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言

荒谬和佯谬有两个共同点:第一,两者都是一些显然错误的结论;第二,两者都有办法取得人们的信任。二者的不同点在于,荒谬取得信任靠貌似完整实则不然的逻辑,而佯谬靠的是在现有知识范围内十分完整的逻辑。这些异同点以一种晦涩的方式给出了二者的定义。本文将以奥伯斯佯谬为例,对这个定义做一定程度的分析。相信这分析可以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的头脑中常常有一些错误的观点,以及为什么人们会做出其他人甚至其本人都会觉得荒谬的事情。答案可以归结为一句话:我们不清楚怎样才是真正解决了问题。

 

13.jpg

 (图片来源网络

讨论的基础:一切问题的解决可以转化为对“谬”的讨论

“谬”可以定义为“错误(与事实不符)的结论”。“解决问题”可定义为“将一个已经得到了一部分的逻辑链条扩充完整,即弄清楚前提、推理过程和结论”。任何结论都可以分为两种,即(在某个前提下)是正确的(与事实符合)和错误的(与事实不符),考虑到可以把一个正确的结论表达成:在某条件下某事物成立,那么可以找到这样一个谬来与这个结论对应:在该条件下该事物不成立。研究该条件下该事物成立的逻辑链条,自然就得到了在该条件下该事物不可以不成立的原因,从而认定了这是谬。这意味着,研究这个谬和研究这个正确的结论实际上是等价的。换而言之,对任何正确的结论的研究,都可以转化为对对应谬的研究,也就是说,所有“问题”的“解决”都可以转化为“寻求有关一个谬的完整的逻辑链条”,这正是对谬进行讨论的目的。因此,我们只需要讨论谬,即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荒谬的产生以及其蛊惑力

荒谬是一个与事实不符的结论,荒谬之所以会产生,一定是因为其前提或者推理过程出了问题。1576年Thomas Digges的父亲指出,天空应该是永远明亮的。这就是有名的奥伯斯佯谬的前身,此时姑且称之为迪格斯荒谬。由于结论与事实不符,那么必须要去质疑其前提和推理过程。迪格斯荒谬的前提是:宇宙是无穷大的。推理过程是:处于无穷大的宇宙中,那么看向任何一个角度都应该有无穷个发亮的星星,所以天空应该是永远明亮的。我们可以轻易地找到这个逻辑链条的问题:首先,宇宙不一定是无穷大的。但这个猜测会由于颠覆一些人的世界观从而引起恐慌,所以许多人倾向于从另一些角度攻击这个逻辑链条:星星只分布在无穷大的宇宙中有限的范围内,一些星星的光线被遮住了,无穷多个星星的亮度之和不一定是无穷大,可能只是有限值,那么一些尘埃或者大气之类的消光就可以把一些角度的星光减少到零,等等。在如此多假设的攻击下,人们可以长吁一口气,对这个荒谬嗤之以鼻,然后抛之脑后,因此,迪格斯荒谬没有引起坏的影响。

但是有些荒谬则不然。如果一个荒谬是由一个符合事实的前提得到,那么只需要多次且反复地强调这个前提,使人们忽视那漏洞百出的推理过程,人们就会容易相信它。当然也有另一种办法:利用一个百般复杂、听起来严谨甚至真的很严谨的推理过程,在一个错误的前提下得到结论,那么人们也容易忽略前提从而盲目相信。这个错误的前提很可能是表面上符合客观事实,实际上是包含更多前提的,从而对于讨论的环境不适用;也可能是在看似严丝合缝的推理过程中偷偷加入的。

当然,如果荒谬的制造者在推理过程中涉及了受众不具有的知识,或者利用信息不对称灌输了被受众误认为正确的前提,也可以达到目的。综上,只要搞清楚一个结论的前提和推理过程,在涉及自己不懂的内容或不了解的领域时以最快速度离开,就能避免被荒谬蛊惑。不过说起来总是容易的,实际上许多十分理性的人也会受骗,他们一定不会忽视前提或者推理过程中的任意一环,他们也知道在不懂时提高警惕,但是很多时候,当事情涉及我们不懂的事物时,我们是认识不到的,或者我们会想当然地以为我们懂。

