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歪楼(easy1414),已获得其授权.

曾经跟一群朋友喝酒的时候我问,怎样的男人才算爷们?

当时,一个温吞的男生看着杯中物幽幽地说了句:会疼老婆的最爷们。

我没有问故事,不过把这句话记住了一些时日。直到发现这个顶着大肚腩的Bob Carey,我好像有点懂。

13年来,Bob的出街装扮没怎么变过——

他赤裸上身,露出浓重的胸毛和浑圆的啤酒肚,粉色的芭蕾舞裙在阳光下飘逸跳动。

还没来得及骂“伤风化”和“少儿不宜”,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形容词是“变态”。这个娘娘腔是不是脑子有病?

就这样穿过闹市、囿于山林湖海的Bob,既不是娘炮也不是神经病。好好的一个大男人,把自己整成那样也只是为了哄老婆开心——

“我们家Linda,在2003年确诊患了乳癌。”

穿上衣服的Bob,横看竖看顶多也就是憨厚老实的中年男人,干不出什么出格的事儿。他是个摄影师,平常给广告和杂志拍拍片子。

在命运那一下痛击之前,Bob和Linda接近20年的婚姻生活美满幸福。

2003年那一天,当Linda带着医生的确诊结果回到家里,Bob的世界一下子变得灰暗。

他的父母因癌症逝世,姐姐跟家里的狗也都患上了癌症,现在又是Linda……他有点想不通,为什么癌症要毫不留情,一个个狙击他所爱的人。

Bob没有让这种郁郁不欢在心里发酵,他拿起相机进入自我治愈模式。出门散心的时候,他突然在汽车后座翻出了一条粉色芭蕾舞裙。那是之前一个摄影项目里的道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他换上了芭蕾舞裙,摆着三脚架,拍下了自己笨拙滑稽的身影。

你一定能读出照片里的落寞。

没想到这样的照片逗笑了Linda。为了留住那种阔别已久的笑容,Bob一次次按下快门。

这个憨厚老实的中年男人想的是,如果这样能减轻Linda的痛苦,即使只是十万分之一那么微弱,他都愿意去做。

在不顾形象的拍摄过程中,Bob受过不少路人的侧目,

偶尔也会被警察拦下来质问,

有时天气极寒,没带助手的时候,每一张成片都特别折磨,

但Linda笑得越多,他就拍得越多。

带着这些照片,Linda撑过了一次次绝望煎熬的时刻。

2006年,Linda癌症复发。去做化疗的时候,她跟病友们分享了这些照片,大家都无一例外地被逗笑了。

受启发的Bob决定把这些整理成书出版,希望能在全国各地的癌症中心的杂志架上都放上一本,分享幽默这种治愈力量。

他为这本书取名《Ballerina》,亦即芭蕾舞者。

他们还成立了慈善机构The TuTu Project(tutu意为芭蕾舞裙),为患有乳癌的妇女及其家人筹款解困。

2012年,他们的故事被媒体争先报道,The TuTu Project的影响力迅速扩大。

为了提高人们对乳腺癌的认识,Bob和Linda组织了游行,一群身穿粉色蓬蓬裙的男女老少浩浩荡荡:

除了线下活动,这些粉色蓬蓬裙还抢占了社交网络:

2014年,这个身穿粉色蓬蓬裙的小胖墩踏上了TED的讲台:

合作和采访不断,甚至有航空公司表示因为感动,要将他们的名字印在自家飞机上:

到现在,The Tutu Project的Facebook主页已经有超过20万粉丝。

第一次穿上粉色蓬蓬裙拍摄的时候,Bob肯定也没想过这会成就一番公益事业。

将筹款事务全权交给妻子打理的他,现在还坚持身穿“战衣”拍摄:

对Bob来说,残忍的癌症教会他最宝贵的事,大概就是以笑与幽默面对生活的难关。

毕竟一切的名和利都是浮云,最重要的是,确诊癌症的13年后,Linda还能坐在他身边笑得捧腹开怀。

多少男人在叫嚣面子和尊严,

而我着实找不着比这更爷们的胖子了。

 

原作者:小葱妹子

原文链接:http://www.jiemian.com/article/536375.html

本文选自界面新闻旗下公众号:歪楼(ID:easy1414),已获得其授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