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从小吏到梁山之主-书啦圈

宋江何人?山东郓城县押司,人称“孝义黑三郎”,江湖上有“及时雨”的诨名。但凡道上混的,不论相识与否,见到宋江,都是立即倒地就拜,大呼“敢是山东郓城县宋公明哥哥?恕罪则个。”好大的万儿啊!

宋江区区小吏,如何成功登上梁山首座,我认为共分为四步,一是义气开道;二是拉帮上山;三是暗中夺权;四是借身上位。

第一步:营造声势,义气开道。

古人尚义,庙堂尚且投桃报李,民间更是“义之所在,道之所在也”。一个人在江湖中是否有好名声,主要的评判标准就是他是否讲义气。而宋江在这方面则是名满天下。

宋江一介小吏,家中微有薄产,在职期间,也收了不少“常例钱”,因此,也算是个小财主。义气并不是说一定要为朋友水里来火里去,有时候,金钱也是义气的一种表现。宋江金钱开道,只要有人开口,必定双手奉上。受宋江恩惠的人,无以为报,只有把公明哥哥仗义疏财的义气四处传播一下,于是,天下皆知公明哥哥。

那么,宋江到底如何张扬他的义气呢?武松在柴进庄上受了怠慢,便说要投宋江处,李逵也是终日把“公明哥哥”挂在嘴边,宋江多次要被强盗做了下酒菜,只要把“宋公明”三个字一亮,立马由阶下囚变成老大,就连那渡船的,也是把宋江奉为大爷。这些个人并不认识宋江,一听宋江就想现在的少男少女们见了超女一样疯狂。这位又矮又黑的小吏魅力就是来源于“钱”和“权”。

作为押司期间,宋江是不满足一介小吏的。那时候,做官易,做吏难。宋江舍得花钱,把一个县衙,上至知县老爷,下至班夫狱卒,全部打点的服服帖帖,没有一个不说宋江是个好人的。宋江在机关里边便通行无阻了,这就为他因私废公大开方便之门。众人都得了宋江的好处,不甚紧要的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也可以由宋江杀掉阎婆惜后官府的反应看出,宋江那些银子是花的值得的。

宋江知道,混白道的,不跟黑道打好关系也是不行的。于是,宋江便拿出大把的银子,买了一大批民众的嘴。在那个时代,虽然没有现代传媒,但是那些个民间的小道消息更可怕,更加能捕风捉影。比如,宋江今天施舍了甲一两银子,传到武松那里恐怕就成了一百两了。就是这么些能“吹牛”的嘴,把一个“孝义黑三郎”吹成了名满天下的“及时雨”。

利用自己押司的身份,给晁盖通风报信更加使宋江的“义气”锦上添花,再一次升华。宋江应该不止一次做过这样的潜力股投资,只不过以前只给他带来义气的好名声,做了前期宣传工作。而这一次却在今后实实在在的得到了实惠。不得不说宋江眼光独到,深谋远虑。做小吏嘛,就像与父亲断绝关系一般,还得给自己多留几条路,尤其是想通过捷径做大官的宋江。

第二步:打造班底,拉帮上山

宋江在充分打造出自己的舆论声势后,并不急于利用这些资源,因为落草为贼是有辱家门的丑事,但宋江已经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小吏了。而这个时候由于晁盖给她的书信被阎婆惜发现,乃至最后不得不杀了阎氏,亡命天涯。即使是这个时候,宋江还没有上梁山落草的念头,为什么?因为实力不够!

梁山之主晁盖也是义盖云天一号人物,颇有些魅力,只是与宋江相比,却有所不及。但此时宋江若是上山,即使晁盖兑现诺言,将梁山之主让与他,但宋江既于山寨了无寸功,又没有自己的心腹嫡系,想是众兄弟也不会信服。因此,宋江只有建立自己的嫡系,建立宋家军,才能在梁山这样的强人之所有一席之地。因此,宋江要上山,但不是一个人上山,而是要拉帮上山。

在逃亡期间,宋江结识了尊贵无比的柴大官人,并初识后来的名满天下的打虎英雄武松,拜为兄弟,更为后来收服二龙山,拉鲁智深、杨志入伙打下基础。之后在清风寨又认下了花荣这个铁杆小弟。至于王英、燕顺、李立之流,更是为宋江马首是瞻。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秦明。为了收复秦明,宋江的手段可谓下流,由此也可见宋江卑鄙本性。

至此,宋江可以上山了。但是却出了点意外:宋太公假死。宋江孝义满天下,怎能砸了自己的招牌,立即二话不说,直回家中奔丧,却被官兵逮了个正着,所谓祸兮福所倚,宋江该有此一难,却更加壮大了他的势力。

初到江州,宋江便收服了戴宗与李逵,这二人后来都成为宋江的心腹小弟,往后任何见不得光的事,皆由此二人代劳完成。至此,宋江的班底基本形成。

及至后来宋江因题反诗被黄文炳告发,被判斩立决,众人劫法场,将宋江从刀下救了出来。宋江风风光光的上到梁山了,同时也带去了一大批人作为自己夺权的班底。

第三步:收买人心,暗中夺权

夺权的过程中,有一个人不能忽视,那就是智多星吴用。

金圣叹说:“吴用定然是上上人物,他奸猾便与宋江一般,只是比宋江,却心地端正.。”吴用本只是一教书先生,只因参与劫取生辰纲,这才与晁盖等上了梁山。待宋江上了梁山后,吴用很敏锐的观察到,胸怀坦荡的晁天王终不是城府极深的宋江的对手,于是,他很主动的投靠了宋江。