35.jpg

(图片来源网络)

佯谬的产生以及其信服力

1823年,Heinrich Wilhelm Olbers(以下简称奥伯斯)在论文中指出,如果宇宙是无穷大的,那么天空应该是永远明亮的。奥伯斯佯谬从此诞生。这看似和迪格斯荒谬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奥伯斯佯谬得到了科学界的广泛重视。奥伯斯的工作主要是利用微积分学排除了无穷多个星星亮度相加仍然是有限值的可能,这个工作是严谨的,从而使得一个重要的漏洞被填补。奥伯斯大概是第一个用科学的手段来看待迪格斯荒谬的人,所以这个佯谬被冠以他的名字。随着一个又一个的漏洞被填补,比如宇宙是无穷大的被证明与角动量守恒、动量守恒、宇宙学原理等物理学的根基息息相关,因而不能简单否定;宇宙大尺度结构是均匀的,这一观测事实排除了星星分布在宇宙有限范围内的可能;遮挡星光的物质会被星光加热直到变得能发出等量的星光,这一理论否定了遮挡一说,等等。科学理论的进步将迪格斯荒谬的逻辑漏洞一个个排除,从而使得荒谬变成了佯谬。

佯谬的价值在于,如果不能进行合理的解释,那么就意味着某一领域中(这里是物理学)的许多结论都是错误的,否则世界就是荒诞的。

后来,现代宇宙学模型认为宇宙的年龄是有限的,远处的星光来不及到达我们,这一解释可以认为是拯救了世界,这样一来,在相信现代宇宙学的多数科学家的眼里,奥伯斯佯谬又变成了荒谬,因为其逻辑漏洞已经找到。可是仍有人不相信现代宇宙学,那么佯谬依然是佯谬。所以实际上,荒谬和佯谬是可以相互转化,因人和时代而异,当结论是在已有知识范围内合理推导出来的就是佯谬,当结论的推导逻辑是经不起推敲的就是荒谬。

 

结语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在现代宇宙学诞生的几十年前,美国诗人爱伦·坡就在他的科学散文《Eureka》中提出了奥伯斯佯谬的正确解释。一些人就此认为这位诗人才是第一个解决了奥伯斯佯谬的人。但是显然,爱伦·坡不可能在一篇科学散文里将迪格斯佯谬中的逻辑漏洞一一排除,他不过是用独特的思维方式找到了事情真相。按照解决问题的定义,他显然没有将问题的逻辑链条完善,因而不能认为奥伯斯佯谬是他解决的。

但现实中有很多人只重结果不管过程,不懂怎样才算是真正解决了一个问题,这使他们轻易对一些善于从表面上解决问题的人加以重视和尊重。有人知道却没有说出答案——因为知道答案有漏洞;有人意识不到漏洞,或有意忽视,直接讲出貌似正确的答案,骗取他人信任。如果我们都能清醒认识到这一点,招摇撞骗的投机者的市场就会大大萎缩。

当然,虽然爱伦·坡没有解决奥伯斯佯谬,但作为有“推理小说创始人”之称的大诗人,自然有过人的逻辑能力,阅读他的作品,能够感受大师的思维方式,提高思想认识。为此推荐两本爱伦·坡的作品,以及一本很适合自学的数学书籍。

愿我们都能早日建立正确的思维方式,认清一切荒谬和佯谬。

 

 

参考书目:

1.《爱伦•坡诗选(英汉对照)》,作者Edgar Allan Poe译者 曹明伦,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3年8月,ISBN:9787513533997

2.《爱伦•坡短篇小说选(中英对照全译本)》,作者Edgar Allan Poe 译者  盛世教育西方名著翻译委员会,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1年5月,ISBN:9787510032394

3.《南京大学·大学数学系列:微积分1》,作者 黄卫华 孔敏,科学出版社,2013年8月,ISBN:7030383583 

 

 

 

 

 


作者:神渔夫

6.jpg

追求理性的狂热

没有高深莫测的科学,只有不想去懂的科学,人人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