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这首《采桑子》为清代词人纳兰性德所作,曾被梁启超先生誉为“时代哀音”。作家叶广芩以《采桑子》为书名,化用整首词为各章节标题,讲述了大宅门内皇族后裔们在时代变革中的兴衰往事,展现的亦是一个时代的哀音。

 

《采桑子》

一曲哀调寄遗风——评小说《采桑子》-书啦圈作者: 叶广芩

出版社:北京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9年1月

ISBN: 9787200076288

最优版本纸质书底价:亚马逊(RMB:23.20

最优版本电子书底价:暂无

 

 

内容简要介绍:

 

伴随大清王朝的覆灭,作为皇族后裔的八旗子弟一夜之间失去庇佑,昔日的皇亲国戚金四爷与他的三位夫人和十四个子女在时代变迁的岔路口做出了不同的选择。父母亲们想要维持大宅门内家族的圆满,子女们却不以为然。历史洪流中,繁荣兴盛的大家族,历尽沧桑后,彻底没落。 一曲哀调寄遗风——评小说《采桑子》-书啦圈

 

哀而不伤的家族往事

 

《采桑子》被定义为京味小说,其以京白写京事的文字风格,使整部作品在阅读上感觉京味十足。小说主要描述了原为上层旗人的金家人在时代变革中与命运的抗争与妥协。小说中,许多人物的一生皆充满了变数、失控与无奈。 作者丰富的生活阅历使她在细节刻画上十分精准。不论是上层满人的生活起居、物件摆设,还是下层民众的言谈举止、衣着饮食都描写得生动传神,有很强的画面感。作者在情节的把握上亦是恰到好处,行文中难免有着对旧有文化传统的留恋,却并未沉湎其中,更多的是对旧文化传统的清醒认知与批判。  

 

 

宅门格格笔下的家世小说

 

叶赫那拉是一个煊赫的姓氏,是作者叶广芩的祖姓,这个姓氏以出皇后而著名。作者生于八旗世家,是叶氏宅门里的格格,自小生长在北京,20世纪六十年代末却被赶出北京,移居陕西,九十年代初曾留学日本,九十年代中期回国后,开始文学创作。大宅门内的生活体验,上山下乡的环境磨砺,以及海外求学的切身经历,使作者自觉“与中国文化彻底拉开了距离,从另一个角度来审视我们民族与文化,这些无异于给我开辟了一片更为广阔的视野”。 作者叶广芩认为中国的文化传统并非一成不变,它是顺应时代的发展而动态发展的。将对文化、历史、社会、现实的关怀纳入传统家族文化的背景,从而呈现出,因文化的发展变化而导致的人们文化态度的变化,终将使以文化为核心而聚拢的一切,走向分裂,消散。这便是作者写作《采桑子》的初衷。  

 

 

诗礼簪缨之族熏陶出的闺秀遗风

 

戏曲、古玩、建筑、礼仪乃至修道,《采桑子》涉及的文化范畴之广,与作者叶广芩家族深厚文化底蕴的浸淫息息相关。讲京剧,谈梨园,能绘声绘色地描述生旦净末丑的的唱腔特色,梨园行里的种种规矩习俗。讲古玩,鉴古玉,能巨细靡遗地描摹何谓“土沁”何谓“血沁”。讲风水,论建筑,能侃侃而谈中国建筑的气运,写出“建筑物有气则生,无气则死,生者以其气而存,这就是所谓的灵气,它是建筑物的生命所在”一类的独到见解。而满族人的礼仪,则在文章中贯穿始终,长幼尊卑之间,何时请安,如何问安,问安的顺序被一一列出,大宅门肃整的规矩家风跃然纸上。至于修道,则是通过对“结幡招鹤”“白日升天”“辟谷”等一系列修炼方法的描绘,揭示了修道一途的荒诞不经。 第一人称的表达形式,更便于作者在情节铺设上融入自身的感情、阅历和观点。叙事行文洗练无华,把旗人日常生活中讲究的礼数,言谈举止间带出的风雅连同个人修养与境界,张弛有度地道出,字里行间流露出闺秀遗风、翰墨清香。  

 

 

尘世间的一场大梦

 

世事一场大梦,《采桑子》亦如一场黄粱梦,掩卷方知梦觉。这梦以繁华始,以寂寥终。梦醒时分,在唏嘘感叹命运无常之余,更多的是对人生的思考与顿悟。人生短促若寄,七八十年也不过白驹过隙一般。年少时认为可以重新来过的,可以慢慢等待的事情,如果不去争取,不能践行,只一味懒怠、一味听天由命,那么老来,也只能嗟叹一句“一事无成两鬓霜”。所幸梦是不受控制的,人生却可以把握。即便自己无法选择人生以何种方式来开头,却可以选择自己的一生要以哪种结局来收稍。因人生有无数的可能性,自己的每一次选择,皆是走向那结局的一个脚步。 一曲哀调寄遗风——评小说《采桑子》-书啦圈

 

结语

《采桑子》本是一部凄凉曲,叹人生风雨潇潇、醒醉无聊。然而因为作者叶广芩的达观,作品展现出来的境界却是超越了凄凉与酸楚的,是一种世事洞明的通透,是一种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人生态度。    

 

 

一曲哀调寄遗风——评小说《采桑子》-书啦圈清晓

安静的阅读,让文字游弋心海  

 

世事一场大梦 人生几度秋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