家,有远渡重洋的使者,还有团结乡亲、聚会议事的陶瓷会馆等。在“工匠:董宾之死”中,我们看到,那些精美的青花瓷器,实际是无数工匠们用鲜血与生命换来的。明万历年间,景德镇收到皇宫里传来的一份非同寻常的订单:烧制一只口径三尺,缸厚三寸,缸高两尺八寸的大龙缸。这可是景德镇然陶历史上从未烧制过的大器!为了制造出合格的大龙缸,无数工匠反复实际,也烧制不出合格的产品。无奈之下,工匠董宾只好纵身跳进熊熊燃烧的窑炉里,让自己化为灰烬。结果,奇迹终于出现了。在瓷都景德镇,“唐英”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一种象征。这里,设有唐英纪念馆;这里,还有一条“唐英大道”,甚至在景德镇人的心目中,“唐瓷”并不是指代“唐代瓷”而是“唐英瓷”。在《督陶官:唐英的手腕》一文里,作者讲述了大清王朝督陶官唐英的故事:每年三四月,他亲赴景德镇监督陶器生产,手把手教无名的画师如何把仕女的衣纹画得富有神采;他会站在投柴口前与把桩师傅亲自交谈,察看窑内火候;他造窑神像,修神祠,铸造景德镇 精神,他施仁政救济有方;他复活名釉……在二十多年间,他兢兢业业,督造了近百万件瓷器,最后染上了瓷器业中的职业病而去世。所以,作者不无感慨的说,唐英创造的历史,“会化作景德镇文化传统中永不泯灭的精神,辗转于天地之间。”通过一个个尘封于历史深处人物的还原,把古代与现代、庙堂与民间、东方与西方串连了起来,勾勒出中国古代的政治、经济、艺术、宗教、外交全貌,成为解开古典中国历史和命运的密码。应该说,《青花帝国》展现的并不仅仅是青花瓷以及创造奇迹的众多人物,其实更重要的是展示青花绽放背后的中国! 创造景德镇青花奇迹的,不只是景德镇人,更是与神州大地上的众多陶瓷工匠们分不开的。在“江湖:都昌会馆”中,作者写道,景德镇曾经是本地人的天下。但这样的局面,在明清时代得以改变:“全国有十八省、三十四个州府、六十八个市县的人们涌向了景德镇。”来自江西都昌的工匠们,慢慢从奴仆变成 了主人,“坐上了景德镇的第一把交椅。”由于帮派横行,互相争夺地盘,都昌人建造的会馆,也在烧杀屠戮中烟消云散。但工匠们的精神却在这片土地上顽强的扎下了根,让“青花依然盛开”。(《青花帝国》 江子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 定价:59元)青花帝国.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