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暴力心理学:要做爱,不要作战!——简介纽约畅销书《天地之初的性》-书啦圈

文/馨雅

经典美剧《老友记》中有一集出现了这样的台词:性格奇葩的菲比在联合国大厦附近给人免费按摩,她的说法是“身体舒服了,心理也会舒服”,于是世界就变得一片祥和。创作人员对于菲比“情不情”的性格,时不时地会戏谑几句(“情不情”一语出自《脂砚斋点评红楼梦》,意为“不仅对人,对人之外的动植物,也都充满了爱心)。不过,菲比的想法和最新的社会学理论不谋而合。

英国作家兼记者雅各布森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只要多一些生活乐趣,很多恐怖威胁都能事先消弭于无形。他还说:“现在不少恐怖暴力分子都没受过多少教育,性格蛮横,与此同时,由于各种原因,这些年轻人缺少发泄的渠道。本来那些管用的安全阀对于他们来说,全都成了摆设。”

因此,如果下次你看年轻人不顺眼的时候,还是多想想雅各布森的话吧。比如,下次你看到有彪悍的年轻人夜晚在大排档大声喧哗,最好保持心态平和。别忘了,他们用狂吃夜宵来发泄多余的荷尔蒙,总比拿刀拿枪砍砍杀杀要好。嗯,不过,这里好像牵涉到市政管理,见仁见智吧。

关于性,道理也是一样的。虽然很多上了年纪的人感叹人心不古,暗骂年轻人太不知轻重了;但有研究表明,在大部分情况下,对付极端意识形态,只要滚滚床单后,基本上都会往正常方向挪一挪。

当然了,很多人会说雅各布森是胡说八道。但实际上,确实有很多证据支撑他的观点。比如美国犯罪学专家就发现在各种罪犯中,未婚青年男子所占比重极大。因此,这些犯罪学专家提出减少犯罪的最好办法就是使年轻男子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但这个提议还是有问题的,因为很多案例的起因就是家庭问题,鸡和蛋的问题暂且存疑,只是说明存在这种说法。)

纽约畅销书作家克里斯托弗·莱恩和卡希尔达·耶撒共同撰写的《天地之初的性:从史前角度探佚现代性问题》一书,用俯瞰历史的角度来阐述了这个问题,因此在某些方面,对于现代社会中的一些顽疾,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比如,那些成为人体炸弹的恐怖分子有可能从本质上讲只是一些孤独的、被欲望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年轻男子,他们内心痛苦,感觉不到周围的温暖——他们很容易成为极端主义的牺牲品。那些极端思潮会让他觉得自己变成了英雄,会成为女人崇拜的焦点人物。

如果大自然给年轻男子安排的配置就是“沉湎性欲”,然而原教旨主义(不管借用何种宗教的名义)说他们感受到的性欲是肮脏的,是卑贱的,那么年轻男子一旦压制性欲,也就是将巨大的能量都压制住了,天知道会带来多么恐怖的杀伤力!

神经发育心理学家普雷克斯发现“身体的愉悦”和“暴力行为”存在非此即彼的关系。早在1975年,他就在发表的论文中指出:“在青春发育期,某些感官体验会塑造神经心理的倾向性,在将来的人生道路上,这种倾向性决定此人是追求快乐,还是追求暴力。”从性格发育上来说,这种情况显而易见:那些虐待儿童的成年人,通常来说在他们自己的童年时期,也饱受虐待;另外在动物身上也会看到这种情况,拾荒人都知道如果你想养一只凶狠的狗,那么从狗崽子开始,你就要经常揍它。

虽然以上社会研究的样本基本都采自欧美,但普雷克斯对其他类型社会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研究。他的结论是:“剥夺身体的快乐,特别是褫夺了人在婴幼儿和青春期发育期的身体快乐,这样的社会就容易导致冲突和暴力。”那些赞成母亲和年幼孩子多多接触的社会,或者那些不会对怀春的少男少女横加指责的社会,整体上要祥和很多——个人脾气也好,社会氛围也好,都比较温和。

如果一个社会中有很多暴怒的、沮丧的、孤寂的年轻人,而且身无长物,在世上也没有牵挂的人,那么这个社会就很可能变成一个危机重重的丛林社会。对于我们来说,由于历史、文化等各方面的原因,年轻人中的性别比例失衡,根据一些社科数据,年纪越轻,性别比失衡越严重。虽然眼下都还平安无事,但我们的社会确实要提早关注这个问题,从各个方面都早作准备。

 

 

原书全名:《天地之初的性:从史前角度探佚现代性问题》

作者:克里斯托弗·莱恩、卡希尔达·耶撒(Sex at Dawn: The Prehistoric Origins of Modern Sexuality,Christopher RyanCacilda Jethá

 

反暴力心理学:要做爱,不要作战!——简介纽约畅销书《天地之初的性》-书啦圈(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