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女失贞不得不写以及金庸与小龙女不得不说的事(转载)-书啦圈

心中的小龙女和杨过

最初看小龙女被尹志平玷污那节通过的是电视而并非原著,大约是95版拍的过分阴暗,这一段完完全全成了我的童年阴影,当时尚不懂何谓白璧微瑕,只晓得心中有某处碎了。

任何名著都是写给读者看的,这是一部畅销书亘古不变的真理,纵然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事实上我们也不必过多揣测作者是否在每一处细节背后都有一个庞大的故事。细思极恐,指的应该就是把一件事情过分复杂化的人群本身吧,常说古人至纯至真,一方面是底层人民大多文盲何来解读之说,二是当时风气多恪守礼法尊儒奉道,人心再晦涩和如今比也是小巫见大巫。而时人多疑多猜,每日叫嚣着要将某大家的真实意图挖出来,最终总是越挖越多,花了人眼乱了人心而已。

读懂一部名著并不难,更何况是写得大开大合擅长着墨大场面的金氏小说,但凡你稍微用些心抠些细节,完整的故事传说就敞开衣襟躺在你面前任君采撷。然而要钻研一部名著便要的是你从书内看到书外了,曹雪芹家道中落才着意写一部反映大家族荣辱兴衰的奇书,老舍自小生活苦顿才有资本刻画骆驼祥子这一底层人物。是以在探讨金庸为何会写小龙女失贞以及所谓的十六年后,都得跳出小说从人间风尘说去。

金庸痴恋夏梦不仅是半个世纪前香港人尽皆知的桃花史,即便是到了半个世纪后的中国仍然令人津津乐道。金庸1957年进入长城影片公司,是带着倾慕和缠绵去的,他热爱夏梦,这种热爱可以参照每一个民国文人的那股子骚劲和风流劲。勿论夏梦嫁人与否,金庸这一去又何尝不带点挖墙脚的意味?

只不过他终究是只猜中了开头,却想不到结局。夏梦初初待他还温文和雅,这激得我们的大才子小鹿乱撞肾上腺激素狂飙,这些都可以在他当时的作品《射雕英雄传》里窥得一二,傻小子郭靖抱得俏黄蓉归,何尝不是金庸所愿所想?只不过神女无心,管他什么襄王有意,在一两年后夏梦就直白地拒绝了金庸的爱意,手段虽然残忍但总归不用被这份单恋拖入泥潭。

此时的金庸如若用文字来刻画简直就是面色惨淡,心在滴血,见鬼的爱情和屈尊纡贵都去死吧。万念俱灰之下,金庸离开了长城影片公司,自己开办了《明报》,并且开始连载《神雕侠侣》,一部写尽天下情爱的武侠小说横空出世。

小龙女和黄蓉,同样都是以夏梦为原型,奈何给人的感觉千差万别?黄蓉娇俏,精灵古怪还蕙质兰心,她不仅深谙世间道理甚至将这世人玩于股掌之上,得见郭靖后则是双宿双飞成就了江湖一大美满姻缘。反观小龙女,美得动人,冷得冻人,她避世缘于她对世间的惧怕,除了目下无尘那点子高冷劲儿,她确实不算多么玲珑心思。

《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的写作风格心境变化完美契合了金庸这段从欢喜到绝望的日子,金庸写小龙女仍旧是带着情意去写的,可是他写不出黄蓉那小女儿的形象,因为夏梦在他的生命里已经退场只能余下很多年里的那一场梦了。小龙女就是他此时心中的夏梦,高贵冷艳,和这世俗没有一点瓜葛,像一场抓不住的梦缥缈无望。

小龙女不愿入世,是因为她内心便知道她和这江湖格格不入,小龙女的单纯不同于王语嫣的单纯,她的白是冰的白,而王语嫣的白是纸的白,对比王语嫣,小龙女的单纯是灵魂到身体的纯净。这样的女子谁能揽入怀中?自然不是金庸老先生这种被世俗桎梏的俗人,而是杨过这种舍我其谁的狂人。

金先生要写杨过小龙女二人的爱情,自然要令二人经历一番波折,而波折的转折点就是出不出古墓,入不入江湖。古墓几年,小龙女和杨过更多的只是师生情谊,或者说相依为命的亲情,一个怜惜另一个孤苦无依,一个仰慕另一个强大自持,这种感情发酵的绝不是爱情,充其量只能算是爱情的萌芽。

小龙女被全真教汪汪叫的臭道士打伤了经脉,她绝望之下准备杀了杨过再静静等死,杨过做了什么?哪里是后来的一个死另一个绝不能独活,还不是蔫了吧唧地偷跑出了活死人墓。而恰恰是杨过在外的这段时日,两人冷静下来反而感情更加亲密,杨过决意和姑姑同生共死,姑姑垂泪恨自己重伤在身。

主角光环加持的二人自然是挺过了这一关,但凡人总是易共患难,难同富贵。杨过渴望入世,毕竟他在花花世界呆惯了,心里也还记恨着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凡夫俗子们,可小龙女不,她对入世有着本能性的恐惧,师祖的悲剧,二十年与世隔绝的生活,不仅养出了小龙女的淡然自持,也让她对外界有着天然性的敏感。

一个要走,一个要留,总有一个人要妥协,妥协的又该是哪个呢?我曾经幻想过倘若杨过没有拂了姑姑的意,和她继续守着古墓过活的场景,也许终有一天他会选择偷偷地逃离,因为杨过和江湖做不了了结。

