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8914663.jpg

——评《把你交给时间》

文/蓦烟如雪

这是一本散文集,我更喜欢把它归于一种心情,一种对文学的感慨,一种对旅行的共勉,甚至是对感情的一种倾诉。

陶立夏的作品我初窥两本,一是《如果没有你》二是《岛屿来信》,印象最深的是《如果没有你》里面的女主同行工作的细节,而《把你交给时间》反而让我对她的文笔大为改观。

旅行异乡人的状态,我很有感触,“旅行就像是从一间因为暖气太足而缺氧的房间走到寒冷但空气新鲜的室外。”渴望出走,渴望游离陌生,但又渴望家的一点温馨。

书中,我最爱那十个字“天地有大美,人心存幽微。”

有些人总觉得,写一个散文必须围绕一个主题,写一段话总得有前因后果,可在我看来,这些都是不必要的画蛇添足,我为何要在做什么上,告诉一切,让自己文字显得那么的赤裸裸,如果文字一下子就把来由告知清楚,那散文集顶多也是一种无病呻吟的点缀。

我喜欢《把你交给时间》的那种渐进的味道,不铺垫,不埋伏,就是简简单单的感触。

最大的好,就是没有用华丽的辞藻去搪塞文字。这样的文字干净不造作。

一开篇《故事的结局》的分离。

爱,是对离别的预感,我在想,世界乏善,当你这么没,你大概不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

情最难久,性自有常。这样略带禅意的话,像是一场告别,她开启了旅程。

从《唐风•无衣》的与众不同,到飞机上的念想。

“我想我最初只是着迷于你看待与描述这个世界的方式,抹去成见、洞察本质、构建语句、拂尽旁枝。”在内心中,她仿佛在做一个前进的思考,渴望度缘一般。

《无明最苦》里。那种相见恨晚,越陷越深的感情渐渐浓烈。而《盲》中,那些距离,都变成了海水漫溢在飞机舱里,不知道为何,看到那个比喻的时候,我真心觉得飞鸟和鱼不是距离,能超越距离的比喻,想象力都很惊人。

我记得男友说,他渴望出现在我的故事里,可惜我害怕这样。

而出现在书中,莫名的相似点,会让我觉得,怀着希望,也是好的。

我不知道,我在看到陶立夏写的散文,会有画面感,就像你曾问我:“在你眼里,世界上最美的东西是什么?”我答:“开花的树,你的笑。“于是你笑了,我伸出手去,用指尖轻轻描你的眉梢。

她在书中也分享了读者的留言,那句话我也触动了。

“我不信上帝,但我希望有人保佑你“。

爱与信仰或许都是这样简单的事,以一个愿望的方式存在。很多复杂的事,有简单的内核。

就像舒淇今天结婚了,毫无预兆,却又让人感受到爱的春暖花开。

也许这个世上,就是这样,为了找到对的人,他们选择剩下自己,好在,都遇到了需要的彼此。

这里不按套路出牌,她为何不翻译《自深深处》,她说几个个理由,也写了王尔德和阿尔弗雷德包括波西的事。

这本书看似有些杂,但我却意外的很喜欢,这样的步调,不刻意,很有自我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