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八“隔壁老王”-书啦圈

古往今来,“隔壁老王”一直是个让人恼火的角色,且不说夺妻之恨有多深,即便是普希金身边莫须有的“隔壁老王”,也一样能闹出天大的事来。

今年以来,关于股市,大家频频吐槽。中国股市确实神奇,例如,一次熔断,却把两个不相干的著名人物连接到了一起,他们分别是“小明”和“隔壁老王”,在熔断来到的日子里,他俩相聚于这个刷了屏的段子:提前下班的证券交易员小明在家里撞见了隔壁老王,然后小明的老婆尴尬地说:那啥,你别误会,隔壁老王只是过来借辣椒面……

“小明”是我们都很熟悉并经常为他会心一笑的熟人了,他是个小人物,活跃在各种冷笑话中,往往以无辜的倒霉蛋形象出现,供大家娱乐。相比小明,“隔壁老王”的知名度同样很高,但比小明要隐蔽得多,他面目模糊,貌似憨厚,但却是人生大赢家,让无数善良而粗心的丈夫倒抽一口冷气。

这篇文章不说小明,只说隔壁老王——其实,来一个隔壁老王考,梳理他的前世今生,并不是一件无聊的事。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这是俄罗斯大文豪普希金的著名诗歌《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但诗歌往往只传递着美好的期许,而真相却将诗意人生撕裂。

1836年11月4日上午,普希金和他的朋友们同时收到一封用法文书写的匿名信——这封被命名为“绿帽子”证书的信件写道:“荣誉勋章协会、尊贵的绿帽子和骑士勋章协会在会长、S.E.D.L.大勋章获得者纳雷什金主持下召开了会议,大会一致同意任命亚历山大·普希金为该协会副会长和功勋史学家。”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被激怒的,普希金当然不例外。他选择了决斗,并最终因此丧命。

普希金有一个美貌如花的夫人娜塔丽娅·普希金娜。普希金很风流,他的夫人更活跃,是交际场上的红人,身边颇多浪蝶狂蜂。普希金死后,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将主要责任归咎于普希金夫人,认为她轻浮浅薄,导致了丈夫之死。但后来的研究又表明:普希金夫人虽然活跃,但还是忠于丈夫的,普希金临终前,也并未怪罪于她,他的死,是沙皇一帮人精心策划的,他们想当隔壁老王,未遂,于是动了杀机。

古代人也爱好讲段子,《笑林广记》便是这么一本各种重口味段子之集大成者,其中有一则叫《奸睡》:“奸夫闻亲夫归,急欲潜遁,妇令其静卧在床。夫至,问:‘床上何人?’妻答云:‘快莫作声,隔壁王大爷被老娘打出来,权避在此。’夫大笑云:‘这死乌龟,老婆值得恁怕!’”

没错,这个奸夫姓王,这个段子也完全符合今天“隔壁老王”段子的要义:狡猾的妻子、一根筋的丈夫和无处不在的隔壁老王。

文学与段子,佳话与笑话,自然不是生活的原本,不过,通过有些文字,倒也可以看出隔壁老王们真实的故事。

当代著名华文文学大师王鼎钧,是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兰陵镇人,他的回忆录四部曲之一的《昨天的云》,写了兰陵老家在抗战爆发前后的乡村生活。当时王鼎钧举家逃难,来到北桥,暂住堆放麦秸的“草屋”,同居者是一个年轻的长工“小李哥”。

王鼎钧在书中写道,这个小李哥“下巴瘦长,皮肤白细,模样很清秀,不像个做粗活的人”,擅长唱小调。无疑,这样的男青年在农村比较受女性青睐。事实也是,小李哥经过村里女人们聚集的辗子旁时,一群女人都看他。不过,只有一个姑娘不看,这个姑娘,梳一条大辫子,个子不高,圆圆的脸,也算俊俏。

那时王鼎钧还是个懵懂少年,有一天中午,亲戚叫他去吃饭,小李哥一把拉住他叮嘱说:“帮个忙,吃了午饭别回来。”他不求甚解,心不在焉地答应了。接下来的经历,对少年王鼎钧影响很大,他记得特别清楚:

