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开国元勋们的风流秘史-书啦圈

译者:馨雅
 

《皮条客》杂志的老板拉里·弗林特认为性丑闻——从各种艳事到地下幽情,其历史和美国国家一样源远流长。

如果谁能够把我们国家的诞生,描绘成活色生香的故事,肯定非拉里·弗林特莫属。当这位声名狼藉的色情刊物出版人开始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立刻就发现:那些开国元勋们一开始就非常浪荡:只是在美国历史教科书里,这些总统们沉湎色欲和光顾妓院的事情都被删改了。

在新的娱乐书《性笼罩下的国家:美国总统们、第一夫人们和情人们如果改变了美国历史进程》中,弗林特尝试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用他的话来说,真的“够色彩”。大卫·艾森巴赫是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美国政治史的教授。本书是他和弗林特共同撰写的。在大卫的帮助下,弗林特认为本杰明·富兰克林猎逐女人的本事帮他赢得了法国的支持,并在独立战争期间,得以让法国从军事上支持美国。他还声称詹姆斯·布坎南总统和一个奴隶主的同性恋情,可能对他在内战爆发前夕,支持南方分裂主义产生了影响。这些不仅是性丑闻;它们都是改变历史的性丑闻。就如《每周出版评论》所说:“那些喜欢秽事细节的人会如愿的;但弗林特和艾森巴赫超越哗众取宠之意,还提供了分析,让我们能够从一个新视角来看待塑造国家的男男女女们。”弗林特还爆出了来源确凿的猛料,就是托马斯·杰弗逊总统和一个14岁的女奴隶有染;还有罗斯福总统的夫人埃莉诺和记者罗瑞娜·希科克关系亲密。秽事花边越多,那些德行就更加受到质疑——比如有论断说由于肯尼迪总统患有花柳病,并传染给了夫人杰奎琳,所以她才流产的。

当把性活动(即使隔了两百年,看起来依然是一件很幽晦的事情)摆上台面,这书很吸引人,但问题也很多。弗林特不是第一个说布坎南、林肯和胡夫等总统有龙阳之兴;但是这些说法并非没有遭到质疑。比如,认为林肯同性恋的部分证据,就是他和约书亚·斯彼得亲密的友谊:好多年,两人都睡一张床。但历史学家已经指出:在19世纪,男人们睡在同一张床上,并不稀奇。(睡在一起并不一定是“一起睡”)从21世纪的立场,人们重新检视历史人物的性取向,就会碰到类似的麻烦。这些人断袖之癖的可能细节,让他们成了更加复杂的人物,但是并无定论。从如此超然的历史角度,我们的结论就是:有足够的证据,让我们相信——我们想相信的——任何事情;毫无疑问,弗林特也乐见其成。

这位自由言论倡导者的新角色是“色情刊物出版人兼历史学家”;这次的任务如同20世纪70年代,那时,他首次站在聚光灯下,扮演的角色是《皮条客》出版商:他挑战美国文化中的清教徒式的清规戒律和伪善因子。他打算证明我们的开国元勋们都是一些变态——对他来说,这相当正常。这书要么揭示出历史书充斥着多少谎言,要么证明了弗林特吆喝得多么成功。(实际上,有可能两点都得到了证明。)最近,Salon网站电话采访了他,内容有:最胡闹的总统们;甚至让他都惊讶的丑闻;还有那位保守派参议员的同性恋情——他打算近期爆料。

采访:为什么总统们的性生活会起这么多风波?

回答:嗯,即使当今社会,也经常有这类事情。过去30年间,有很多腐败的政客,他们通常都卷入了性丑闻。我只是觉得:如果追溯到开国元勋们,会很有意思;看看那时候是不是同样状况。当我发现这事情如此普遍时,真的是太吃惊了。

采访:什么事情最让你吃惊?

回答:太多了。很多年来,我们都不愿意相信,当然了,历史学家也有部分责任——托马斯·杰斐逊,这位起草了《独立宣言》的伟大人物,居然和他的女奴萨利·海明斯生育了6个孩子。

我们经常以为:互揭阴私和爆料名流的刊物,是近些年来才出现的。但是1729年,离独立战争爆发还有大概40年,本杰明·富兰克林就出版了一份名流小报,上面第一次出现了性咨询专栏。他真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非常善于诱惑女人,可以说是名气很大。而实际上,独立战争期间,这份本事帮他获得了法国的支持。他当时是驻法国大事。所以,即使是开国元勋们,也是一帮胡天孱地的家伙。

早年间,有些女人的名声也很臭。那些第一夫人中,毫无疑问,多利·麦迪逊是最生猛的一位。她带了几个姐妹一起住到了白宫;而且,她们真的都非常野。那时候,她们经常举行宴会,而且邀请了军队里的人。詹姆斯·麦迪逊总统的内阁成员中,有一人曾对他说:“我知道你不想听这个;但你的妻子已经单枪匹马地把白宫变成了青楼。”

采访:性丑闻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出现?

