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我们都喜欢看经典、传统的童话,这些童话或者故事经过时间的淬炼或者人们的口耳相传,一代代地流传下来。 我们看完了,就觉得故事就应该是这样的,可英国著名作家特里·普拉切特却不这样认为。他“常打破常规,从经典文学、民间故事或童话中汲取灵感,并进行荒诞、幽默且具有现实意义的再创作”,《碟形世界》就是这类作品的代名词。

QQ图片20170913231937.png

这个系列中的《猫和少年魔笛手》就把欧洲童话、民间传说等故事整个颠覆过来,借助原有故事的外壳,重新构建了一个更加奇幻的童话世界。

这本书中的故事原型有《格林童话》中的《花衣魔笛手》《穿靴子的猫》、民间关于鼠王的传说,猫有九条命的传说等。

书的主体框架取自《格林童话》中的《花衣魔笛手》:传说,德国普鲁士的哈梅林发生了严重鼠疫,居民们束手无策。后来,镇上来了一位法力高强的魔笛手,身穿红黄相间的及地长袍,说可以消除鼠患。镇上的首脑答应给他丰厚的财宝作为答谢,魔笛手便吹起神奇的笛子,把镇上的老鼠引到河里淹死了。事成之后,镇上的首脑们却不兑现承诺,拒绝付给他酬劳。为了报复,花衣魔笛手吹起神奇的笛子,把镇上的孩子都带走了。

书中采用了原有故事中的鼠患、魔笛手等元素,大胆创新,演绎了一个全新的故事:一只会说话的猫莫里斯和一脸傻像的男孩基思带领一群会说话、会思考的老鼠,用“花衣魔笛手”的故事在各地赚钱。后来,他们来到一个叫“糟糕的布林兹”的小镇,这里正在发生鼠灾,食物都被老鼠偷走了,人们只能吃可怜的一点点东西。老鼠们经过调查发现这儿的鼠灾是人为的,是有人利用老鼠在赚钱。于是,猫、老鼠、男孩经过和捕鼠人甲和捕鼠人乙以及他们豢养的“鼠王”的斗智斗勇,最终消除了鼠患,惩治了坏人,让花衣魔笛手满意而归。人和老鼠经过谈判,达成一致,在城市中平等地和平共处。

QQ图片20170913231742.png

 

故事不仅在开头、发展、结局都发生了重大改变,而且人物形象也推倒重建。原来故事中的镇上首脑们贪婪狡猾、背信弃义,而这本书中的镇长却是兢兢业业,一心为民,善于听取群众意见的好领导,他为促成老鼠和人的共处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而那只叫莫里斯的猫, 自大狂妄,表面上虚张声势,其实内心柔软善良,明明已经脱险,最终还是决定回去救尚在危难中的基思和小老鼠们。在得知老鼠毒豆子和自己都死去后,利用猫有九条命的优势,自愿去掉一命,救活了毒豆子。原书中神通广大的魔笛手此刻却是一个漫天要价,装腔作势,却不失坦诚的人。而捕鼠人甲和乙则是两个利欲熏心、凶残狡诈的人,为了钱不惜栽赃陷害老鼠,还把基思和镇长的女儿扣押了起来,培养鼠王赚钱,真是让人深恶痛绝。

颠覆最彻底的是老鼠。在人类的印象中,老鼠一直是肮脏、贪婪、狡诈的,它们偷吃东西,咬坏物品,传播鼠疫,无恶不作。但这个故事中的老鼠则让人耳目一新。它们因为巫师学校的魔法垃圾而变得会说话,会看书,甚至会思考“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以及“身体和灵魂”的哲学问题。它们努力变得有教养,有理想,要求和人有相等的权利。整个老鼠世界中有传统和守旧的冲突,有勇敢和懦弱的对比,也有对于未来的困惑和追求,这让整本书变得深刻而富有张力.

 

 整个故事虽然充满童话色彩,结局也很圆满美好,但中间的情节发展却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不论是人、猫还是老鼠都不轻松。看完整个故事,谁又能说童话浅显易懂呢?

经过创新后,孩子可以从中看到熟悉的童话的影子,生动幽默曲折的故事,大人能看到作者对哲学的探求和对社会现实问题的思考,每个人都能从中找到符合自己胃口的东西。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传统的童话成为新故事的驱壳,并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让读者看到一个脑洞大开的碟形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