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言: 是否因为艺术具有超然的地位,艺术家就可以自然而然地享有“豁免权”——与纳粹及国家社会主义互相媾和的罪责的豁免,通过抽象抹除差异性、代之以空洞意义的罪责的豁免,逃脱道德和伦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