回答:国会调查的第一起性丑闻关于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当时他是财政部长。他和一个女人有染,还给了她钱;我觉得,他只是心有歉意。她是已婚妇女。突然之间,她的丈夫詹姆斯·瑞诺尔兹想要敲诈汉密尔顿。有一段时间,他都有给钱;接着,事情浮出了水面,闹到了国会里,于是开展了调查;最后国会发现他并没有使用公款,而且发现他深陷此困局。他们发现他并无不当行为和犯罪行为。

他们甚至一开始就知道杰弗逊和那些奴隶的事情;在他竞选总统期间,披露甚多;但是此事,只是看起来太难以置信了,所以很多人根本就不信。到了1998年,通过DNA技术检测,我们才确切地知道此事。

(编者按:检测表明——海明斯的孩子中,至少有一个孩子的父亲是杰弗逊或者他的至亲。)

采访:为什么性丑闻会如此纠缠美国政治?

回答:嗯,很多人喜欢性;他们一直讨论性,但他们都撒谎了。他们喜欢获得性,但他们用谎言来掩盖;而且从古至今,人的性欲一直都一样。只是由于我们社会的清规戒律,他们一直得把性行为藏着掖着。

每个人都指责我专挑共和党人,但这不是事实——他们只是更容易被挑上。他们的包袱如此沉重,而且当共和党人过着保守生活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得掩盖得很好——但这就象压力锅,最后总会炸的。

采访:你说哪个总统最胡闹?

回答:我得说哈丁总统和肯尼迪总统打了平手。当然,威尔逊也不遑多让。关于威尔逊和哈丁的传言很多,据说威尔逊偏好巴黎青楼;而哈丁更喜欢俄亥俄州哥伦布市那种居家式的妓院。这些家伙们的总统生涯简直被各种情事、性事挤爆了。

然后是肯尼迪。这方面,他的事情比当时人们想到的远远要多。我觉得他只不过觉得自己坚无不摧,所以他猎逐女性的时候,非常鲁莽。其中有些对象真的不怎么样。

但不要误解我,我属于最早那批维护一位有外遇总统(指克林顿总统——译者注)的人。我觉得:如何你能同时在世界上打两场战争,并且平衡预算的话,那么你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只是你多少也得谨慎一些。

采访:美国政治中,同性恋丑闻是什么时候冒头的?

回答:第一次出现是在詹姆斯·布坎南当选总统的时候。他是我们第一位同性恋总统。从他刚一当选,参议员威廉姆·卢夫斯·金就说他和他相好,所以就搬进白宫和他一起住。每个人都知道;他们称他们“芳西阿姨”和“南希小姐”(对男同性恋者的俚语)。每个人都知道,所以多少也接受了。

(编者按:尽管根据有关资料,弗林特是对的;但历史学家对于这个问题,还有争议。)

你可能以为同性恋的人会和受压迫的人有共鸣,但他实际上没有。他是一个顽固的分裂主义者,而且,他甩给林肯简直就是一个烂摊子。

采访:现在回头看莱温斯基丑闻,我们能学到一些什么?

回答:我们根本没学会多少东西;只是更多的人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政客们一直就是这么干的。我觉得我们应该对性更宽容一些,更多学学欧洲人。在那里,如果你是政治人物,那么就会有一个情妇,大家都普遍接受这点。就是这样;这只是人的天性。我并不反对。我只是反对毫无检束。

采访:2012年的总统选举,你打算爆哪些丑闻?

回答:我们手头一直在进行几项调查。如果不是真事,我一个字都不会刊登;而且我们行事非常小心仔细。目前,我们正在调查一个同性恋参议员;这事情的重要性在于他是一个伪君子。我们几乎就要把这事情捅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他的情人已经结婚了。我们的律师觉得:无论他是同性恋还是双性恋,这都让事情变得复杂了;所以,我们觉得继续下一步的信息还不充分。

采访:但这事情,还有可能被抖出来?

回答:非常可能。

采访:下一个十年,你觉得性会如何影响美国政治呢?

回答:我觉得不会和过去有很大区别——只是你得接受性影响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除了生存欲望外,我们最强烈的欲望就是性欲了。我们用其进行交流的程度远超过其他媒介;但我们对其懂得更少。这就是让人糊涂的原因了。

采访:为这本书做的研究,将美国的性和政治搅拌在一起的过程中,你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回答:从本书中,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大概250年前,在建国初期,这事情牵涉就会如此之深。刚开始,我甚至不知道我们有一位同性恋总统;我也不知道林肯的性取向存在疑问。历史学家真让我恼火,因为我觉得他们是我见识过的——最他妈屁眼型的一帮专家。他们会看着总统石刻山,然后瑟瑟发抖地写文章。历史学家一直不愿意相信:起草了《独立宣言》的大人物,居然真和一个黑奴生了孩子。

出版历史书的人容易变保守,而且他们只愿意了解政策和政治。他们不想知道性。这就是没出过这些书的原因了,几百年来都是如此。

 

译者按:原文链接http://www.salon.com/2011/04/26/flynt_5/

另:这篇与前面的一篇http://shulaquan.com/culture/history/3331属姐妹篇,分别从两位作者的角度讲述了各自的观点和主旨。对照着看,非常有趣。