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人即便小时候没有看过《福尔摩斯探案集》,也是听过“福尔摩斯”这个名字的。夏洛克·福尔摩斯是19世纪末的英国侦探小说家阿瑟·柯南·道尔所塑造的一个才华横溢的虚构侦探,他的搭档是华生医生。2010年,英国广播公司BBC自出品的电视系列剧《神探夏洛克》火了卷福和马丁·弗瑞曼,新瓶装旧酒,故事还是基于19世纪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不过时间搬到了21世纪。

那么劳拉·金的福尔摩斯故事到底又是一系列什么样的故事呢?

s29647132.jpgs29647133.jpg

当然,你可以将它看成番外篇,又或者是同人文。在劳拉·金的笔下,阿瑟·柯南·道尔的整个福尔摩斯世界并没有改变,时间也是连续的,人物也是恒定的,所不同的是,多了一个女性角色玛丽·罗素。这个女孩最初遇到福尔摩斯时还未成年,在劳拉·金随之展开的福尔摩斯探案世界,她长大成人,角色也由最初的被救助者,成为了福尔摩斯的助手,后来这个角色又被赋予了一个新的身份——福尔摩斯的妻子。诸位福尔摩斯迷,在你们心中,福尔摩斯自带性冷淡风,我们除了知道他是个大侦探什么都知道外,他几乎就是个正常人正常世界之外的人,除了书里达米安的母亲艾琳·艾德勒,他几乎对女性是无感的。在原著小说中,福尔摩斯也只是佩服艾琳·艾德勒的聪明才智,通过华生之口的解释似乎福尔摩斯还保持一贯的特色——不近女色。劳拉·金可不这么认为,于是在整个的“蜜蜂”系列,另一位主角就是福尔摩斯与这位聪慧女性的私生子。

《蜜蜂的语言》《蜂房之神》虽然是两本书,但是总得来讲,这是一个很长的探案故事。故事之长,几乎令没有耐心的读者开始怀疑人生。我毫不怀疑,劳拉·金真是热爱人物,尤其是她笔下的那个独一无二的玛丽·罗素。玛丽·罗素和华生是完全不同的人物。首先是他们的性别,而且这也将是劳拉·金和柯南·道尔最重要的不同;其实是他们的身份,对于一般的福尔摩斯迷来说,助手或者亦师亦友很容易接受,特别是两个几乎都是除了探案外没有一点生活的男性,但是一旦福尔摩斯结了婚,这整个故事的感觉就变了。大多数读者开始怀疑,这样的福尔摩斯还是那个福尔摩斯了吗?没有了华生的福尔摩斯到底是什么样的?而玛丽·罗素会不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劳拉·金的主要笔触都放在了塑造玛丽·罗素身上,她没有塑造一个美丽又具有魅力的成熟女性。在劳拉·金的福尔摩斯世界,几乎就是玛丽·罗素的一部成长史。从她的青涩、笨拙开始,最终成为了一个名坚强有力足可以堪任福尔摩斯助手的一名女性。

女性先天的性别特质,以及主角人物的变迁,其实,这部“同人文”已经完全不同。你瞧,福尔摩斯不但有了妻子,而且还有了儿子,最后又有了孙女——到底福尔摩斯还有什么是读者不知道的?明明半个世纪以来,福尔摩斯虽然被塑造的神秘感十足,但是,其实他一点也不神秘,他的生活除了探案还有什么?他是个不普通的人——如今,在劳拉·金的世界里,福尔摩斯也只是个普通人,具有了写烟火气,也更多了接近感和人性化。

蜜蜂系列中,其实内核也是福尔摩斯走下神坛。他的理智和清醒,在亲情面前,略有动摇。人一旦有了在乎,的确会产生摇摆。当然从探案来讲,他依旧完美无缺,但是你可以看到一个中老年男人面对亲人的犹疑与在乎,甚至对于罗素,他也是因为在乎束手束脚,以至于最后对于自己的哥哥。如果真的有什么一眼望去的不同,就是这个福尔摩斯,他更像一个有质感的普通人吧。

喜欢哪个福尔摩斯因人而异。劳拉·金讲故事的能力也有目共睹,大侦探福尔摩斯与玛丽·罗素探案系列不止蜜蜂这一部,她还写了很多。如果非要说缺点,那就是太长了,很多读者大概没有这个耐心,听他们细致的分析,说起曾经发生的案子,说起以往的经验。

在两部书里,最吸引我的地方还是玛丽·罗素在苏赛克斯与养蜂人交谈,观察和分析蜂巢。大作家托尔斯泰曾经对养蜂感兴趣,为了写深入而细致的文章与笔记,他曾经研究了很久,可以想见,蜜蜂这个群体并不是很容易被了解的。在文字之外,你能想象劳拉·金是在用怎样的热情观察蜂巢,研究蜜蜂这个群体。它们怎样分工、交流、繁衍生息,让整个族群旺盛和延续下去。

然后不禁好奇,她为什么对蜜蜂这么感兴趣?

timg (11).jpg

在整个故事里,蜜蜂如何交流贯穿始终,甚至最后成为了福尔摩斯和玛丽·罗素交流的手段。但是,在这个时代,已经无法想见人们用这种方式交流。报纸已经式微,电报已经消弭,古老而复杂的方式,再也找不到了。

探案的故事,说起来总是不同的,有时候说起来又是雷同的。故事中的宗教仪式让我想起了《唐人街探案2》的仪式,但是,他们总不会是真正的幕后大boss,所有你看过的探案故事都是这么写的,最后操控这一切的到底是谁?而那些有些玄幻和目的让现代人无法理解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如果感兴趣,大可一窥究竟。

0803_1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