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9441613.jpg

——评《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

文/蓦烟如雪

从近期热播的《我在故宫修文物》到最初看安意如和李少白合作的《再见故宫》,从前阵子涉猎的《故宫的隐秘角落》到如今捧读的这本《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我一直觉得我和故宫有未了情,那年游走故宫,就特别渴望追寻觅它原有的踪迹。而记得在叶广岑的《全家福》时,印象最深的就是王满堂痛心老城门城墙的拆除。虽然这个故事是虚构的,但在真实的历史上,它活跃过,可也在历史的嬗变中,它成了黄土,成了如今只能用摄影作品来缅怀的画卷。

虽说遗憾不可避免,但能在消失的今天捕捉到若干信息量,都是难能可贵的,何况,这本书的作者喜仁龙并非中国人,他是瑞典著名美术家,1920年起,他数度来华访问,爱上了古老的东方艺术,为此他开始了长达多年的中国历史文化研究,著名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曾说过喜仁龙,说他“对于考察北京城墙与城门说付出的辛劳,这在我们自己的专家中恐怕也是很少见的。而他自己从实地考察中所激发出来的一种真挚的感情,在字里行间也就充分地流露出来。他高度评价这组历史纪念物,同时也为它的年久失修而伤心。在考察中,他的观测细致、记载不厌其详,这是十分可贵的。”故而,他所面对的创作之艰辛、翻译之困难是难以言诉的。

喜仁龙也是幸运的,相对比日本人出版的《清国北京皇城写真贴》,喜仁龙有着明显的优势,比如他得到了那时政府的支持,得到了末代皇帝溥仪的陪同,他是难得进入故宫内部的外国摄影人,而翻看日本人的记录,就会发现他们喜欢记录装饰图案的颜色和各项测量的数据的精确度,干瘪的文字,读起来会让人觉得生涩,而喜仁龙不仅在探究的层面上,带给我们新的感官视觉,更在历史底蕴和文学典故上,抛砖引玉,让人有了新的一层认识。这本书的文化内涵,数据,远胜于日本的作品,当然在作品的清晰度上,也许是一个硬伤,而编辑也列数了作者翻译的缺陷,但瑕不掩瑜,作者的作品经得起历史的推敲,经得起我们的一读再读。

这本书涵盖了北京城墙、城门、皇宫、园林的研究,作者用大幅的珂罗版照片拍了当时的紫禁城、三海宫殿、颐和园、玉泉山、大清王府等等的影像记录,并利用中西文历史文献,去探究古城的前世今生,作者并没有一味依赖书本的信息,而是亲自实地田野考察和对照文献进行细节的实际求证。在书中,印象最深的要属他在考察城墙时,发现内城的城墙并不是同时建成,而是分段在一个连续的短时期内所建成的,而且他也分析了明代和清代的城砖质地和制作工艺的区别,并直指道光年之后的墙砖明显下降,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作者细微的勘测和态度的真诚。

这本书共有上下两册,上册收录了14幅建筑绘图,300余张照片。全面展现了紫禁城的城门、角楼、殿宇等建筑的结构与装饰的特点,如实记录了三海宫殿和夏宫等皇家园林的原貌。而下册收录了十余万字工程勘察记录,50余幅测绘图,详细考证了北京城墙和城门的建筑构造和历史变迁,并附有130余幅极具艺术性和视觉震撼力的照片。这是现存记录老北京城墙和城门翔实可靠的文献,更是后世学者无法超越之作。

无论是每种城门的讲究,亦或是追溯煤山、瀛台的典故,作者从未让我失望,更甚是对建筑结构的描摹,还有对中国建筑的根源的探索,这本诚心之作,历久弥新,虽然很多城墙消失了,但我渴望每一个人,都能找到它的闪耀之处,哪怕只是一抹短暂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