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言: 是否因为艺术具有超然的地位,艺术家就可以自然而然地享有“豁免权”——与纳粹及国家社会主义互相媾和的罪责的豁免,通过抽象抹除差异性、代之以空洞意义的罪责的豁免,逃脱道德和伦理...

  • 前言: 对艺术品的观看并非只是走马观花的看而已,细微到绘画上色调的交叠变化、雕塑上衣褶的细小纹路、音乐的每一次升调或者降调,宏观到诞生艺术品的社会环境、同时代艺术家的表现方式、艺术...

  • 前言 《现代绘画与北方浪漫主义传统》展现了显性艺术历史背后的隐性艺术传统——来自19世纪欧洲北部始终未曾断绝的浪漫主义艺术传统,它并未伴随浪漫主义思潮的退却而消失,反而在漫长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