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jpg

作者: 〔意〕弗朗西斯科·阿尔贝罗尼(Francesco Alberoni)著

出版社: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副标题: 关于爱情的理论

译者: 梁若瑜

出版年: 2017-1

页数: 319

定价: 52.0

装帧: 平装

ISBN: 9787520101875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求之不得,辗转反侧;或长相厮守,或渐成路人,也或许间隙丛生,翻脸成怨偶。爱情是个千古谜题。我爱你,到底怎么回事?

    意大利作家弗朗西斯科·阿尔贝罗尼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探讨各种类型的爱情,先后发表了《求偶之歌》、《初恋》等,他跃上国际畅销书榜、关于爱情研究的集大成之作就叫做《我爱你:有关爱情的理论》。对于渴望爱情的男女,理论固然像是纸上画的大饼,但或许多少有点启发。

     爱情这个话题太宽泛,建构与此有关的理论,需要有好的借力点。《我爱你》共二十章,作者紧扣情侣的类型和爱情中如性、嫉妒、放弃、征服等主要表现,试图探索爱的本质特征以及处于爱恋之中的人们的心理变化。每一章分成几小节,基本上每一节都会提出一个小论点。比如,作者说,“我们有可能在几天之内甚至是几小时之间,忽然就坠入情网,爱上一个我们素未谋面的人。这种情形我们称之为‘一见钟情’。”然后,作者举例,“‘都灵男人’便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讲述了他的故事之后,作者开始分析,逐渐推导自己对此的看法。

    这样的体系脉络是比较清晰的。作者的论述方法也是比较简明的。不过,依照严格的科学实证标准,作者的这种研究方式有点问题。因为他是论点先行,事先已经归纳好一种模式,然后用故事去套这个模式,再经由剖析这个故事来阐明自己的观点。事实上,书中的故事都是事先精心选择好的,作者从各种文学、影视或者新闻报道里高度提炼出符合需求的各类形象,分别冠之为“都灵男人”、“学生”、“指挥官”、“RIK女士”等,很像是固定化的编码符号。作者未采用通常心理学书籍里经常出现的问卷调查,也没有任何亲身参与的实验观察,该书从体裁上其实更接近随笔。

    当然,我并不是说调查或实验就能保证客观,心理学向来充满主观意识的流动。缜密的理论大多抽象。爱情如此扑朔迷离,如此充满不确定性。就爱情这种特性,简便易行的分类归纳法也有它的好处。至少我们可以从某种类型中找到某种参照吧。

    就某种程度,我以为,心理学确是各种投射的集合。譬如,一见钟情。心理分析学者主张,一见钟情时我们并不了解对方,我们在对方身上看到的,只是我们自己心理的投射。作者认为,心理分析学派的爱情是以过去的渴望和梦想为出发点,比如弗洛伊德的“恋母”情结将恋人的一切行为举止的起因都归结为回溯,作者说自己阐述的观念则恰恰相反,他所认为的爱情是朝向未来的,一见钟情就是忽然发现他或她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特质是我们之前都不曾注意到的。爱情代表了一种可能性,一种生涯发展路线,一种人生。但在我看来,作者的分析套路并不是如他所说的“扭转一下观点”,仍然是心理投射的灵活应用,只不过弗洛伊德的分析指向了过去和童年,而作者将这种投射更多地指向了人们对未来的构想。

    我也讲一个爱情故事。来自新闻。地铁上一见钟情,但却失之交臂,男孩念念不忘,为此建了网站“我梦中的纽约女孩”,终于在网友的帮助下找到了女孩,并且如愿成为了恋人。故事的结尾,几个月后,他们友好分手。因为他们发现彼此并非自己真正想要的爱人。我们在心中其实早已织就了“梦的衣裳”,当然它最终的归属或许是截然不同的方向,每个人都企盼爱人会在自己的未来蓝图里。为什么说爱需要磨合?为什么说相爱容易相处难?因为真正在一起之后,我们会发现双方的生活习惯、脾气性格、爱好兴趣等等都有很大的差异,我们以为的爱情有很大成分是出于自己的想象。远处的是风景,近处的才是人生。

    好的爱情,能够激发彼此的抱负和渴望。我喜欢苏格拉底的阐释,哲人说爱情应当保持既非满亦非空,不断追求由空到满的状态。我想,在这样的爱里,彼此都能不断成长,既能拥有自我又能契合对方的想象。这时候,爱人的眼睛会投射亮晶晶的光:“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