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引银瓶,旧瓶装新酒——毛姆《银瓶记》(即《兰贝斯的丽莎》)的译者序-书啦圈

井底引银瓶

原诗序:止淫奔也

井底引银瓶,银瓶欲上丝绳绝。

石上磨玉簪,玉簪欲成中央折。

瓶沉簪折知奈何?似妾今朝与君别。

忆昔在家为女时,人言举动有殊姿。

婵娟两鬓秋蝉翼,宛转双蛾远山色。

笑随戏伴后园中,此时与君未相识。

妾弄青梅凭短墙,君骑白马傍垂杨。

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

知君断肠共君语,君指南山松柏树。

感君松柏化为心,暗合双鬟逐君去。

到君家舍五六年,君家大人频有言。

聘则为妻奔是妾,不堪主祀奉蘋蘩。

终知君家不可住,其奈出门无去处。

岂无父母在高堂?亦有亲情满故乡。

潜来更不通消息,今日悲羞归不得。

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

寄言痴小人家女,慎勿将身轻许人!

——唐•白居易

在译介毛姆的这部作品(Liza of Lambeth)时,不免想起了香山居士的这首经典的新乐府诗篇,所以给本小说另拟了一个中式的译名《银瓶记》。只是我们这位中唐诗人终究心软,只点出了“悲羞”的一面,没有像毛姆那样将最惨烈的某一面撕开给读者看。当然了,从劝诫的角度来看,哪种方式更有效果,还真不好说,只能说看各自的造化吧?

《兰贝斯的丽莎》属于毛姆早年的作品。按照文学史的说法,是作家第一部引起轰动的作品。毛姆随后有几部作品,出版商打出来的广告就是“《兰贝斯的丽莎》的作者又一力作”!

大作家早年从医。有学者考证,该作品是毛姆根据自己学医行医过程中的真实见闻创作而成的。在某些方面,作品的时代背景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明显的就是维尔街上的女人生上十个八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什么稀罕事,但现在欧洲的一大社会问题就是人口生育率过低。

但是,还有很多问题依然存在:家庭暴力、婚外恋、亲子矛盾……等等。小说中的某些场景,只要略加修改,简直就是我们现实生活的再现,毫无舶来品的痕迹了。比如,布雷克斯顿太太和丽莎在街头拳脚互殴的那场戏,不跟我们现在新闻中“小三街头遭暴打,众人围观看热闹”有得一拼吗?

另外,关于本作品的语言风格,在此稍加说明。因为描写的是伦敦下层民众的生活,所以原著中的对话带有很浓重的口音。在前几部译作中,碰到类似的情况,我曾经尝试稍稍用我们的方言来翻译,可是效果不是很好,多少有些别扭,甚至有读者说产生“出戏”的感觉。因此,在本作品中,没有过于追求俚俗风格,只是对白中,尽量使用简单明了的词汇,偶尔添加几个语气词。希望用这种方式,能让大家体会原作者在字里行间的良苦用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