两个人游离,两个人苦闷,两个人眼看就要劳燕分飞,金先生自然要出来解决局面,他以壮士断腕地心态写了一章小龙女被尹志平玷污的桥段。看者无不呜呼哀哉,恨不得灭了全真教为小龙女雪耻。可当事人却傻傻地被蒙在鼓里,甚至心境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杨过第二天清晨找寻到姑姑,姑姑含笑倚在他怀里,这个笑是情窦初开的笑,是少女怀春的笑,也是姑姑一生于此转折的笑。小龙女失贞,为日后的动荡埋下可见可叹息的悲剧,可眼下,却为二人感情走向拨云见月,书得以继续进行下去,两人的感情再次得到本质上的升华。

女人和男人睡上一觉就会爱上对方么?别开玩笑了,虽然说食色性也,性爱是爱通向心脏的捷径,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有爱。正因小龙女对杨过有情,她才会在事后对杨过含羞带怯,完完全全小女子作态。小龙女失贞令人痛惜,可终究让小龙女明确了自己的情意,也最终被不可抗力推入了尘世,一生于爱情上凄苦。

小龙女是金书中少有的只关心江湖之远的女子,她不是不知道什么为好恶什么算对错,只不过她看待人事的一切都以爱情为先,这倒也隐隐契合了金庸的所思所想,佳人难觅难追寻,何不在书中成全了这份美满。可终究不是属于金庸的爱情,而失恋的日子里总会觉得爱情困苦繁难,书里的小龙女杨过自是如此。

神雕侠侣的爱情并不如中国人喜欢的那样喜庆团圆,可终究成了绝唱,归根结底便是杨龙二人的爱是残缺不全的。杨过失臂,一雕一剑闯天涯,小龙女失贞,爱情是以一层处女膜的残缺为前提触发的,这未必不是金庸刻意安排。他们两人的感情冒天下之大不韪,支撑他二人走下去的不光光是信念。

小龙女性高洁,于任何人都很少倾注心血,挥一挥衣袖便可飘然离去,正是失贞,将她和杨过彻底绑在了一起,也是失贞,让她在知道真相后只有杨过可依靠。而杨过呢?据实说他的死忠粉是不少的,倘若不是他及早收手,倾恋他的姑娘估摸着能组成一个加强连,可是他深受身世连累之苦,孩童时代飘零无依,恰是小龙女给了他最初的关怀,而在郭芙怒砍了他的右臂后,亦是小龙女不弃不离两人至此情比金坚。

身体残缺灵魂残缺也抵不过二人的爱意,金庸正是以如此惨烈的写法成就了一对有情人,他们爱得深沉爱得热烈,成就了《神雕侠侣》情书之称,让江湖因儿女之情更加真实诱惑。我很难理解有人认为龙姑娘这一角色塑造过于失败,正是小龙女的痴情桎梏了杨过在江湖上大显身手的风采,在此我不得不说这种论断过于武断。最欣赏杨过的人是谁?是黄药师,他深觉这个小伙子和年轻时的自己想象,一邪一狂怎会在意人世间的纷扰,杨过的隐退收手是因为他的灵魂已经得以补全,而不是恋人呼唤下的无奈之举。

龙姑娘从来都是个人,只不过她深知自己最需要的最重要的是什么,最关键的是她有任性的资本,她有愿意无条件和她同生共死的有情郎。

犹记得某次看到关于金庸的一则趣闻,说是金庸在《明报》上刊登《神雕侠侣》获得巨大反响,读者们都爱这个冰清玉洁的小龙女,奉之为女神恨不能穿越进书中为其保驾护航。可金庸明白小龙女到底是自己心里一场捉不住的梦,便隐隐透露出了欲把小龙女写死的心思。读者一听一看,个个是捶胸顿足哭爹喊妈,就差冲进金先生家里以死相挟了。金先生压力大呀,金先生心里苦啊,你们这些大老爷想看圆满结局,我的失恋谁来安慰。可民意终究难违,金庸再不愿也是哼哼哧哧将小龙女之死改成了小龙女之大难不死。只不过在他的心中,恐怕小龙女在坠入寒潭那一刻就彻底被抹去了,犹如他那对夏梦的炙热的爱。

如此初衷之下的金庸,又怎么可能不把小龙女写活写灵呢?我们可以质疑小龙女太过孤傲不为大义着想,也可以诘难杨过我行我素不领长辈心意,却唯独不能否定杨龙之间生死相随的大爱。真正质疑他们的人,约莫是尚未找到自己的那份情吧。

当然,想写到最后的是,金庸在夏梦身上倾注的爱仿佛不辜负他风流才子的盛名。而如今的年轻人多感怀民国文人多情风流,却恰恰忽略了他们情爱背后的不负责,和整个新旧交替下中国文人思想的动荡与冲击。金庸追求夏梦之时,已经是个二婚头,不仅有妻室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回顾民国墨客们的风流史,几乎可以铁板钉钉的是倘若夏梦前脚接受爱意,金庸后脚就能抛妻弃子双宿双飞。所以说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我们津津乐道这些才子的风流韵事时,也请可怜可怜那些看着丈夫在外追寻真爱却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的可怜妻子吧。

作者 曾琴文 2016.01.07 09:49*

原文:http://www.jianshu.com/p/ffbcda8a80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