“午饭后,我也心不在焉地把它忘了。冒着汗,披着小褂,做梦一样朝小屋走。也没想想屋门怎么关起来,做梦一样伸手去推。里面用棍子顶着,顶得不牢,这一推,推得门倒退了一尺,正好看见小李哥从麦秸堆里跳出来,喝问一声谁,大把大把扯下麦秸来埋一个人。我懵懵懂懂也没看见他埋什么。

“小李哥很平静,没生我的气,也许他看见我反而放了心。他很镇静,慢慢穿好裤子。我居然走进草屋,居然在麦秸堆旁边坐下。空气不好,终于看见辫子了。

“我这才一下子弄明白我错了,赶紧往外跑,跑到大槐树后面躲起来,也不知要躲什么。

“躲藏的人总要千方百计往外看。我看见那圆脸的女孩从草屋的方向走过来,走得慢,一身酸软寸步难移的样子。她大大方方回头察看,我又看见辫子,辫子上粘着麦秸,咳,你们怎么这样粗心大意,百密一疏!

“这不苟言笑的女孩!对小李哥望也不望一眼的女孩!”

不经意撞见男女之事、获悉别人秘密的少年,幼小心灵受到极大冲击,不知如何是好,就一直在树后坐着,发呆。一直到小李哥过来找他,两人还有一番对话:王鼎钧不知说什么好,毕竟是个纯良少年,想来想去告诉小李哥:“你们快结婚了吧。”小李哥平静地回答说:“她得去嫁有房子有地的人。”少年急了:“那怎么行?”然后小李哥告诉他:“我有个表舅,娶不到媳妇,一辈子都是跟娘儿们相好,为相好挨过打,坐过牢,给家乡的人赶出去,又给外乡人赶回来。”

王鼎钧愣住了:竟然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事!

确实,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只是很多人不像王鼎钧那样,在错误的时间错误地走进一间草屋而已。

在好莱坞大片《勇敢的心》结尾,苏菲·玛索饰演的法国公主伊莎贝拉,俯在她的残暴的公公、英国国王“长腿”耳边,轻轻地告诉他: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儿子的,是华莱士的……“长腿”当时已不会说话,快咽气了。儿媳的这段私语,无疑加速了他的死亡,而且让他死得极其郁闷。因为,王位的继承者,不是他的后人,不再传递着他的基因。

一切生命,都受制于DNA,如何让自己的基因传递下来,是所有生命存在的动力——这是美国作家纳塔莉·安吉尔在《野兽之美》中的论断。包括人类在内所有的生物,都想繁衍自己的嫡系,都痛恨“隔壁老王”。比如有些鸟爱玩“巢寄生”的把戏,但被当作寄主的鸟,也有防范措施,或者把疑似“隔壁老王”的家伙赶跑,或者把巢筑在特别隐秘的地方,并尽量减少离巢时间,如果“隔壁老王”活做得不好,塞了枚容易被识破的卵,也会被毫不留情地给扔出去,啪一声断了“隔壁老王”的邪恶念头。

血统纯正,也因此成为打击对手最有力的武器。《射雕英雄传》中,少年郭靖在蒙古草原就目睹过因成吉思汗大儿子术赤血统问题引发的纠纷。历史上关于术赤的血统,颇多争议。成吉思汗还是铁木真时,刚娶了老婆孛儿帖,就被另一个部落蔑儿乞惕部给抢走了,等救回来时,孛儿帖已有身孕,后来生下术赤,“术赤”是“客人”的意思。所以当成吉思汗讨论继承人的问题时,次子察合台就跳出来说:“父汗,您是要让这个蔑儿乞惕部人的种来继承汗位吗?”这句话够狠,无疑能造成一万点的伤害。

成吉思汗自然恨死了蔑儿乞惕部,他最后歼灭了这个“隔壁老王”,出了一口恶气,虽然他对术赤一直非常好,但最后他还是选定第三个儿子窝阔台作为继承人。

当然,《勇敢的心》结尾这一段是戏说历史,历史上法国公主伊莎贝拉嫁给“长腿”、爱德华一世的儿子爱德华二世时,已经是华莱士就义三年之后了,他俩没有见过面。这部电影符合史实的是:爱德华二世确实是个同性恋,他迫于无奈才娶了伊莎贝拉,婚后长期冷落她。

