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生命真谛的人,可以使短促的生命延长。——西塞罗

 

生与死一直以来都是文学家探讨的永恒主题之一,什么是生,什么是死,生死循环之间,我们到底是谁,应该怎样看待生死?千百年来,无数人追问、探寻,却从来没有找到唯一、正确的答案。郭沫若说:“生死本是一条线上的东西。生是奋斗,死是休息。生是活跃,死是睡眠。”有人说,生是肉体,死是灵魂。还有人说,生是人间,死是天堂。当然,也有人说死是地狱。

我觉得,不管是哪种说法,不管文学家怎么描写生死,都是当事人表达自己心境的一种方式。区别在于,你给这种说法包裹上一件什么名目的外衣。

珍惜当下,不问生死-书啦圈

《时光倒流的女孩》是美国“年轻并极富魅力”的女作家加·泽文写的一本关于生死问题的小说。16岁的女孩莉兹因为车祸死去,等她醒来,已经在大海里一个陌生的船上。船上的人和人们的言行让她知道,自己已经死了。随后,她随船上的人来到一个叫另界的海岛,遇到了新的人和事,开始了时光倒流的生活。在这里,她遇到了死去的外婆,认识了新的朋友,领养了新的狗狗萨迪,学会了开车,谈了一场并不很曲折的恋爱。时间流逝,直到她变成婴儿,重新回到人间。

和很多死后重生或者人鬼情未了的故事不同,书中的主人公莉兹虽然也是因为交通意外去世,当时肇事司机逃逸。但显然,作者并不想把故事写成一个复仇或者正义战胜邪恶的故事。莉兹首先检讨了自己的错误,是因为她过马路的时候没有朝两边看。所以,在她知道了凶手之后,并没有想要把凶手绳之以法,而是以非常宽广的胸怀原谅了他。

连凶手都可以大度以待,那就没什么能让人耿耿于怀的了。所以,书中既没有那种凛冽的杀气和怨气,也没有神仙主宰,甚至生活在另界的人们不用为生计发愁,把工作称为业余爱好。在这种情况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温和友好,不再剑拔弩张,整个另界充满和谐、温馨,这也是我至今为止看到的最像人间的“天堂(或者地狱)”,除了人们越长越小这种情况外。

在这种氛围中,作者更容易把主要笔墨放在她想要表达的主题上。她把生死设计成了一个无限不循环的圆:人死后会坐一艘叫尼罗河号的船,到达时光倒流岛,在一个叫另界的地方重新生活。这里虽然有人会受伤,但原则上不会生病,死前所受的伤或病会痊愈。不管做什么工作,做到六岁就退休。时光倒流中,人越活越小,最后变成婴儿,浑身包裹着白布,再从海里漂流到人间,开启新的人间生活。只不过,到达人间后,她在另界的记忆也会消失不见,变成另一个人。

这种循环和中国的投胎循环很相似。只不过,中国人是要过奈何桥,喝孟婆汤。不过,本质是一样的。就像《奇葩说》中说的那样,一切的脑洞题其实都是应用题,最后都要回到生活中来。

小说中的主人公莉兹只有16岁,正是花季年华。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她觉得有很多事都没来得及做,她愤愤不平,她留恋人间,她想要回去。她不断通过瞭望台观察人间,通过海井和人间联系。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她永远回不到人间。她好不容易适应另界的生活,并找到爱情的时候,爱人欧文生前的妻子却来到了另界。她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种情况,想要逃避,遣返回人间,终于在最后一刻明白过来,挣脱束缚,遇到了寻找她的欧文,有情人终成眷属。

与其说莉兹死了,不如说,莉兹是在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后重生了。我们不妨把她在人间的生活看成是一段痛苦的过去。在那段日子中,她失去了爸爸妈妈和弟弟以及她亲爱的小狗露西和好朋友佐伊,她没能考到驾照,也没有男朋友。这重重打击让她心情郁闷,不知所措,沉浸在过去中不能自拔。可一旦她想通了,放下过去,重新审视现在的生活,她才发现,生活中还有很多人和事值得她珍惜。慈爱贴心的外婆,真诚豁达的朋友,善解人意的狗狗,真心相爱的情人,这一切让她快乐而满足。失去的一切正以另一种方式与她重逢。

过去的,不能挽回;将来的,还不确定;能把握的,只有眼下。生死循环,得失交替,既然如此,纵有再多的不甘、愤怒、期待又有什么用呢?不如静下心来,好好经营现在,珍惜当下的幸福和快乐。

    不畏过去,不念将来,珍惜当下,不问生死,我们的生命才能少些负担,多些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