金圣叹又说道:“宋江是纯用术数去笼络人,吴用便明明白白驱策群力,有军师之体。”有了吴用,宋江如虎添翼,对梁山之主一位是志在必得,暗中夺权开始了。

首先要为山寨立功。三打祝家庄,是宋江为梁山立下的第一件大功,也是他掌握兵权,树立威信的最重要一步。你看宋江是如何说的:哥哥是山寨之主,不可轻动,小弟愿往。好一句“不可轻动”,就是这句话,赚的晁盖一次次做光杆司令,坐守后方,而宋江却在前线浴血奋战、收买人心。从三打祝家庄开始,到攻取高唐州、青州,收服三山,以及大闹西岳华山,宋家军队伍日益壮大,宋江威望空前高涨,而晁盖呢,只是被架空了的山寨之主而已。

晁盖发觉了,并执意要亲自领兵攻打曾头市,企图力挽狂澜。但确实大势已去,而吴用此时也正式背离。看着晁盖急躁的离去,急于建功的姿态,宋江只会在心中冷笑:跟我斗,你小子还嫩着呢。

晁天王中毒箭而死了,但晁盖临死却仍想反扑,定下了“谁人杀得史文恭,便是梁山之主”的血誓。想是认为宋江武艺太差,不可能办到吧。可怜晁盖,到死还是个糊涂鬼啊。

第四步:“请贤”上山,借身上位

晁盖死了,第一把交椅空出来了,按理应是第二把补缺。但碍于晁盖誓言,宋江恐怕很难光明正大的坐上老大的位置。于是,吴用站出来了。吴用说:“晁天王虽如此说,今日又未曾捉那人,山寨中岂可一日无主?若哥哥不坐时,其余便都是哥哥手下之人,谁人敢当此位?况兼众人多是哥哥心腹,亦无人敢有他说。哥哥便可权且尊临此位坐一坐,待日后别有计较。”这话说的滴水不漏,一下就解了宋江的围。可是宋江还是得虚以委蛇一下,倒是李逵性直,直接就把宋江心声给说出来了。李逵说:“哥哥休说做梁山泊主,便做个大宋皇帝你也肯!”

金圣叹说:“只如写李逵,岂不段段都是妙绝文字,却不知正为段段都在宋江事后, 故便妙不可言。盖作者只是痛恨宋江奸诈,故处处紧接出一段李逵朴诚来,做个形击。其意思自在显宋江之恶,却不料反成李逵之妙也。”细细品之,内中确有深意。

宋江之所以上山,的确是无奈之举,但是,宋江是不甘只做一个强盗头子,他还有远大的政治抱负,而梁山的壮大就是他走上政途强有力的资本,所以才会有把聚义厅改成忠义堂,还摇起了“替天行道”的大黄旗,这一切的一切,都表现出来向朝廷示好的暗号(关于招安,延后再叙,此处不再赘说)。

假如未能杀得史文恭,宋江勉强坐上梁山之主的位置,名不正言不顺,而且容易引起晁派好汉的不满。吴学究这时候又出了个主意:请玉麒麟卢俊义。说是请,实则是陷害,然后再施恩于卢俊义。这个有点意思,就像现在的一种现象,我拆了你家的房子,然后在你无家可归的时候,又收留了你,你则要对我感恩戴德。卢俊义便是陷入令人这种悖论之中,最后只得连人和祖上的家业都归了梁山。

到了梁山,几乎是净身入户的卢俊义很快便看清了形势,并且很识时务的领悟了宋吴二人的用意,于是在抓住史文恭后主动让了贤。宋江终于名正言顺的登上了梁山之主的宝座。

纵观宋江从一介小吏,到成为啸聚一方、与朝廷抗衡的草莽头领,确有他的过人之处。宋江身材矮小、皮肤黝黑,形象上就不符合英雄豪杰的标准,武功更是不值一提,也没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不知杀阎婆惜算否?),却依靠自己的心计以及对厚黑学的纯熟使用,成功晋身上位。

李宗吾说:“古人成功的秘诀,不过是脸厚心黑罢了。”宋江可称厚黑学的大师。宋江性奸猾,却生的一副忠厚老实相,定要说自家志诚质朴;为招安,对小人低声下气,卑躬屈膝,脸皮之厚,水浒之中,除了高俅,恐怕无人能及。心黑手辣,秦明之事,吃黄文炳,唆使李逵杀小衙内,做出此等丧尽天良之事,却开口闭口义气。全书即终,宋江自知将死,却怕铁牛坏了他的名声,居然把那忠心耿耿的汉子给毒死了。在宋江眼中,义气是何物?不过是玩弄他人的绳索罢了。

从小吏到梁山之主,宋江步步为营,造舆论,搞个人崇拜;积蓄力量,伺机而动;收买人心,树立威望;最后借身上位。城府之深,手段之高,令人叹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