伊莎贝拉也是个狠角色,她后来回法国找了个情人,并跟情人一起纠集武装杀回英国,推翻了自己的丈夫。

他们的结局是这样的:伊莎贝拉的儿子爱德华三世掌权后,处死了母亲的情人,囚禁母亲三十余年,定期探望,直至她死去。

美剧《权力的游戏》,也可视为血统之争。权臣、“国王之手”史塔克在研究国王族谱时,根据头发颜色的不同,判定太子乔佛里并非国王劳勃的亲生儿子。他的判断是准确的,乔佛里确实不是劳勃的儿子,他的母亲瑟曦和弟弟詹姆乱伦生下了他,姐弟乱伦的原因,竟是为了维护兰尼斯特家族血统的纯正。不过史塔克还未来得及向国王说出这个秘密,政变就发生了,他被砍了脑袋。

在医学发达能够通过DNA测试来鉴定父母与子女亲缘关系之前,判断孩子是自己的还是“隔壁老王”的,是件很困难的事。古人往往采取目测的方式,比如闲书上记载元朝一个小官员,娶了四个老婆,都生不了孩子,只好请和尚来做法,这和尚是个花和尚,借机和四个女人同居一室。之后,这官员四个老婆都怀孕了,他喜出望外,孩子慢慢长大后,街上一群叫花子开始创作了这样的流行歌曲:“妈生我,爹不像,只像隔壁老和尚。”

目测自然不是太靠谱,古人发明了一种名叫“滴血认亲”的化学实验,创立于三国,一直被奉为圭臬,电影《七品芝麻官》中有精彩演绎,根据古代法医著作《洗冤录》改编的电视剧《大宋提刑官》中也屡屡出现,可见深入人心。

“滴血认亲”的方法,分为两种:一种叫滴骨法,另一种叫合血法。滴骨法是:将活人的血滴在死人的骨头上,观察是否渗入,如能渗入则表示有父母子女兄弟等血统关系;合血法是:双方都是活人时,将两人刺出的血滴在器皿内,看是否凝为一体,如凝为一体就说明存在亲子兄弟关系。

《南史》中记载了一个很恐怖的滴血认亲故事:南朝梁武帝萧衍有个儿子叫萧综,萧综的母亲吴淑媛,才貌双全大美女一个,原来是齐宫东昏侯萧宝卷的妃子,但被武帝看中,入宫后七月即生下萧综,宫中都怀疑非武帝亲生,萧综长大后,自己也一直在暗中自问:我是谁?

他寻找真相的愿望极其强烈,接下来进入恐怖片的节奏了:他把东昏侯的坟墓给盗了,刨出尸骨,用自己的血液滴在尸骨上,见其果真能渗入尸骨中!萧综开始半信半疑,为了确认,他继续做实验,居然杀了自己的一个亲生儿子,用自己的血滴在儿子的尸骨上,血液仍能渗入骨中!他相信了,白天谈笑风生跟平常一样,夜晚则号哭不止。后来,他找到一个机会叛逃到北魏,为纪念自己的生父,改名萧缵,并为生父东昏侯举哀,服丧三年,北魏的太后和高官贵族都纷纷到馆凭吊慰问。明末王夫之严厉批评他:“凶忍而疑”。

其实稍有常识,就知道这种滴血认亲的方法是不科学的:人死后,皮肉腐烂,骨骼表面就腐蚀发酥,血也好,水也好,尿也好,都能滴进。

对了,不要忘记还有另外一类“隔壁老王”——《水浒传》《金瓶梅》中的王婆,她也姓王,就住隔壁。

抛开基因传递恐惧,“隔壁老王”还代表了另一种恐惧:恶邻。中国人爱说“远亲不如近邻”,但假如隔壁住了一个色鬼老王或像王婆这样的皮条客老王,那真是大大的不幸。所以中国人还重视择邻而居,比如孟母三迁的故事。

跟以前相比,今天人们已脱离了“熟人社会”,邻居数年、互不认识之事,已成常态,人们通过网络来连接这个世界,有没有邻居,邻里关系如何,已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但隔壁老王还在,也许手机摇一摇,就会摇到一个,他蹲在某个角落,露出邪恶的笑容。

作者:关山远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1版

原文链接:http://news.xinhuanet.com/mrdx/2016-01/22/c_13503564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