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言

人变成一棵树实在是一件荒诞不经的事情。可是,如果有一天,人真的变成了一棵树,不再进食,不再欢喜,不再悲伤,也不再对外界的事物做出任何反应,那么,事情又会变得怎么样呢?

13.jpg

作者:[韩]韩江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原作名:채식주의자

译者:千日

出版时间:2017年7月

ISBN:9787229048006

最优版本纸质书底价:京东商城(RMB:17.50

最优版本电子书底价:暂无

内容简要介绍:

本书讲述了一个奇特的素食主义者的故事,女主人公英惠在突然成为素食主义者之后,陷入了极端的妄想症,偏执地认为自己逐渐成为了植物。成为一棵树,似乎成为了她逃离现实生活的一种途径。随之而来的,究竟是灵魂的自由,还是更沉痛的现实?

 

28.jpg

(同名改编电影海报。图片来自网络)

独特的植物故事

韩江的《素食主义者》讲述了一个有关“植物”故事。一个普通的早晨,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金英惠突发妄想症,毫无征兆地宣布自己成为了素食主义者,从此在妄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到最后,关进精神病院的英惠甚至相信自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棵树,她不再需要任何食物,从素食彻底走向了绝食。

无疑,这样的情节设定充满了夸张离奇的色彩,平静的生活突如其来就被打破,从此英惠不再是正常的妻子、正常的女儿、正常的妹妹,她的人际关系因为她的妄想症被彻底打乱,陷入了极度孤立的境地;与此同时,作为视觉艺术家的姐夫珉浩对英惠臀部一颗小小的胎斑近乎病态的迷恋,并对英惠展开了追求。英惠与姐夫乱伦的情节又给这个荒诞的故事增添了浓重的情色意味。

但是这个故事并没有止步于抓人眼球的怪诞和情色。光怪陆离的故事情节背后是对于人、尤其是女人在社会中艰难处境的深刻思考。植物是一种安静而有力的象征。这究竟是一部情节荒诞的色情小说,还是视角犀利的人性小说,或许就要看阅读者是如何解读植物的象征了。

 

植物的人性隐喻

我们可以看到,“植物”是贯穿整个故事的隐喻。随着故事的发展,女主人公英惠的命运不断从人性偏转到植物性上。正如作者韩江自己在一次访谈中提到,她写《素食主义者》,是为了“思考的是人能不能完全地去除暴力,能不能在去除暴力的状态下生存下去”。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被极度压抑着的女性形象:在童年的生活里,英惠是家中父亲施暴的对象,作为女孩的她,在家中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只能隐忍父亲的家暴;在作为妻子的生活里,她的生活围绕着并不喜欢她的丈夫,丈夫与她一起生活,只是因为她的平凡、方便和逆来顺受,她作为妻子如同家里的一件家具;离婚后的生活里,英惠因为姐夫珉浩离经叛道的艺术设想而陷入癫狂的欲望漩涡,她是姐夫欲望的对象,无力反抗悲剧的命运……

韩江所描写的英惠并不是一个孤立的女性形象,而是无数现代韩国女性的缩影。尽管现代社会有着开放的社会氛围,但是女性作为必然的弱势群体仍然遭受着身体的暴力和心理的暴力。但是在男性主导的社会中,被暴力相向的女性没有开口的权利和力量。“成为一棵树”是韩江为这种潜在的社会现象找到的一个宣泄口。通过英惠逐渐变成“一棵树”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到英惠始终生活在极度压抑的环境之中,暴力无处不在。成为“一棵树”,就是始终隐忍不发的英惠对这个世界施加给她的暴力最消极也最顽强的反抗。

32.jpg 

(同名改编电影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压抑与解放的反转

除了对压抑状态的反抗,我们还可以看到植物隐喻更深远的一面,那就是英惠被压抑的生命本身,是何其的绚烂恣肆。正如珉浩通过英惠臀部那“一枚乌青似的、散发着淡绿色的胎斑”所意识到的,“这是来自于太古的、如同光合作用一般存在”,以及当珉浩环绕着这块胎斑绘画出极致灿烂的花朵时,我们所感受到的不仅仅是情色,更是植根在生命原初的强悍力量,以及人类命运尽头最永恒的沉默。

英惠通过成为“一棵树”的反抗,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反抗,而是试图卸载人类社会和文化记忆施加给女性的压抑和暴力,进而返归到生命本真。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成为珉浩欲望对象的英惠,并不仅仅只是被欲望被物化的对象。绽放在身体上的植物彩绘,更意味着对精神的一种解放。在故事的最后,被禁锢在精神病院的英惠幻想自己成为了一棵不再有感觉的树,身体的饥饿、悲伤的回忆、不公平的命运甚至是痛苦的姐姐,都从感觉中被抹去了。任何想要挽留英惠生命的人道主义行为,不管是打营养针还是用软管插入食道强制进食,都成为了对精神与灵魂自由的禁锢。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植物这一隐喻在故事中的反转,一方面,成为“一棵树”,意味着脱离现实社会中固有伦理道德对弱势群体的压抑和暴力;另一方面,成为“一棵树”,意味着在身体不断被压抑被异化的过程中,精神与灵魂最终从无处不在的压抑中逃逸,回归生命的本真。

  30.jpg

(同名改编电影剧照。图片来自网络)

绝望的植物之梦

在故事的结局,我们又要回到一开始的那个问题,即“人能不能完全地去除暴力,能不能在去除暴力的状态下生存下去”。故事的结局是悲伤甚至是绝望的,英惠的植物之梦似乎注定只是一场幻觉,因为即使成了一棵树,现实的暴力依然无处不在,所有人都在试图撬开英惠自我保护的树的外壳。所有人都在用行动告诉英惠,你不是一棵树,一切都只是妄想。

当姐姐仁惠附在陷入昏迷的英惠的耳边告诉她,当你醒过来你就会发现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的时候,我们似乎得到了问题的答案,完全的去暴力状态是不存在的,成为一棵树也只是一个无法实现的乌托邦之梦而已。

或许这也是植物隐喻的绝望之处,人或许可以假托树的妄想短暂地进入没有暴力的世界,但是妄想不是生活的常态。现实的生活依然是沉重而绝望的,而人永远不可能通过妄想躲开现实的生活。

 

结语

在英惠身上绘出绚丽花朵的那一刻,也许我们会迷失在情色的漩涡里。绽放在身体上的花朵,既是来自人类灵魂中最阴暗的丑恶欲望,同时,它也指向人类命运尽头的永恒孤寂。成为一棵树,或许不是解决问题的最终方法,但或许只有在成为一棵树的幻梦里,人才可获得片刻的安息。

 

 


作者:飞翔的荷兰猫

33.jpg

漫游者的梦。

回归植物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